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說吧 > 玄幻小說 > 梟雄 > 第九百八十五章 一將功成萬骨枯
    “對,就是這個人。”

    “他什么時候找的你們?”

    “大約半年前。”

    “你們兩個當年也曾抵抗過瓦剌軍,怎么會聽蒙古太師的話?”

    “我們……我們……”

    “我明白了。”文妖笑道,“你們早就受不了白家人,所以就想反了……嗯,白禮,你聽到了吧?他們早有蓄謀,你說他們該不該死?”

    沒等白禮回答,文妖突然走了出去。

    也不知怎么回事,一個雪山派的弟子腳下猛然一打滑,拔劍出鞘,沖向了桂老頭,一劍刺中桂老頭的心臟部位。

    當啷一聲,那名弟子嚇得面色蒼白,叫道:“不是我,不是我……”

    “你……你……”

    桂老頭睜大雙眼,一臉無法相信的樣子。

    數息之后,桂老頭便斷氣了。

    此人傷勢確實很重,但真正讓他死掉的正是這一劍,他在雪山派地位崇高,做夢都沒想過自己有朝一日會死在雪山派一個普通弟子的手中。

    王默知道是文妖搞的鬼,心想:“這家伙行事近妖,我要想救出丁靈,怕是難如登天。”

    驀的,殿外來了九個人,速度甚快,為首之人四十多歲,正是白禮的父親,雪山派的掌門白兵。

    白兵問道:“發什么了什么事?”

    話音剛落,只見兩人同時飛出,半空中對了一掌。

    砰!

    其中一人落回原位,正是文妖。

    “尤羅小和尚,三十多年不見,你的武功大有長進啊。”文妖笑道。

    文妖的對手,其實就是白兵從瞿曇寺請來的高僧尤羅大師,卻給文妖打得飛出大殿,落地后退了幾步,面色略顯蒼白。

    “妖人,你……”尤羅大師怒道。

    “三十多年前,你就不是我的對手。三十多年后,你進步雖快,但我要殺你,也就一招的事兒,不過我認識白掌門,看在他的面子上,就不殺你了。”

    “白掌門,你怎么會認識這個妖人?”尤羅大師大聲叫道。

    此時,尤羅大師的兩個弟子,趕緊去到了尤羅大師身邊,護在左右。

    白兵忙道:“大師,他是我爺爺的朋友,不是你所說的……大師誤會了吧?”

    “不可能誤會!”尤羅大師喝道,“三十多年前,這個妖人潛入瞿曇寺,盜走了本寺一種圣藥,貧僧不是他的對手,叫他跑了,沒想到三十多年后,他竟然……”

    “尤羅小和尚。”文妖笑道,“那種圣藥可不是你瞿曇寺的,而是一位中原神僧百年前存放于瞿曇寺,留待有緣人取走,你又不是瞿曇寺的方丈……”

    “住口!”尤羅大師喝道,“貧僧雖然不是你的對手,但貧僧絕不會與你同處一地。白掌門,你父親的怪病一定是修煉了某種邪功導致,連我師父都治不了,更何況是貧僧?請恕貧僧無能為力,告辭!”

    話罷,帶著兩個弟子轉身而去。

    白兵想追上去,但心里有點生氣:“什么邪功?你這老和尚法力不夠,就不要胡說八道。”

    忽然間,三人飛了過來,正是去而復返的尤羅大師和他的兩個弟子。

    奇怪的是,三人不是倒飛,而是平飛,落地之后,全都斷氣了。

    白兵大吃一驚,怒喝道:“何方狂徒,竟敢在我雪山派……”

    剎那間,一人出現在二十多丈外,朝大殿走來,乃是個身材頗為高大的老者。

    這老者身穿官服,乍看一去,倒像是個都督。

    文妖見了他,面泛詭笑。

    王默心頭微微一震:“難道這個人就是白禮的太爺爺白行?他的段位一定‘入神’了!”

    “你是誰?”白禮叫道,“竟敢在我雪山派殺了瞿曇寺的高僧……”

    “什么高僧?”那都督一般的老者冷笑道,“六十多年前,他的師父白象和尚,被朝廷封為‘大國師’,與我偶遇于羅漢山,說我修煉了不該修煉的武功,還要我停止修煉,免得害人害己。

    哼,我怎么會聽白象和尚的?

    這小和尚當時也就二十多歲,說我應該聽他師父的話。我剛才見了他,想起當年的事,怒火一起,就將他們三個殺了。我兒白行呢?”

    話音剛落,只見一人跑出殿去,正是白兵。

    噗通一聲,白兵跪地,叫道:“太爺爺!”

    那都督一般的老者微微一怔,問道:“你是我的曾孫白兵?”

    “是啊,太爺爺。”白兵十分激動。

    白禮又驚又奇。

    白兵的太爺爺就是白冷禪,他的高祖父,不過據他所知,白冷禪死了三十四年,當時他父親白兵也就十二歲,他當然還沒有出世。

    這人是從哪里跑出來的,怎么敢冒充他的高祖父?

    而他的父親,居然也跑出去跪下。

    “你長大了。”白冷禪說道,“你爺爺呢?還有你爹。”

    “我爺爺他……”白兵說道。

    “白老弟。”文妖忽然笑道,“你果然沒有死,五十多年不見,你的功力越發深厚了。”

    白冷禪愣了愣,問道:“你是誰?”

    文妖笑道:“白老弟,八十年前,你我相識于天梯山,后來見面不下十次,你怎么把我給忘了?”

    然而,白冷禪還是一副不認識的樣子,冷冷說道:“我是右軍都督府的左都督,你官居何職?”

    文妖詫道:“白老弟,我知道你以前做過武官,但你什么時候當上了右軍都督府的左都督?”

    “三天前。”白冷禪叫道。

    王默看出白冷禪神色不對勁。

    他雖然不知道右軍都督府的左都督是什么人,但肯定不是白冷禪。

    因為左都督乃正一品武官,沒有比都督品級更高的武官了,就連右都督,雖然也是正一品,但以左為尊,左都督卻是要比右都督更大一些。

    盡管五軍都督府的權力比不上從前,只有統兵權,沒有調兵權(此權在兵部),但五軍都督府的左、右都督、都督同知(從一品)、都督僉事(正二品),可以統稱為都督,但也不是誰想當就能當的。

    陜西行都司正是隸屬于右軍都督府,白冷禪說自己是右軍都督發的左都督,說明他很清楚這一點,可他深信自己就是左都督,則說明他的腦袋出了毛病。

    為什么會這樣?

    王默猜不出來。

    “白老弟,別鬧了。”白冷禪笑道,“我知道你以前做過耿炳文的手下,所以才會……”

    “誰跟你鬧了?”白冷禪冷冷說道,“三天前,侯爺上奏朝廷,皇上封為我右軍都督府的左都督。

    我剛出門,就遇到了一個不開眼的家伙,自稱是肅州衛的指揮同知,叫人要查我的底。

    我一怒之下,就將他們全都殺了,我出來時沒穿衣服,就扒了那個不開眼的家伙的官服,暫時穿上……”

    雪山派的人聽了,都是震驚。

    肅州衛乃陜西行都司最北的一個衛,嘉峪關就在此衛境內,距離雪山派甚遠,七八百里之遙。

    眾人吃驚的不是他這么快就來到了雪山派,而是他殺了官兵。

    “你殺了多少人?”文妖問道。

    “不清楚,大概三四百吧。”白冷禪說道,“我去了雪山,找了一遍,沒有看到雪山派,才知道那座雪山不是這座雪山,于是我一路南下,到了這里……”

    “你殺了那么多人,不怕官府嗎?”

    “哼,一將功成萬骨枯!”白冷禪目光一掃,說道,“當年死在我白將軍手中的敵人,沒有兩千也有一千八,官府算什么?都指揮使見了我,也要恭恭敬敬的。”
彩票北京pk拾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