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說吧 > 玄幻小說 > 尸妹 > 第六十七章 化解
    感覺最有嫌疑的就是這個楊雪,我們打架的時候,她超淡定。

    而且我們青石鎮就那么點大,周圍是些什么人,多多少少都照過面。

    像楊雪這種級別的美女,以前根本沒見過。

    她肯定不是我們當地人,并且吃串兒的時候,就坐在我旁邊,要不然這“滅魂咒”哪兒來的?

    除了她,目前我真想不出這符咒的來路。

    還有,如果是楊雪,為何她要將這符咒塞入我的兜兒里?她又有一個怎樣的身份?

    轉念之間,我又疑惑了。

    但也將今晚我和風雪寒去了老墳坡,對付完惡鬼的事兒,完整的給慕容言說了一遍。

    慕容言微微點頭,到也沒說啥。

    直到最后,我對著慕容言道“這符咒,莫非是來至那女的?”

    慕容言盯著我,有些埋怨“哼,你問我,我問誰?我從亂葬崗回來的時候,你們已經在一起喝酒了。”

    慕容言還是有些生氣的樣子,環抱雙手,像個小媳婦。

    我卻是一臉尷尬,同時有些自責。

    帶著這道符咒,差點傷害了慕容言,真有些抱歉。

    場面一時間有些尷尬,陷入了沉默之中。

    大約過了一會兒,我本想找個話題打破沉默。

    但不等我繼續開口,慕容言卻突然對我說道“這那個女的可能也是個驅魔人,懂得趨吉避兇的法門。路過此地,卻不偶然遇見了你和風雪寒。”

    “你這些日子接連遇鬼,道行又淺薄,外加和我結了陰親。身上難免沾染鬼氣。”

    “我猜測,她可能就是塞了一道符咒給你保平安!當然了,也不排除是針對我來的,畢竟我那么多仇家!”

    慕容言淡淡開口,說到最后,竟有一絲虱子多了不怕咬的架勢。

    我卻是愣了愣,我這鬼媳婦兒有很多仇家嗎?

    可轉念一想,到也可能,脾氣這么暴躁,就算做了鬼,恐怕也得罪了不少鬼!

    心中暗道,應該如此,就沒多問,免得這鬼娘們兒又撕我。

    “好了!今晚就這樣吧!我回亂葬崗了。”說著,慕容言便起了身。

    我見慕容言起身,便開口道“我送送你?”

    可慕容言卻瞪了我一眼“就那么想我走嗎?”

    見慕容言變了臉色,我又急忙開口道“那你留下吧!睡我屋……”

    可我話還沒說完,這慕容言又嘲諷了我一句“想得美,死渣男!”

    說完,一個轉身,便往門口走去。

    我那叫一個無語啊!真有一種想咳血的沖動。

    我這鬼媳婦兒到底啥思想?啥邏輯,張口閉口罵我死渣男就算了。

    讓你睡我屋,你以為我還敢占你便宜啊?

    就算你愿意,我自己都怕折壽。

    可我哪兒知道,外表高傲刁蠻的慕容言,在轉身的瞬間卻露出了一絲淡淡的微笑。

    隨即她往前走了兩步,身子便已經消失不見。

    當慕容言離開之后,本來關閉的電燈,又突然閃爍了兩下,最后“咔嚓”一聲再次亮了起來。

    見到這兒,深吸了口氣兒,總算是過了母暴龍慕容言這一關。

    以前聽人說,娶媳婦兒,一定要娶個溫柔的,絕對不能娶刁蠻,而且實力比自己強的。

    因為不講理不說,打架你還打不過,那可就慘了。

    可t誰有我倒霉?活人媳婦兒沒娶到,特么到是娶了一個鬼媳婦兒。

    鬼媳婦不能碰,也不能摸也就算了。

    可這鬼媳婦兒還特蠻橫,道行又高。別說打了,恐怕十個我都打不贏慕容言。

    坐在沙發上歇息了一會兒,最后嘆了口氣兒,然后便去洗了個澡,回房間睡覺去了。

    等我睡醒的時候,已經快到中午。

    師傅說,中午去鎮上的酒樓吃飯。

    順便給老王頭前輩和博道長踐行,畢竟幫了我們一個大忙,要好好感謝。

    這事兒自然,我到沒怠慢。

    穿好衣服后,我和師傅便先去了酒樓等,并點好了菜。

    沒過多久,老王頭前別和獨道長等人便過來了。

    老王頭前輩是個特別和善的人,也不講究排場,我們鎮上的菜色,他佬也不嫌棄。

    吃飯的時候,還給我和風雪寒講一些行當里的學問。

    其中大都是我倆用得著的,畢竟人家這么大歲數,道行還那么高。

    隨便給我們指點兩招,便受益無窮。

    特別是我這種,剛剛開始入行的,聽完后真有一種茅塞頓開的感覺。

    吃完,老秦爺想給老王頭前輩包紅包。

    結果直接被老王頭前輩嚴詞拒絕,還說入了這行,就得對得起祖師爺,并不是為了錢財才幫我們。

    還說以后有事兒,直接給他打電話就成,不用親至去黃龍鎮請他。

    只要他身子骨能動,就肯定過來相助。

    老秦爺一臉通紅,到很不好意思。師傅和獨道長等人也是一臉慚愧的樣子。

    吃過了中飯,大家送老王頭前輩和博道長去了車站。

    等送走老王頭前輩后,我們并沒有回去。

    獨道長漂泊了大半輩子,而且獨道長現在也就剩下了老秦爺這么一個師兄。

    如今他都老了,不想繼續過著風餐露宿的日子。

    便決定留在我們這兒,安度晚年。

    同時也準備開個鋪子糊口,做點中藥堂生意養老,也不至于和我們的白事兒店相沖。

    所以我們領著獨道長去街上轉悠,想租一間門店。

    咱們鎮上也不是啥鬧市區,空鋪子多的是,租金也便宜。

    很快就敲定了一間鋪子,距離我們的白事兒店就二百米左右。

    老秦爺嘴上雖然對獨道長很有意見,實則對這事兒挺上心。

    接下來半個月,大家都在忙活這事兒。

    又是幫獨道長辦證,又是遷戶口,裝修啥的,買貨物裝備啥的。

    但獨道長的中醫資質卻是過硬,把得一手好脈,一切都順順利利的,沒有啥阻隔。

    至于楊雪的事兒,我也就沒找著時間和機會和風雪寒說。

    但這事兒至那天之后,也沒出現啥異常,所以漸漸也給忘了。

    而且這半個月來,咱們也沒遇到啥麻煩。

    就如同老王頭前輩說的一般,那什么鬼天師、惡鬼、尸貓,也沒來找我們麻煩。

    一切都恢復了平靜,就和以往一般。

    不過在獨道長的中藥堂即將開業的前兩天,卻出現了一個插曲。

    師傅對我說,慕容言香爐里的香灰滿。

    讓我給晚上北頭山的灶神廟,換一盒香灰。

    我就奇了怪,這香灰滿了就滿了唄,咋還需要去換?

    而且還要跑一個山頭那么遠,并且是用香爐里的灰去換,而不是直接去拿。

    我也就問了師傅一句“師傅,為何要跑那么遠去換啊?這還有講究嗎?”

    結果師傅卻冷聲聲的說了一句“你和她陰陽兩隔,而且她的陰氣遠遠強盛過你,你不想早死,就聽我的。”

    聽完,我卻瞪大了雙眼,一臉懵圈的樣子。

    “所以,要是不用神侃灰壓一壓。不然你的陽氣只會越來越少,身體也會變得越來越虛。”

    聽到這兒,我整個人都是一驚,難怪陰婚是禁忌,看來里面還有頗多忌諱。

    但師傅還沒說完,他停頓了一下,然后又開口道“這里面不僅有講究,而且其中忌諱甚多,香爐里的灰,一捻土都不能灑出來!”

    “等換好了香灰,記得從后門離開,萬萬不可走前門。如若不然,必有厄運纏身……”
彩票北京pk拾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