怪力小說吧 > 科幻小說 > 藏尸借運 > 章節目錄 28 假死
    戀上你看書網 ..,最快更新藏尸借運最新章節!

    “我能見見孫警官嗎?”我問肖蓉。

    “那要晚一點才行,我給他放了兩天假,讓他去醫院里檢查一下。”肖蓉說:“不過我希望你們能先看看那個中年人,他身上有點古怪。”

    跟著孫警官來到停尸房,我終于見到了那個死去的人,驗尸官說他死去了有一天了,但是臉色紅潤,尸體也沒有敗壞的跡象,看上去跟活著沒什么區別。

    肖蓉跟我說如果不是因為太過詭異,他們都打算送到醫科大學里解剖了。

    我嘆了口氣說:“幸虧你們沒有送去解剖,不然這人就真的死了。”

    肖蓉看著我問道:“你說這話是什么意思?”隨即她反應過來又問道:“嗯?你是說他沒死?”

    我沒有回答,只是翻開那個人的眼睛,情況果然如果所料,瞳孔雖然擴散,但是眼睛并沒有上翻。雖然沒有呼吸和心跳,身體還微微的有些發熱,但是他的體溫非常低,如果稍不留神就會忽略。

    “你們是在哪里發現的?”我問道他們。

    肖蓉說:“這個我不清楚,是孫明發現的,不過孫明后來去醫院了,案子還沒來得及交接,所以先放到這里,具體的我也沒問。”

    “那你們當時就沒有發現什么別的東西?”

    “有!”肖蓉說:“法醫從他的耳朵里發現了兩個紙團,好像是什么符,嘴巴鼻子里也有,被我們取出來了。”

    “符呢?”我問道肖蓉,心中暗道一聲糟糕,如果是跟我推算的那樣,這個人恐怕遇到了很強的敵人。他自封五官的方法我只是聽說過,這是一種假死之法,如果道符被燒掉,那人就完了。

    “在這里!”肖蓉立刻從柜子中拿出一個塑料袋,里面封存著五張道符,我看了一眼,道符上面隱約有黑氣流動,果然是曾經有惡鬼曾經打算入他的竅。

    我拿出毛筆,沾了點朱砂,然后在那個人的額頭上點了一下,給他定魂。這個方法也可以給容易受到驚嚇的小孩子使用,然后在他的嘴唇上耳垂上各寫了一個“敕令”,然后掐住他的左手中指,趴在他的耳朵邊喊道:“醒來!”

    連喊三聲之后,那個中年人一下子坐了起來,然后一翻身從嘴里吐出來不少的黑水。休息了一下,他才喊了一聲:“可悶死我了!”

    肖蓉見此情景,轉身就走了我正納悶,這才想起來他被送進這里的時候全身衣服被脫下來,身上蓋著一張淡藍色的毯子,坐起來之后那毯子落到地上。肖蓉畢竟是個女孩子,看一個死人光著還沒問題,如今一個大活人她卻是怎么也看不下去的。

    不一會兒,肖蓉從外面扔進來一套衣服說:“你讓他先穿上,出來在說話。”

    那個中年人沒有著急穿衣服,先看著我感激的問道說:“是你救了我?”

    “救你談不上,如果不是你自己即時封閉五管六識,我想就也就不了你!”

    那個人呵呵笑起來說:“原來是同道中人,我叫李星云,入世修行的弟子,多謝道友搭救!”

    我把衣服遞給他說:“你先穿上衣服,我們出去再說!”

    我們來到咖啡店,李星云清了清嗓子,喊道:“一入山門深似海,行走江湖靠人抬。”

    “你剛下山?”我聽出來李星云的切口,可是看他的歲數應該不大。李星云點點頭道:“家在南山南,遍地茅草巖,姓張。”

    “原來是茅山天師,失敬!”道門分為南北二宗,北宗是全真道,南宗師正一派。姓張的有龍虎山和茅山,茅草巖就是茅山。早年間師父曾經告訴過我這切口隱藏的規矩,沒想到今天用上了。

    “我靠,你們土匪接頭啊!”肖蓉在旁邊聽的云山霧繞。

    李星云微微一笑道:“江湖騙子太多,不得不防。你……”李星云看著我,我知道他是想問我師承,我擺擺手道:“山上一路香,天涯走四方。”告訴他是散修。

    李星云點點頭說:“原來是仙門中人,這次多虧師兄。”

    我問道:“你封住五官,到底遇到什么東西?”

    “一個修煉百年的鬼寇,被算計了一下差點被附身。”我心中大驚,沒想到除了阿青,這里居然還有鬼寇。李星云道:“都是混口飯吃,人家給了錢。”

    “多少錢?”我問道。

    “八萬。”李星云回答。

    “不貴!”

    “八萬還不貴?”肖蓉看著我們問道:“你們是道士,專門抓鬼的!”

    “那可是鬼寇!”我見肖蓉有些發蒙,知道她對這些東西不怎么了解,只好解釋說:“鬼分為怨靈、惡鬼、鬼寇、鬼首、鬼王。級別越高神通越多,怨靈頂多嚇唬人,惡鬼就能變化無常,施展貴術,還能夠上人身害人。一只鬼寇抵得上十只惡鬼,普通的道術根本拿他沒辦法。我聽師父說過,茅山道士拿到天師以上牌位的人才能收拾的了。”

    “這么厲害?”肖蓉總算是有了一個大概的了解。

    李星云說:“這個鬼寇不是普通的鬼寇,身邊還有幫手,其中一個水鬼被我收拾了,但是另外兩個我對付不了。”

    “你想請我幫忙?”我見李星云眼里放光。

    “只要你幫我,咱們二一添作五。”頓了頓,他又說:“再說,我好歹也是茅山正宗,這個金字招牌以后也好混飯吃,你跟著我干不會吃虧的。”

    “說的有道理。”我又說:“我有三個人,自己接的活,不算。幫忙咱倆對半。”

    “成交。”

    肖蓉鄙夷的看著我們:“你們兩個居然把這個當成做生意!”

    李星云微微一笑:“混口飯吃,都不容易。”

    “你打算什么時候去?”我問李星云說:“我回去準備點家伙。”

    “今夜子時。”

    晚上沈碧云依然回學校上課,我把東子一個人留在家里,這樣的事情他幫不上忙,跟著也是累贅。我帶上那黑鐵棒和五行指套,收拾利索,跟著李星云來到了劉家村。

    之前孫明曾經跟我說過,劉家村的水塘是人工挖出來的,淹死不過不少小孩。昨天李星云處理的那個水鬼就是在這里淹死的。

    我跟李星云是白天過來的,池塘上面飄著一層淺紅色的霧氣。李星云拿出羅盤計算方位,指著旁邊一根大槐樹說:“這棵樹的方位有古怪。”

    不用他說我就注意到了,那顆槐樹位置處于池塘的北面,孤零零的,周圍沒有其他的樹木。槐樹從鬼,乃是有名的陰生木,這么大一棵槐樹,起碼要有三四百年的歷史,如果在修煉一段時間,這槐樹成精是遲早的問題。

    “那天你跟那鬼寇是怎么遇上的?”

    李星云說:“我救了那個警官,將那水鬼干掉之后,就來了一個女孩求我幫忙救她,然后撒了一把煙霧給我,我就覺得頭暈,幸虧跑得快,封閉五官之后,我就倒在了警察局里。”

    “你怎么會被一個女孩算計?”

    “我不知道!”李星云搖搖頭說:“但是我敢肯定的是,那個女孩不是鬼,也不是邪靈。”

    “你這么確定?”

    李星云說:“廢話,我雖然剛下山,但是不代表什么都不懂。那女孩身上陽氣很足,顯然活著。”

    我沒有告訴李星云,讓一個死人保持活著的方法有很多。當然或許我多心了,或者李星云沒有看錯。不過既然來幫忙,我也樂得清閑。

    我來到那池塘的邊上,這池塘深不見底,只不過這水有點奇怪,看上去十分清澈,但是隔著老遠卻又有點發黑。

    李星云沾了一點水放在嘴里嘗了嘗,然后吐出來,他拿出兩根紅蠟燭點著,然后抓了一把白色的粉末,從紅燭的火苗上面撒過去,那粉末“碰”得一聲炸裂開來,化作點點火星,落到河面上。

    河面上頓時著起火,但是并不是那種肉眼可以看得見的紅色的火焰,而是綠油油的鬼火。李星云回過頭對我說:“這不是水,這是尸油,但是我不明白,尸油只能太陽暴曬或者用火燒才能產生,為什么這水里會有這么多尸油?”

    “除非下去看一看。”我跟李星云半開玩笑的說:“要么就把水都抽干凈了。”

    “不用!”李星云想了想,從口袋里拿出四根棍子,在池塘的四邊插好,然后用紅色繩子將四根棍子連接起來。然后又把對角線也連起來。連接第一根的時候,他繞了半圈,第二根的時候則是從一端跳到了另一端。其中他跳到中間的時候,踩到了第一根對角線的繩子,那繩子不過尾指粗細,李星云借助繩子的彈力直接越過對面,這一身輕身功夫真是出神入化。茅山弟子果然不同凡響。

    他從燭臺上取下燃著火光的燈芯,那燈芯順著繩子立刻燃燒起來。隨著火光的燃燒,水底下突然開始冒出大量的氣泡,看上去好像是水仿佛是被煮沸了一樣。

    我頓時明白過來,李星云這是打算用水里的尸油敖干這整個池塘的水!

    看清爽的書就到【戀上你看書網 ..】
彩票北京pk拾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