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說吧 > 穿越小說 > 我是董卓之子 > 第三百七十一章
    馬啼由遠及近,到達董杭面前之時,一名軍士報道“公子,前面不遠處有幾戶人家,這天也差不多黑了,而且隨時可能下雨,我們就在那里歇息一晚吧。”

    “也行。”董杭淡淡的說道。一行人快馬奔向前方。

    那不足十戶的村落就在前面不遠處,那兩名親衛兵估計早交待過了,嗯,這是西涼軍的一貫作風,也是職責所在。

    董杭真的也不能說什么,他們聽的令又不是自己的命令,聽的是董卓的令,要把保護董杭放在第一職責上。

    現在,不搶就已經算是很可以的了,這董杭也能理解。

    那不足十戶的人家中,有老人有中年人,還有婦女,少女,孩子,大概就五十幾個人吧,看到董杭這近百人,再有前面兩名親衛兵的嚇唬,他們的全身都在發抖。

    “老鄉,不必跪著,趕緊起來。”董杭下馬以后,親自去扶。

    “大將軍,老漢怎敢讓你親自……”這老漢話說一半,看著董杭后面站著的拿刀的親衛軍就害怕。

    “沒事。”董杭果斷的說了一句,將老漢直接扶起,又讓后面的人都起來。

    “大將軍,草民把那幾間騰了出來,就是我們這里很簡陋,我們……”

    董杭笑著擺擺手,這荒郊野外的,能有一個住的地方就不錯了,還敢有意見,況且,帶兵之人,什么地方都能住。

    “沒事的,老伯,如果沒有你們,我們都準備找個山洞住一晚了,就是我們這路過,把你們也給打擾了。”董杭隨口說道。

    “不打擾,不打擾!”老漢急忙擺手,這眼睛啊,還看著后面呢。

    豫州,因大戰而人心惶惶,雖說先有黃巾軍爆發,席卷全國,可是九成多老百姓,都是只希望在這亂世之人安安穩穩的過一輩子。

    可是現在,正如董杭來到這時代所感知的,老百姓真實的心理,都是那種恐慌,畢竟天下大亂,那也許就是有今日沒明日的事。

    反正董杭現在所見的豫州,就如他剛來到時代見到的長安周邊。

    可悲,可嘆!

    他們這一路并沒有走大道,好像到了城池連城都沒進,深入民間嘛。

    “我們走了幾天了?”董杭問道。

    “公子,我們已經走了四天了,再走一天,我們就能看到七城橫連,我們走的方向,是從第七城這邊繞過來的。”宋憲說道。

    董杭點了點頭,抬頭看天,此時已近黃昏,再加上這天已經陰沉了一天,怎么看怎么像是要變天啊。

    而且,要下雨的話,秋冬之季,下的是寒雨。

    自己倒是無所謂,主要是自己身邊還有吳憂呢。雖然她這幾天也不搭理自己,實際上,吳憂和他真的也沒什么好說的,表現在明處的吧,吳憂就是冰冷的樣子,而表現在暗處的,他們還真不能在這馬上秀恩愛。

    沒聽過那句話嗎,秀恩愛,死的快。

    董杭很隨意的往自己的旁邊看了一眼,吳憂的目光平視前方。

    有馬啼聲奔來,董杭朝前看去,是兩名親衛隊返回。

    馬啼由遠及近,到達董杭面前之時,一名軍士報道“公子,前面不遠處有幾戶人家,這天也差不多黑了,而且隨時可能下雨,我們就在那里歇息一晚吧。”

    “也行。”董杭淡淡的說道。一行人快馬奔向前方。

    那不足十戶的村落就在前面不遠處,那兩名親衛兵估計早交待過了,嗯,這是西涼軍的一貫作風,也是職責所在。

    董杭真的也不能說什么,他們聽的令又不是自己的命令,聽的是董卓的令,要把保護董杭放在第一職責上。

    現在,不搶就已經算是很可以的了,這董杭也能理解。

    那不足十戶的人家中,有老人有中年人,還有婦女,少女,孩子,大概就五十幾個人吧,看到董杭這近百人,再有前面兩名親衛兵的嚇唬,他們的全身都在發抖。

    “老鄉,不必跪著,趕緊起來。”董杭下馬以后,親自去扶。

    “大將軍,老漢怎敢讓你親自……”這老漢話說一半,看著董杭后面站著的拿刀的親衛軍就害怕。

    “沒事。”董杭果斷的說了一句,將老漢直接扶起,又讓后面的人都起來。

    “大將軍,草民把那幾間騰了出來,就是我們這里很簡陋,我們……”

    董杭笑著擺擺手,這荒郊野外的,能有一個住的地方就不錯了,還敢有意見,況且,帶兵之人,什么地方都能住。

    “沒事的,老伯,如果沒有你們,我們都準備找個山洞住一晚了,就是我們這路過,把你們也給打擾了。”董杭隨口說道。

    “不打擾,不打擾!”老漢急忙擺手,這眼睛啊,還看著后面呢。

    豫州,因大戰而人心惶惶,雖說先有黃巾軍爆發,席卷全國,可是九成多老百姓,都是只希望在這亂世之人安安穩穩的過一輩子。

    可是現在,正如董杭來到這時代所感知的,老百姓真實的心理,都是那種恐慌,畢竟天下大亂,那也許就是有今日沒明日的事。

    反正董杭現在所見的豫州,就如他剛來到時代見到的長安周邊。

    可悲,可嘆!

    他們這一路并沒有走大道,好像到了城池連城都沒進,深入民間嘛。

    “我們走了幾天了?”董杭問道。

    “公子,我們已經走了四天了,再走一天,我們就能看到七城橫連,我們走的方向,是從第七城這邊繞過來的。”宋憲說道。

    董杭點了點頭,抬頭看天,此時已近黃昏,再加上這天已經陰沉了一天,怎么看怎么像是要變天啊。

    而且,要下雨的話,秋冬之季,下的是寒雨。

    自己倒是無所謂,主要是自己身邊還有吳憂呢。雖然她這幾天也不搭理自己,實際上,吳憂和他真的也沒什么好說的,表現在明處的吧,吳憂就是冰冷的樣子,而表現在暗處的,他們還真不能在這馬上秀恩愛。

    沒聽過那句話嗎,秀恩愛,死的快。

    董杭很隨意的往自己的旁邊看了一眼,吳憂的目光平視前方。

    有馬啼聲奔來,董杭朝前看去,是兩名親衛隊返回。

    馬啼由遠及近,到達董杭面前之時,一名軍士報道“公子,前面不遠處有幾戶人家,這天也差不多黑了,而且隨時可能下雨,我們就在那里歇息一晚吧。”

    馬啼由遠及近,到達董杭面前之時,一名軍士報道“公子,前面不遠處有幾戶人家,這天也差不多黑了,而且隨時可能下雨,我們就在那里歇息一晚吧。”

    “也行。”董杭淡淡的說道。一行人快馬奔向前方。

    那不足十戶的村落就在前面不遠處,那兩名親衛兵估計早交待過了,嗯,這是西涼軍的一貫作風,也是職責所在。

    董杭真的也不能說什么,他們聽的令又不是自己的命令,聽的是董卓的令,要把保護董杭放在第一職責上。

    現在,不搶就已經算是很可以的了,這董杭也能理解。

    那不足十戶的人家中,有老人有中年人,還有婦女,少女,孩子,大概就五十幾個人吧,看到董杭這近百人,再有前面兩名親衛兵的嚇唬,他們的全身都在發抖。

    “老鄉,不必跪著,趕緊起來。”董杭下馬以后,親自去扶。

    “大將軍,老漢怎敢讓你親自……”這老漢話說一半,看著董杭后面站著的拿刀的親衛軍就害怕。

    “沒事。”董杭果斷的說了一句,將老漢直接扶起,又讓后面的人都起來。

    “大將軍,草民把那幾間騰了出來,就是我們這里很簡陋,我們……”

    董杭笑著擺擺手,這荒郊野外的,能有一個住的地方就不錯了,還敢有意見,況且,帶兵之人,什么地方都能住。

    “沒事的,老伯,如果沒有你們,我們都準備找個山洞住一晚了,就是我們這路過,把你們也給打擾了。”董杭隨口說道。

    “不打擾,不打擾!”老漢急忙擺手,這眼睛啊,還看著后面呢。

    豫州,因大戰而人心惶惶,雖說先有黃巾軍爆發,席卷全國,可是九成多老百姓,都是只希望在這亂世之人安安穩穩的過一輩子。

    可是現在,正如董杭來到這時代所感知的,老百姓真實的心理,都是那種恐慌,畢竟天下大亂,那也許就是有今日沒明日的事。

    反正董杭現在所見的豫州,就如他剛來到時代見到的長安周邊。

    可悲,可嘆!

    他們這一路并沒有走大道,好像到了城池連城都沒進,深入民間嘛。

    “我們走了幾天了?”董杭問道。

    “公子,我們已經走了四天了,再走一天,我們就能看到七城橫連,我們走的方向,是從第七城這邊繞過來的。”宋憲說道。

    董杭點了點頭,抬頭看天,此時已近黃昏,再加上這天已經陰沉了一天,怎么看怎么像是要變天啊。

    而且,要下雨的話,秋冬之季,下的是寒雨。

    自己倒是無所謂,主要是自己身邊還有吳憂呢。雖然她這幾天也不搭理自己,實際上,吳憂和他真的也沒什么好說的,表現在明處的吧,吳憂就是冰冷的樣子,而表現在暗處的,他們還真不能在這馬上秀恩愛。

    沒聽過那句話嗎,秀恩愛,死的快。

    董杭很隨意的往自己的旁邊看了一眼,吳憂的目光平視前方。

    有馬啼聲奔來,董杭朝前看去,是兩名親衛隊返回。

    馬啼由遠及近,到達董杭面前之時,一名軍士報道“公子,前面不遠處有幾戶人家,這天也差不多黑了,而且隨時可能下雨,我們就在那里歇息一晚吧。”

    “也行。”董杭淡淡的說道。一行人快馬奔向前方。

    那不足十戶的村落就在前面不遠處,那兩名親衛兵估計早交待過了,嗯,這是西涼軍的一貫作風,也是職責所在。

    董杭真的也不能說什么,他們聽的令又不是自己的命令,聽的是董卓的令,要把保護董杭放在第一職責上。

    現在,不搶就已經算是很可以的了,這董杭也能理解。

    那不足十戶的人家中,有老人有中年人,還有婦女,少女,孩子,大概就五十幾個人吧,看到董杭這近百人,再有前面兩名親衛兵的嚇唬,他們的全身都在發抖。

    “老鄉,不必跪著,趕緊起來。”董杭下馬以后,親自去扶。

    “大將軍,老漢怎敢讓你親自……”這老漢話說一半,看著董杭后面站著的拿刀的親衛軍就害怕。

    “沒事。”董杭果斷的說了一句,將老漢直接扶起,又讓后面的人都起來。

    “大將軍,草民把那幾間騰了出來,就是我們這里很簡陋,我們……”

    董杭笑著擺擺手,這荒郊野外的,能有一個住的地方就不錯了,還敢有意見,況且,帶兵之人,什么地方都能住。

    “沒事的,老伯,如果沒有你們,我們都準備找個山洞住一晚了,就是我們這路過,把你們也給打擾了。”董杭隨口說道。

    “不打擾,不打擾!”老漢急忙擺手,這眼睛啊,還看著后面呢。

    豫州,因大戰而人心惶惶,雖說先有黃巾軍爆發,席卷全國,可是九成多老百姓,都是只希望在這亂世之人安安穩穩的過一輩子。

    可是現在,正如董杭來到這時代所感知的,老百姓真實的心理,都是那種恐慌,畢竟天下大亂,那也許就是有今日沒明日的事。

    反正董杭現在所見的豫州,就如他剛來到時代見到的長安周邊。

    可悲,可嘆!

    他們這一路并沒有走大道,好像到了城池連城都沒進,深入民間嘛。

    “我們走了幾天了?”董杭問道。

    “公子,我們已經走了四天了,再走一天,我們就能看到七城橫連,我們走的方向,是從第七城這邊繞過來的。”宋憲說道。

    董杭點了點頭,抬頭看天,此時已近黃昏,再加上這天已經陰沉了一天,怎么看怎么像是要變天啊。

    而且,要下雨的話,秋冬之季,下的是寒雨。

    自己倒是無所謂,主要是自己身邊還有吳憂呢。雖然她這幾天也不搭理自己,實際上,吳憂和他真的也沒什么好說的,表現在明處的吧,吳憂就是冰冷的樣子,而表現在暗處的,他們還真不能在這馬上秀恩愛。

    沒聽過那句話嗎,秀恩愛,死的快。

    董杭很隨意的往自己的旁邊看了一眼,吳憂的目光平視前方。

    有馬啼聲奔來,董杭朝前看去,是兩名親衛隊返回。

    馬啼由遠及近,到達董杭面前之時,一名軍士報道“公子,前面不遠處有幾戶人家,這天也差不多黑了,而且隨時可能下雨,我們就在那里歇息一晚吧。”

    。
彩票北京pk拾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