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說吧 > 玄幻小說 > 尸妹 > 第二百零七章 吃酒
    師傅現在所擔心的,我以前就有想過。

    可自從至鬼馬嶺回來之后,我對鬼眼邪教有了一個全新的認識。

    這邪教傳承久遠,龐大無比。

    如果真找上門來,或者針對我們,那我們想躲也躲不了,或者說就沒有躲的機會。

    所以,這事兒我們根本就不需要多想,因為想了也沒用。

    除了獨道長、老秦爺等,還有慕容言、周韻這種與鬼眼邪教有世仇的強大鬼修。

    真要是這些人加在一起都不能保命,就算死,也只能認了。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繼續過日子,等這些妖人上門了在說。

    看著師傅有些憂郁的模樣,我淡淡的笑了笑“師傅,想那么干嘛!就算對方找上門來,咱們還怕了不成?大不了死磕就是。”

    師傅掃了我一眼,忽然一笑“你到是想得明白。也是,咱們師徒選擇了這行,且除了這鋪子,已經沒了安身立命之所。要是這些妖人真尋上門來,也得讓他們知道,咱們不是好惹的!”

    說話的瞬間,師傅臉色忽然變得冷冽起來。

    但轉眼即逝,隨后便聽師傅又對我開口道“好了,咱們也別扯這些了。過來吃點東西,下午好好休息!”

    我這會兒困得要死,根本沒食欲。

    對著師傅擺了擺手,說不想吃,想睡一會兒,讓師傅晚上叫我。

    緊接著,我打著哈氣站了起來,往慕容言的靈位走去。

    我這么大人了,師傅也沒強迫我,只是對我點了點頭。

    給慕容言上了炷香,便回到屋里。

    太困了,臉都沒洗便躺床上睡著了……

    等再次轉醒,已經是傍晚了。

    睡了一下午,人也精神了不少,但肚子很餓。

    剛走出房間,便聞到一陣菜香。

    打眼一看,師傅今晚竟然做了七八個菜,有雞有魚。

    我帶著欣喜“師傅,今兒吹什么風,怎么做這么多菜?”

    師傅正抱著他大陶罐子斟酒,也沒看我“沒啥,老獨傷病初愈,說好久沒喝兩盅了,我就弄點小菜讓老獨和老秦過來小飲一番!”

    原來如此,我就說師傅怎么做了這么多的好菜。

    果然,沒到五分鐘。獨道長和老風便來到了我們鋪子。

    剛進鋪子,便聽到獨道長那爽朗的聲音“老丁,老遠就聞到酒香了!”

    我和師傅見獨道長和老風過來,急忙相迎。

    剛一進屋,老風便瞄了我一眼,然后開口道“昨晚又搞事情了?”

    一聽老風這話,我微微一愣,隨即道“你怎么知道?”

    風雪寒翻了個白眼“楊雪都發朋友圈了。”

    聽到這話,我不由的苦笑一番。

    楊雪的確愛發朋友圈,不熟悉她的人,只會認為她是一個探靈愛好者。

    可是我們行內人,卻可以從她發表的圖片和說說內容,看出其中端倪等等。

    回來后都沒打開過手機,更沒看過什么朋友圈。

    不由的苦笑了一聲“是啊!昨晚去紅楓林處理兩只厲鬼!”

    “可以啊!有事情都不叫我?”風雪寒語氣高冷,還有些不爽。

    我有些尷尬,你t不是要照顧獨道長嗎?再說,這尼瑪可是去捉鬼,又不是大保健,你還不爽了?

    可不等我開口,門口又來一人。

    正是殯儀館的老秦爺,老秦爺手里還提著一包水煮花生“喲呵!都到齊了,還搞這么多菜。早知道我就不買花生了!”

    說著,老秦爺也走了進來。

    師傅也是笑著招呼,獨道長更是喊了一聲“師兄”。

    結果老秦爺卻甩了獨道長一個冷臉色“不養傷,喝毛個酒!”

    獨道長對老秦爺這個師兄,從來都沒有脾氣,只是“哈哈”笑了兩聲,也不說話。

    現在人都到齊了,眾人便上了桌。

    師傅那土罐子里的酒,可是陳年好酒,平日里師傅當個寶一般,根本就不會拿出來喝。

    如今師傅開罐,我和風雪寒也都滿上了一杯。

    味道甘醇濃烈,酒香撲鼻,倒酒的時候還有酒花,可見此酒的純正!

    三個老家伙也是喝得不亦樂乎,我在旁邊也和老風說了一下昨晚捉鬼的經過。

    正巧讓獨道長和老秦爺聽了去,獨道長聽我說完,也是微微點頭。

    對我和楊雪,能在那種情況下,還能不急于報仇,搞清楚原因,不造多殺孽的做法,也表示贊同。

    不管惡鬼還是厲鬼,其背后必然有因。

    咱們是“驅魔人”不是“獵魔人”,一字之差,但兩者之間,卻有著本質的區別。

    到是半吊子的老秦爺,對我的做法有些不同的意見。

    此時只聽他對我開口道“小凡啊!你這就是太仁慈了。你口中的兄妹,生前雖然凄慘,但已經化作惡鬼。既然為惡,自然留他不得。”

    “你想過沒有,這次你們遇到的對手弱,也沒有同伙。要是下次遇到的對手強,暗中還有幫手,你和他們磨嘰半天,等到他們同伙出現了,那可就得不償失!甚至會在你們一念仁慈,導致自己沒了性命。”

    “依我之見,但凡兇煞惡鬼,都應該一網打盡,統統殺絕!還有就是你放了的那女鬼,別看她生前凄慘,但她死后殺了那么多人。如果下去了,那事兒就是一碼歸一碼。”

    聽到老秦爺如此開口,我卻愣了一下“老秦爺,此話怎講?”

    老秦爺抿了一口老酒“說你年輕了吧!還怎講。給你分析分析。天地之間,自有因果報應。生前傷害他們的人,死后下地獄,這是還他們的債。”

    “可是她們做過的惡,卻要自己償還。你說度她,是為了讓她有輪回的機會。其實不見得,她殺了那么多人,死后除了下十八層地獄受盡煎熬外,下輩子能不能做人都還未必,很有可能得做豬做狗,甚至做蛆做蟲,以此償還今生孽債,這那是度,分明就是折磨。”

    “如果你直接殺了那女鬼,她魂飛魄散。她也就解脫了,而且也就斷了因果。這樣一來,她也不用受到十八層地獄的酷刑煎熬,下輩子也不用還債,因果孽緣也就消了。你現在想想,是不是死了一了百了,還結束了一場因果報應?”

    老秦爺一邊喝酒,一邊侃侃而談。

    老秦爺說的,我從來都沒有想過,更加沒有去想過什么因果。

    什么最可怕?因果最可怕。

    這東西看不見摸不著,一旦來了,躲都躲不了。

    別說我了,就算是師傅和獨道長以及老風,也都露出一絲沉默,琢磨著老秦爺的話。

    老秦爺見我不開口,又說道“小凡,老秦爺說話直。但我在殯儀館做了一輩子,也看透了一些人生德怨。做咱們這行,有時候就得狠一點,殺心重一點。咱們狠一點,就斷一次因果報應,結出一世情緣,你說何樂而不為?”
彩票北京pk拾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