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說吧 > 科幻小說 > 藏尸借運 > 章節目錄 75 夜觀生死簿
    戀上你看書網 ..,最快更新藏尸借運最新章節!

    胡山懵了,胡一菲也懵了。

    他們做夢都想不到,我能把秦廣王請出來。人們印象中的十殿閻王,都是兇神惡煞。但是實際上秦廣王長得很是慈眉善目。在他后面有一人穿著紅色的袍子,一手執筆,一手拿著冊子,帽子上寫著一個“崔”字,正是崔府判官。

    秦廣王一見面就跟我打招呼:“上尊有事召見?”

    我點點頭,把之前發生的事情說了一下,秦廣王皺了皺眉頭說:“您說的原來是柳家婆媳二人?”他讓判官拿出來生死薄,也不避諱胡山等人,上面兩個人前世過往和今世的批言寫的十分清楚。看完之后,一切因果再明白不過。

    那婆媳二人都是柳家人,但是柳家祖上曾是地主,而且與人為惡,做過不少逼死人命的事情,到了柳家最后一代,也就是那兒媳婦的男人更是不學無術,好吃懶做,所以命中批言頭一條就是無子嗣送終,二十五歲被礦山上的石頭擊破腦袋而亡。此其一也。

    這人生前作惡,前世同樣作惡,前世乃是一個放高利貸的,但是唯獨有一個人被他攛掇,借了他的錢,卻沒有換上,后來自殺打算逃賬。然而這輩子卻投胎成了她的老婆替他還債,讓她無處可逃。這人也就是柳家的兒媳婦。這柳家的兒媳婦本來是個男人,但是這一世判為女人,所以命中合該沒有子嗣。此乃其二也。

    這女人這一世過得辛苦,是因為上輩子好吃懶做,這輩子同樣好吃懶做,上輩子他男人攛掇他借錢,把她逼死,這輩子他讓他男人去礦山,成了催命人,這是一報還一報,此其三也。

    這女的前世孽緣還清,這一輩子雖然好吃懶做,但是沒做過什么惡事,所以命里判定難產而亡,重入輪回,此其四也。

    倒是那做婆婆的,受過柳家的恩惠,替柳家延續了一代香火,最后雖然是腦梗而死,但總的來說還算功德圓滿,她守寡十幾年算是這輩子額外的苦修,算入福報,下輩子可以托生一個好人家。

    胡山和胡一菲看了這生死簿上的樁樁件件,才恍然大悟,我問道胡一菲說:“看了這賬本,你還覺得應該救那兩個人嗎?”

    “我……”胡一菲低著頭,卻說不出話來。

    我輕嘆了口氣,塵世間的因果有何人能看得清楚,眾人只知道眼前看到的便心有不忍,卻不知道輪回因果早有定論。許多人都不明白,自己看起來是行善事幫人但最后往往卻被人連累甚至被人傷害,這不是沒有原因的。

    總的來說,行善看人不看事,不該幫的人其實是不能幫的。

    但是我最終還是選擇幫胡一菲了,不僅是因為這小丫頭遇到劫難,最主要的原因是她本心不壞,只是對因果之事明白的不夠深罷了。相信通過這件事情她以后能夠更加精進。

    我問秦廣王說:“他們前世因果已了,只是等來日之事,有沒有方法可以不欠下輪回因果,救她們姓名?”

    秦廣王沉思不語說:“如果您肯發話,便是有因果也沒有了因果。”

    “我不行!”我搖搖頭說:“這種事我雖然能做,但是卻做不得。律法乃老師欽定,雖然老師不怪罪,但是日后難免有損修行。”

    秦廣王又想了想,才說:“第二種方法那就是去因果不沾身的地方了。”

    因果不沾身的地方只有兩個去處,一個是道家的全真教,全真教修持戒律,侍奉三清天尊,將來入修行道自然可以避開因果,只不過她們婆媳二人沒有這個命數,所以即便是去了也躲不過因果纏身。另一個地方便是靈山沙門了。

    “但是這樣,還要讓她們二人同意啊!”秦廣王說:“沒有通知本人,即便是改了生死簿,她們也難逃一死。”

    “這卻好辦了!”我笑道:“有請黑白二元帥!”

    七爺八爺兩個人立刻出現在我們面前,先向我行禮,然后又對秦廣王行禮,不過他們兩個人身后還帶著一個人,那人滿臉的鮮血,看上去十分的恐怖,七爺八爺又道:“見過閻王爺,不知召喚下官為何?”

    秦廣王說:“你們二人去把柳家的婆媳兩個人魂魄拘來。”

    “得令!”

    然而正在此時,黑白無常帶著的那個魂魄卻哀嚎起來,對秦廣王說:“閻王爺,求您放過我的母親啊,求求你放過他們!”

    秦廣王見來人問道:“你是那個被石頭擊頭而亡的柳丁?”

    那個人頓時跪在地上磕頭說:“我是柳丁,求您開恩。”

    秦廣王略一沉吟道:“今天卻是你的一番機緣,你先站在一邊!”

    不一會兒,黑白無常就帶著柳丁的母親和媳婦來到我們面前,她們兩個人一開始還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見到柳丁的時候才突然明白已經是陰人相見。

    尤其是柳丁的母親見到柳丁哭的死去活來,他們雖然有前世的因果,畢竟是今世的母子,這個感情卻是無論如何也割舍不掉的。如今柳丁死了他自然通宵天機,但是他母親和老婆卻什么都不知道。

    秦廣王把判詞念給柳丁和他的家人聽了,三個人都茫然無措。尤其是柳丁的老婆,她本來是個孕婦,知道自己不僅生不出來孩子,而且會難產而死,更是后悔不已。

    秦廣王見三個人都有悔意,問道:“柳丁,你前一世好吃懶做,靠放高利貸為生,所以這一世你過得清貧。本來你肯奮發圖強尚有好結果,但是卻死性不改,因此福德更弱,下一世你淪為乞丐,你好自為之!”

    柳丁知道自己如此下場,卻已經沒辦法后悔,被黑白無常收了,送往輪轉王那里投胎去了。

    剩下的婆媳二人下的渾身發抖,秦廣王道:“你們本來不得善終,但是如今有人替你們求情,死罪可免,但是活罪難逃,你們二人如果能投身佛門或許還有一個好結果,你們可愿意?”

    兩個人此時哪有不同意的道理,都拼命點頭,生怕秦廣王后悔。正在這個時候,我手上的金牌卻發出淡淡的佛光,我心中一動,難道塵世間還有如此巧合之事?

    那大和尚的魂魄未入輪回,今天正是他功德圓滿之時。我講那大和尚的魂魄取出,對他說:“大和尚,你的機緣到了,跟她走吧!”

    大和尚明白我的心意,對我雙手合十,一道金光頓時消失不見了。

    秦廣王若有所思,跟我道別。

    我對柳家的婆媳二人說:“你們回去后一路向南,如果遇到一群尼姑,就去求他們收留,將來就跟他們去修行罷了。”說完之后,我把她們二人的魂魄送回去,屋子里變得安靜下來。

    胡一菲看我的眼神變得很不一樣,她問我說:“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笑了笑說:“就是個普通人唄!比不上你這個大仙!”

    胡一菲見我奚落她,臉一紅,卻羞得跑出門去。胡山對我感激的不得了,非要讓我留下電話號碼,我本來想拒絕,可是架不住對方一片熱心,這才知道,原來兩個人跟我也算是老鄉,不過早年胡山去了東北,如今已經自東北扎根了。

    我們兩個人聊了一會兒天,胡山又問我:“剛才我看見您身邊有一個大和尚,他是什么人?”

    “一個肉身羅漢!”我把之前的事情簡單的跟對方介紹了一下,但是沒有告訴他千年戰爭的事情,胡山這才明白我的安排,對我說:“小哥果然心思異于常人,那個大和尚投胎到柳家媳婦身上,將來出生在寺廟里,卻是一出生就有佛緣,真是好造化。”

    我笑了笑說:“這也是天意,我不過是順天而行罷了。”

    胡山想了好久,又問我:“小哥,您能不能為我解惑?”

    “怎么?”我問道:“老先生難道也有疑惑不成?”

    胡山老臉一紅道:“慚愧,我們雖然是修煉世家,但是我在紅塵滾打了十幾年,卻始終參不透天機,您剛才說是順天而行,可是您如果不幫忙也是順天而行,到底天意為何?”

    其實天意雖然注定,但卻不是只有一條路可以走,對人而言,只要問心無愧,皆是天意。大和尚無愧于修行,胡一菲無愧于緣法,所以雖然有劫難降臨,但是最終結果卻依然是好的,這就是天意。

    胡山聽了之后,恍然大悟,對我拱手作揖,背后卻有光輝閃爍,不覺間他竟然二次開竅。

    我正打算跟胡山說什么,卻突然聽到耳邊有人喊我,那聲音極其微弱,只聽見:“施主還請還我!施主還請還我!”我這時候才想起來一件事情,原來那金牌還在我的身上。其實那金牌算是一件了不起的寶貝,上面經文有絕大的法力,不過對我而言卻沒什么用處。人不可貪戀重寶,更何況這東西本來是那個大和尚的隨身之物,我看了看天色快要亮了,休息了一下,然后就去了柳丁的家里。
彩票北京pk拾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