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說吧 > 都市小說 > 大紅妝 > 第四零四章 大嬸
    “把尸體拖到遠處埋掉,將這里整理一下。”江婆子說道。

    大餅去拖尸體,韓無忌卻蹲到不遠處的草叢里,江婆子見了,問道:“你發現了什么?”

    韓無忌抬起頭來:“有條死蛇。”

    他索性趴了下去,把鼻子埋進草里輕嗅,片刻后,他道:“這條蛇是用引蛇藥誘來的,草棵子里有引蛇藥的味道。”

    “引蛇藥?”江婆子心里一動,她讓大餅去買過引蛇藥,這藥是沈彤要的,她不知道沈彤為何要隨身帶著引蛇藥,除了靠捉蛇為生的人,有誰還會隨身帶著引蛇藥呢?

    難道湊巧還有一個這樣的人?不可能,這蛇是沈姑娘引來的。

    可是那兩個楊家的人卻并非是中蛇毒而死,他們是一刀致命。

    那次文老爺用毒蛇給大餅治傷,這件事只有沈彤知道,而大餅這個當事人,那個時候是昏迷不醒的,當然也不會知道。

    三個人處理了尸體,便沿著馬蹄印繼續尋找,可是走了十幾丈后,便什么印跡也沒有了。

    有人像他們一樣,清除掉了所有痕跡。

    ......

    沈彤剛剛睜開眼睛,一股熱氣就噴了過來,讓她不得不把眼睛重又閉上。

    一個潮濕的物體挨了過來,在她的臉上不住磨搓,那是她熟悉的味道。

    “火兒!”沈彤猛的再次睜開眼睛,這是火兒,火兒在用鼻子和嘴巴蹭她的臉。

    話一出口,沈彤赫然發現,自己的聲音有氣無力。

    她動動手腳,手腳都能動,但是身上沒有力氣。

    她緩緩抬起胳膊,撫摸著火兒的鼻梁,火兒像小孩子一樣嗚咽著,有水滴到沈彤臉上,沈彤這才發現,這個火爆又別扭的小東西,竟然哭了!

    “沒事,我死不了,你快讓我看看這是哪里。”

    沈彤好不容易才推開火兒的大腦袋,打量起現在所處的環境。

    墻壁沒有刷白,露出青磚,屋頂很高,只遮了一半,從她的角度看上去,能看到一抹湛藍的天空。

    地上鋪著干草,她就躺在草上,離她最近的是個馬槽子,一匹白馬正像看傻子似的看著她和火兒。

    原來是個馬廄。

    火兒又低下腦袋來蹭沈彤的臉,沈彤用手指刮刮它的大鼻子,笑道:“你還有個小伙伴啊,不錯不錯。”

    昏迷前的一幕幕在腦海中閃過,那個女子,是那個女子救了她和火兒?

    沈彤推開火兒,強撐著坐起身來,這一下扯到了背后的傷口,疼得她打了一個激凌。

    她轉身去看,有個被子卷擋在一側,剛剛她是側身躺著的,這樣不會壓到受傷的地方。

    腦袋沉甸甸的,沈彤摸摸自己的額頭,似是還有點發燒。

    沈彤笑了,自己還真是命大啊,這樣都死不了。

    她重又躺下,迷迷糊糊地睡了過去。

    再次醒來的時候,天色已經黑了,馬廄內一燈如豆。

    一個女子背對著她,盤膝坐著。

    馬廄里除了馬糞味,多了其他味道。

    沈彤嗅了嗅,是飯香。

    她的肚子非常配合地咕嚕嚕叫了起來,那女子聞聲轉過身來,半明半暗中,那女子的眼睛亮如寒星。

    女子看了她一眼,沒有說話,伸手把旁邊的瓦罐拿過來,放到她的面前。

    那飯香就是從瓦罐里飄出來的。

    沈彤坐起身來,她深呼一口氣,感覺比上次醒來的時候舒服一點兒。

    “多謝大嬸救了我和火兒。”沈彤說道。

    女子又看她一眼,然后轉過身去,重又背對著她,冷冷地說道:“你不叫大嬸會死啊?”

    沈彤怔了怔,訥訥地問道:“不叫大嬸?那我叫你大姨?大娘?”

    活了兩世,還是第一次因為稱謂被人嫌棄,沈彤有點丈二和尚摸不到頭腦。

    “把飯吃了,你可以走了。”女子說道。

    沈彤張張嘴,又張張嘴,還是吃飯吧。

    瓦罐里是粥,米是夾生的,沒有煮熟。

    沈彤抱起瓦罐連喝了幾口,熱乎乎的,身上漸漸熱了起來。

    “這粥挺好吃的。”沈彤道謝。

    “不是粥,是飯,水放多了。”女子淡淡地說道。

    沈彤撫額......

    吃飽了,身上也有了點力氣,沈彤用手扶著墻,一點點站了起來。

    傷口又是一陣劇痛,沈彤疼得直吸氣,她知道自己這副樣子其實還需要再休養休養,可是人家要轟她走了,總不能繼續賴在這里吧。

    “大......恩人,請問尊姓大名。”沈彤問道。

    “你不用知道。”女子說道。

    “您救了我,我總要知道恩人的名字吧。”沈彤誠懇地說道。活了兩世,她只被兩個人救過,一次是滅燈師太,另一次就是眼前的這個女子。

    “我沒想救你,是你說要把這匹馬給我,我才救你的,所以你不用把我當成恩人,我們只是交易而已。”女子冷淡地說道,從沈彤問她姓名開始,直到現在她也沒有回頭,一直是背對著沈彤。

    沈彤一拍腦袋,老天,她都忘了,她已經把火兒給了這女子了。

    那時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下來,擔心那女子不肯救火兒,便說出要把火兒送給那女子的話來。

    她看看躍躍欲試的火兒,又看看那女子的背影,心里琢磨著該怎么辦。

    “你怎么還不走,帶上你的馬,快走!”

    女子忽然轉身,倒把沈彤嚇了一跳。

    “您讓我帶上我的馬一起走?您不要它?”沈彤試探地問道。

    “我什么時候說過要這匹馬了?這馬頑劣難馴,我又不是沒有馬,還要這么一個累贅做甚?”

    沈彤終于發現為何她從一開始就覺得這女子的臉不對勁了。

    無論這女子說話的口氣是煩躁還是嫌棄,她的臉上都沒有半絲表情。

    這是易容后的臉,或者說是戴著人皮面具的臉。

    “大......俠,既然您不要這匹馬,那我就替您把這個累贅帶走吧,多謝相救,后會有期。”

    沈彤沖那女子抱抱拳,火兒已經來到她的面前,她牽過韁繩,轉身要走。

    “等等,你叫什么名字?”女子忽然問道。

    沈彤轉過身來,展顏一笑:“我叫沈彤,紅彤彤的那個彤。”

    “沈彤?姓沈?”女子若有所思,似是在腦海里搜索什么,可是卻又想不起來,便沖她揮揮手,道,“嗯,你走吧。”
彩票北京pk拾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