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說吧 > 穿越小說 > 我是董卓之子 > 第三百七十章
    七城橫斷,董杭站在第七城的側面,看到這進豫州的必經之路,豫州七城。

    “末將恭迎大將軍。”

    “嗯,不必,告訴孫將軍,我們不在城中逗留了,直接過程回河東,還有,把這些人安頓好!”董杭說了一句。

    “是,末將領命。”

    馬車上的一眾村民都下了馬車,救命之恩當永遠銘記。

    董杭笑著朝他們擺擺手,一行人的馬突然加快。

    “看,是天策大將軍,那一日我們可在第五城城墻上看著大將軍和董白將軍領導的大軍為我們報仇!”

    “草民等恭迎大將軍!”

    ……

    董杭朝著后面擺擺手,直接越過第七城,孫祥今日是在第四城,所以董杭并沒有見到他,在第五城就直接繞出了橫斷七城,踏上了離開豫州的路。

    “吳憂,看到小鄧倫,你是想雪兒了吧。”

    “你說的不是費話嗎,哪個做娘的不想自己的孩子。”吳憂壓根也沒給他好臉色看。

    “好吧!”董杭真覺得自己是沒話找話,明知道吳憂是真不想和自己說話的。

    但是不說話也行啊,賜我個手機就行,只是這年代……

    “我還是再給你說說我以前看小說的心得吧,以前吧我看小說,有個情節是很用的。”董小白笑道,沒手機,還不讓自己想想情節啊。

    “什么情節,說來聽聽。”

    “就是男主公啊,在整個故事中,總要失憶一次,反正失憶以后救主角的,那必定是美女了。”董杭說道。

    “我看,你就是想做這樣的美夢吧,看,前面是條河,你就跳下去,你就能美夢成真了。”吳憂冷笑道。

    “那還是算了吧,你以為這是寫小說呢,我萬一跳下去,直接掛了,那可真的是從此以后就只剩做夢了,客觀來說啊,遇險后的生還率幾乎是不到半成,遇見美女搭救的概率就更低,你說要是我真的被美女搭救了,我是該怎么感謝他呢。”

    “我覺得吧,你還是接著做你的夢吧。”吳憂說道。

    “你這腦洞啊,一點也不思考,假如,我說的是假如,知道了嗎!”

    “這就說明你心里就是那樣想的,沒事,你去呀,就那條河,你要相信你自己,這跳下去,保證你再睜開眼的時候,就能看到一位讓你心動的女子,在你的眼前晃呀晃,說不定又是一段千古奇緣呢,你說對吧!”

    “切!”董小白撇撇嘴,你就是口是心非。

    “怎么,還不樂意了?”

    “停,我們還是跳過這個話題吧!”

    “是你說假如的!”吳憂說道,你這有那么多妻妾你還不滿足,你還要追求浪漫,你怎么想的你。

    ……

    反正吳憂就是冷嘲熱諷,用她的思維來說,閑的做什么啊,不就是在一次次的打擊中嗎,心里打擊董杭,吳憂當然最喜歡做這種事了。

    “不過說實話,我所認為的俠客,還有我從那電視以及小說中看到的,像你們這些江湖俠士,不是應該飛檐走壁,十步殺一人,以前我看的還挺好,就你那輕功,和武俠小說中的輕功差遠了你。”

    “然后呢?”吳憂問道。

    “然后你應該繼續好好的練功啊。就比如還是這條河,若是在武俠小說中,輕輕一跳就能過去。你能嗎?”

    “那你的意思是,也讓我試試?”

    “那還是算了吧,你這萬一掉河里了,我還要撈你呢,撈你倒是無所謂,就怕你被河給沖走了,你要知道,像你這么美的,別人如果撿到,那是根本就不會還的。”

    吳憂忍不住的搖搖頭,啥人呢是!

    “這如果我要是真被河給沖走了,不是正合你的心意嗎。這樣你就能夠為所欲為,也沒人整天給你難堪了。”

    “你還挺有自知之明的嗎,不過我剛才說的那只是一種理想化的假設,還有一種可能,你這被水沖走了以后,因為長的丑,嚇壞了那救你的人,你說你長的丑不是你的錯,但是你出去嚇人,那就是你的錯了。”

    “行!你可真行。”吳憂說了一句,就更不想搭理董杭了。

    “駕!”

    “吳憂,你等等我呀,我要看緊你,別讓你出去嚇人,這真不是你的錯。”

    前面的吳憂,猛的往后一瞪,你等我再搭理你吧。

    而后面,吳憂的四個小閨蜜帶宋憲他們壓根就沒說話,就看你們倆盡情的表演呢,演砸了吧又。

    當然,吳憂是個什么脾氣,整個軍營誰不知道啊,你還非要招他。

    “駕!”

    整個隊伍隨著吳憂和董杭的一追一趕,也加快了整個隊伍的速度。

    在這官道之上,就只有這馬隊飛馳而過,晚上就是簡單的歇息了一下,順便吃了點東西,便是趁著黑夜繼續前行。

    所謂沿途旅游嘛,也沒有什么特別的目的,累了就休息,不累的話就繼續往河東方向快馬奔騰。

    他們是用了一天半的時間回到界亭,界亭軍營尚在,哪怕是空營,這留下來的,以董杭的話來說,應該算是什么歷史遺跡吧。

    而界亭對于董杭來說,其意義不小,就像他來到這個時代,界亭算是有許多特殊意義的,就如,界亭之意,是荀攸起的,其意為師徒關系的建立,卻又以界字表明各自立場。

    同時,界亭可是三軍會師之地,正式拉開了東進之序幕。

    所以界亭,是以一種紀念出現在董杭的一路行程。

    當然,董杭以只是站在那亭子中站了差不多一個時辰而已,看看這里,想想過往,就如他和吳憂,也正是在界亭回長安的路上,才有了雪兒。

    這樣一想,自己身上又有多少事是發生在長安至界亭的這段路上,如,蔡琰……

    “公子,我們是否在這里休息一晚。”

    “不用,以我們的速度,在黃昏時分就能到達河東,我們還是盡早回河東,這追憶過往啊,就如這每條路上發生的事,都值得紀念,是以界亭為始,卻不是以界亭為終點。所以站在這里,才是追憶過往的開始嘛。”董杭笑著上馬。

    宋憲不明所以,吳憂算是一個明白人,而這界亭,對她來說,也算是有不同的紀念意義。

    “你還學會追憶過往了。”吳憂上馬說道。

    “那是自然,追憶過往,想想以前美好的事,這旅途才能變的更加的舒心和心安。”

    “切,你怎么不學人做文化啊!”吳憂當先出發,現在是早上,哪怕天已涼,感受著寒風,心中卻是歸心似箭,河東郡,我回來了。

    河東郡,經過了世家的反彈,當然,董杭從來也不會再給他們機會,聯合了衛家,所以那些家族,動也就動了。

    七城橫斷,董杭站在第七城的側面,看到這進豫州的必經之路,豫州七城。

    “末將恭迎大將軍。”

    “嗯,不必,告訴孫將軍,我們不在城中逗留了,直接過程回河東,還有,把這些人安頓好!”董杭說了一句。

    “是,末將領命。”

    馬車上的一眾村民都下了馬車,救命之恩當永遠銘記。

    董杭笑著朝他們擺擺手,一行人的馬突然加快。

    “看,是天策大將軍,那一日我們可在第五城城墻上看著大將軍和董白將軍領導的大軍為我們報仇!”

    “草民等恭迎大將軍!”

    ……

    董杭朝著后面擺擺手,直接越過第七城,孫祥今日是在第四城,所以董杭并沒有見到他,在第五城就直接繞出了橫斷七城,踏上了離開豫州的路。

    “吳憂,看到小鄧倫,你是想雪兒了吧。”

    “你說的不是費話嗎,哪個做娘的不想自己的孩子。”吳憂壓根也沒給他好臉色看。

    “好吧!”董杭真覺得自己是沒話找話,明知道吳憂是真不想和自己說話的。

    但是不說話也行啊,賜我個手機就行,只是這年代……

    “我還是再給你說說我以前看小說的心得吧,以前吧我看小說,有個情節是很用的。”董小白笑道,沒手機,還不讓自己想想情節啊。

    “什么情節,說來聽聽。”

    “就是男主公啊,在整個故事中,總要失憶一次,反正失憶以后救主角的,那必定是美女了。”董杭說道。

    “我看,你就是想做這樣的美夢吧,看,前面是條河,你就跳下去,你就能美夢成真了。”吳憂冷笑道。

    “那還是算了吧,你以為這是寫小說呢,我萬一跳下去,直接掛了,那可真的是從此以后就只剩做夢了,客觀來說啊,遇險后的生還率幾乎是不到半成,遇見美女搭救的概率就更低,你說要是我真的被美女搭救了,我是該怎么感謝他呢。”

    “我覺得吧,你還是接著做你的夢吧。”吳憂說道。

    “你這腦洞啊,一點也不思考,假如,我說的是假如,知道了嗎!”

    “這就說明你心里就是那樣想的,沒事,你去呀,就那條河,你要相信你自己,這跳下去,保證你再睜開眼的時候,就能看到一位讓你心動的女子,在你的眼前晃呀晃,說不定又是一段千古奇緣呢,你說對吧!”

    “切!”董小白撇撇嘴,你就是口是心非。

    “怎么,還不樂意了?”

    “停,我們還是跳過這個話題吧!”

    “是你說假如的!”吳憂說道,你這有那么多妻妾你還不滿足,你還要追求浪漫,你怎么想的你。

    ……

    反正吳憂就是冷嘲熱諷,用她的思維來說,閑的做什么啊,不就是在一次次的打擊中嗎,心里打擊董杭,吳憂當然最喜歡做這種事了。

    “不過說實話,我所認為的俠客,還有我從那電視以及小說中看到的,像你們這些江湖俠士,不是應該飛檐走壁,十步殺一人,以前我看的還挺好,就你那輕功,和武俠小說中的輕功差遠了你。”

    “然后呢?”吳憂問道。

    “然后你應該繼續好好的練功啊。就比如還是這條河,若是在武俠小說中,輕輕一跳就能過去。你能嗎?”

    “那你的意思是,也讓我試試?”

    “那還是算了吧,你這萬一掉河里了,我還要撈你呢,撈你倒是無所謂,就怕你被河給沖走了,你要知道,像你這么美的,別人如果撿到,那是根本就不會還的。”

    吳憂忍不住的搖搖頭,啥人呢是!

    “這如果我要是真被河給沖走了,不是正合你的心意嗎。這樣你就能夠為所欲為,也沒人整天給你難堪了。”

    “你還挺有自知之明的嗎,不過我剛才說的那只是一種理想化的假設,還有一種可能,你這被水沖走了以后,因為長的丑,嚇壞了那救你的人,你說你長的丑不是你的錯,但是你出去嚇人,那就是你的錯了。”

    “行!你可真行。”吳憂說了一句,就更不想搭理董杭了。

    “駕!”

    “吳憂,你等等我呀,我要看緊你,別讓你出去嚇人,這真不是你的錯。”

    前面的吳憂,猛的往后一瞪,你等我再搭理你吧。

    而后面,吳憂的四個小閨蜜帶宋憲他們壓根就沒說話,就看你們倆盡情的表演呢,演砸了吧又。

    當然,吳憂是個什么脾氣,整個軍營誰不知道啊,你還非要招他。

    “駕!”

    整個隊伍隨著吳憂和董杭的一追一趕,也加快了整個隊伍的速度。

    在這官道之上,就只有這馬隊飛馳而過,晚上就是簡單的歇息了一下,順便吃了點東西,便是趁著黑夜繼續前行。

    所謂沿途旅游嘛,也沒有什么特別的目的,累了就休息,不累的話就繼續往河東方向快馬奔騰。

    他們是用了一天半的時間回到界亭,界亭軍營尚在,哪怕是空營,這留下來的,以董杭的話來說,應該算是什么歷史遺跡吧。

    而界亭對于董杭來說,其意義不小,就像他來到這個時代,界亭算是有許多特殊意義的,就如,界亭之意,是荀攸起的,其意為師徒關系的建立,卻又以界字表明各自立場。

    同時,界亭可是三軍會師之地,正式拉開了東進之序幕。

    所以界亭,是以一種紀念出現在董杭的一路行程。

    當然,董杭以只是站在那亭子中站了差不多一個時辰而已,看看這里,想想過往,就如他和吳憂,也正是在界亭回長安的路上,才有了雪兒。

    這樣一想,自己身上又有多少事是發生在長安至界亭的這段路上,如,蔡琰……

    “公子,我們是否在這里休息一晚。”

    “不用,以我們的速度,在黃昏時分就能到達河東,我們還是盡早回河東,這追憶過往啊,就如這每條路上發生的事,都值得紀念,是以界亭為始,卻不是以界亭為終點。所以站在這里,才是追憶過往的開始嘛。”董杭笑著上馬。

    宋憲不明所以,吳憂算是一個明白人,而這界亭,對她來說,也算是有不同的紀念意義。

    “你還學會追憶過往了。”吳憂上馬說道。

    “那是自然,追憶過往,想想以前美好的事,這旅途才能變的更加的舒心和心安。”

    “切,你怎么不學人做文化啊!”吳憂當先出發,現在是早上,哪怕天已涼,感受著寒風,心中卻是歸心似箭,河東郡,我回來了。

    河東郡,經過了世家的反彈,當然,董杭從來也不會再給他們機會,聯合了衛家,所以那些家族,動也就動了。

    。
彩票北京pk拾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