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說吧 > 玄幻小說 > 尸妹 > 第一百八十一章 與時間賽跑
    獨道長現在的情況很不樂觀,剛上車,師傅便拿出了醫藥箱,重新給獨道長檢查傷口并進行二次上藥包扎止血。

    “該死的,怎么傷得這么重!”師傅一臉陰沉的開口。

    我皺著眉“師傅,獨前輩是被一把黑刺給捅傷的,傷口很深,不知道傷及內臟沒。”

    我連忙開口,將知道的告訴師傅等人。

    前面開車的老秦爺非常生氣“這狗日的鬼三元,上次讓他逃了,再有下一次,一定讓他魂飛魄散!”

    說著,老秦爺又加快了少許速度。

    獨道長的情況雖然不妙,但獨道長的陽火,卻始終不滅。

    只要獨道長陽火不滅,就還有救治的希望。

    現在的我們,完全就是在和時間賽跑。

    鎮上的醫院肯定是不行了,一般的跌打損傷可能還能醫治。

    像獨道長這種刺傷,而且可能傷及內臟的這種,那肯定是治不了的。

    所以老秦爺根本沒打算回鎮上,直接往市區醫院狂飆。

    速度很快,而且我們乘坐的又是靈車。

    在外人眼里,我們這種拉死人的車子不吉利,就算在公路上,幾乎都是敬而遠之,幾乎不會犯忌諱和我們搶道。

    加上老秦爺開著雙閃,不斷打喇叭,本來一個多小時的車程,老秦爺只用了一個小時便到了。

    此時的獨道長臉色蒼白到了極點,非常的難看,氣若游絲,幾乎可以說是命懸一線了。

    我剛到醫院門口,老風抱著獨道長的便往醫院里沖。

    我也在前面招呼,讓醫生快點救治。

    醫院方面也很是給力,見我們這邊是重癥患者,也是飛快的出診。

    當然,這費用也不低。

    可現在救人要緊,其它的都沒多想。

    醫院給獨道長又是打針,又是輸血,還將獨道長推入了手術室。

    我們幾人焦急的站在手術室外等,風雪寒雙眼通紅,不斷往手術室內張望。

    大約用了一個多小時,醫生出來了。

    見醫生出來,我們直接就圍了上去。

    “醫生,我師傅怎樣?”老風最先開口。的

    醫生摘下口罩,出了口氣兒“家屬放心,手術非常成功。鈍器并沒有傷及內臟,病人各項指標正逐漸恢復正常,病人求生意志也很強,照這情況,只需要在醫院住觀察一段時間,便可以出院了!”

    聽到一聲說出這話,我們所有人都松了口氣兒。

    總算是把獨道長從鬼門關里給搶了回來,如今聽到醫生這話,懸在胸口的石頭,也總算是落了下去。

    因為獨道長還有做一些檢測,所以這會兒我們還是見不著他。

    如今獨道長已經“無礙”,師傅見我和風雪寒也折騰了一晚上了,便讓我倆出去吃點東西。

    風雪寒往手術室張望了幾眼,這才跟我出了醫院,在就近的一家小飯館坐下吃飯。

    這會兒已經是中午,吃飯的人挺多,大多都拼桌吃飯。

    我和風雪寒見最里面的一張桌子只坐著一個女的,有兩個空位,便直接走了過去。

    那女的背影還挺好看,但也沒太關注,隨即坐下。

    可是我二人剛一坐下,便聽到一個驚疑的女聲“咦!是你!”

    聽到這個聲音,我才仔細望去。

    發現說話的是和我們同桌的女子,而且這女子還不是別人,正是十九線小演員吳惠惠。

    見是吳惠惠,我也有些驚訝。

    真別說,和這女的還真有緣。

    小公園的事兒就不說了,開個同學會也能撞見她。

    而且她當時還被張子濤給抓住了,要不是我提前發現,這吳惠惠可能已經成為了張子濤的血食了。

    后來被帶去了派出所,她提前被劇組的人領走了,便在沒有見過。

    沒想到這些日子過去了,我們又在這市區醫院外的小餐館里相遇。

    我愣了一下,隨即開口道“吳惠惠!”

    吳惠惠也不是啥大明星,除了愛八卦關注小藝人的楊雪認識外,這里沒人認識她。

    旁人也沒在意,吳惠惠卻帶著微笑“是我,上次的事謝謝你了!”

    我很清楚她說的是什么事兒,我輕輕一笑“沒啥,那是我應該做的!對了,你怎么在這兒啊?”

    吳惠惠聽我開口,也不遲疑,隨即開口道“最近接了一個戲,靈異的。”

    說到這里,吳惠惠深深的看了我一眼。

    隨即又道“我飾演的角色是護士,為了提前進入角色,所以就來醫院了……”

    對于拍戲,我也沒研究,也不感興趣。

    只是“嗯嗯”了兩聲,不管拍什么,就算靈異那也是假的,和我們這種真刀真槍,水里去火里來的,那完全沒得比。

    吳惠惠說完,又對我問道“你們怎么也在這兒?而且、你們身上怎么都有血?”

    風雪寒沒開口,我卻苦笑道“昨晚遇到點事兒,我一長輩受傷了,所以來了醫院!”

    吳惠惠清楚我是干嘛的,此時聽我這么一說,不免想到那些東西,也露出一絲驚愕之色。

    我也不多解釋,畢竟這種事兒和一個普通人說完全沒必要。

    吳惠惠也很識趣,并沒有多問。

    只是在短暫的驚疑之后,忽然對我道“丁凡,上兩次的事兒,我還沒好好謝謝你們。能不能交換一個電話?以后我請你們吃飯?”

    遲疑了一下,還是伸手便掏出了一張我的名片,遞給了吳惠惠“這是我的名片……”

    吳惠惠拿著名片,念了兩句“青石鎮白事店……”

    她說話的時候,我和風雪寒點了的蓋飯上來了。

    我是真餓得不行,這會兒也顧不上說話,張嘴便開始吃。

    風雪寒和個木頭似的,從始至終,除了點餐就沒說過話。

    隨后,吳惠惠又和我們聊了幾句,最后接了一個電話,說有急事離開。

    結果飯都沒吃完,便提前給我們道別了,臨走的時候把我和風雪寒的飯錢也付了。

    當時遇見吳惠惠,我和風雪寒都沒在意。

    可誰能想到,這吳惠惠就不是個省事兒的主。

    就算她拍個靈異假電影,也真能拍出真鬼來。

    填飽了肚子,給師傅和老秦爺帶了餐,又去了一趟醫院。

    獨道長已經被推了出來,現在正在重癥監護室。

    聽師傅說,獨道長剛才醒了。

    還說,醫生告訴他們,只要獨道長傷口不感染,病情不惡化,幾乎不會有大問題了。

    聽到這兒,老風才真正放心。

    因為我倆奔波了一夜,真的累得不行,也該好好休息一下。

    所以在確定獨道長無礙之后,便離開了醫院……
彩票北京pk拾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