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說吧 > 玄幻小說 > 尸妹 > 第三百一十三章 索命工地
    在這段時間里,除了看看店鋪,就是打打游戲喝喝茶什么的,出奇的平靜自在。

    但是大家的心里,都擱著一件事兒,那就是老風的事兒。

    老風雙生命魂,另外一條是他的哥哥,寒雪風。

    獨道長三年前為了保住老風,與風哥打賭,三年之內給他一顆赤紅陰丹,讓他放棄爭奪老風身體的控制權。

    可三年轉眼即逝,如今已到了最后一個星期。

    赤紅陰丹依舊沒有得到手,甚至都沒有任何線索。

    時間一到,沉寂三年的風哥,必然會再次動手和老風爭奪身體的控制權。

    現在可能還好說,老風身體健康,神智清醒。

    可一旦老風身體出現異樣,結果可就很難說了。

    在這種情況下,大家都通過各自渠道搜索,想找到一只紅衣鬼,得到赤紅陰丹。

    老秦爺是火葬場的場頭,他能聯系到其余地方的火葬場方式,搜索本市區大大小小的地方。

    師傅和獨道長,也都有各自的訊息鏈條,比如售賣冥幣紙人的貨物供應商香燭張。

    通過他,可以聯系到周邊大多白事店鋪,從而得到局部訊息。

    獨道長行走江湖多年,認識的人也不在少數,其中就有我們這樣的驅魔人。

    這些人多多少少都和他有聯系,他也可以通過這些人,探查紅衣鬼的下落。

    可是紅衣鬼本就是一種極陰極煞的表現,這種鬼非常罕見,極難形成和出現。

    可一旦出現,便能鬧得一方不得安寧,非常的兇惡。

    就算大家有著這樣的關系網,也沒能找到紅衣鬼的下落。

    就在大家快心灰意冷,感覺沒有機會的時候,我接到了一個電話。

    聽到手機鈴聲,緩緩的拿了起來。

    來電顯示是小曼,的心里還愣了一下。

    都有一段時間沒和小曼聯系了,現在她突然打來電話干嘛?

    心中帶著一絲疑惑,但也沒有多想,隨即接通了電話“喂!”

    “丁凡干嘛呢?”小曼那熟悉的聲音傳了過來。

    我在電話這頭笑了笑“還能干嘛,看鋪子唄!怎么,找我有事兒啊?”

    小曼聽我說道這里,語氣嚴肅了起來“是有個事兒,就是、就是……”

    聽小曼吞吞吐吐,我直接開口道“我倆啥關系?有啥你就說吧!”

    “嗯!那好,我就拜托你個事兒。請你一定要幫幫我!”小曼很凝重的開口道。

    聽小曼這語氣,顯然是遇到了麻煩。

    作為發小的我,如果能幫到,自然是義不容辭“說吧!什么事兒,是不是遇到了臟東西,能幫我一定幫的。”

    我鄭重的開口道,因為我能幫到小曼的,恐怕就只能是驅鬼降妖了。

    小曼聽到這里,壓低了少許聲音,然后在電話里對我開口道“是這樣的,前些日子,我代表公司,在南郊拿了一塊地,本想著做點業績給我媽和公司的董事會看看,可結果出事兒了……”

    緊接著,小曼便將事情的原由一點點的說了出來。

    大概聽了幾分鐘,我清楚的事情的前因后果。

    小曼現在的家庭就不多說了,大富大貴,她的養母是大老板。

    小曼現在實習的公司,其實就是她們家在我們市里的一家分公司。

    因為小曼在她母親面前耳聽目染,對商業這塊有著極強的洞察力。

    從實習小員工,很快的就做出了一些業績。

    就在前些日子,她媽更是把這個分公司副總經理的位置,直接交給了她,想讓她得到更大的磨煉。

    同時也希望小曼做出更大的業績給董事會的董事們看看,她并非花瓶,而是有能力的。

    小曼上位之后,第一件事兒就是根據她們集團的規劃,拿地蓋樓。

    這也是目前最賺錢的行業,但也是競爭最大,燒錢最多的產業。

    分公司資金有限,好路段的地皮買不起,只能退而求其次。

    小曼便相中了南郊的一塊地,并購買到手。

    當時總經理便建議小曼,在這里蓋別墅,打出青山綠水遠離城市的噱頭。

    說這樣肯定能吸引有錢人購買,同時也能更快的做出業績,甚至還能迅速的賺錢。

    可小曼卻搖了搖頭,按照小曼的規劃,她要將這里蓋成一片廉價的住宅區以及群租方片區。

    每套房將會低于市場價百分之二十左右,通過商業門店和廉住房的方式從而獲得盈利。

    這個決定遭到了分公司高層一致抗議,甚至集團高層的董事們,也對小曼的商業理念有些不認同。

    說什么他們公司不是善堂,蓋房就是為了賺錢,不是接濟貧民。

    結果小曼力排眾議,非得堅持這么做。

    如此,小曼惹了眾怒。

    現在不僅集團董事等著看小曼的笑話,就算分公司各個部門,都不怎么聽從小曼的調動。

    但這還好,小曼都能克制。

    可一周之前,出了問題。工

    地里挖出了一具棺材,這種事兒在工地上本來稀疏平常,不是什么稀罕事兒。

    結果等到第二天早上,當時開挖掘機的師傅,直接暴斃在了員工宿舍內。

    然后接連三天,凡是接觸過那口棺材的工人,一一暴斃,無一幸免。

    現在整個工地人心惶惶,施工已經暫停了兩天。

    都說挖出了厲鬼,這是厲鬼索命。

    小曼清楚,這世界上并沒有看上去那么太平,也相信厲鬼一說。

    如果不擺平那口棺材,施工肯定無法繼續,甚至還可能繼續死人。

    小曼要強,不想一有困難就找她媽。

    因此也沒去請她的那位秦叔叔,反而是想到了我。

    于是便給我打來電話,希望我出手,幫她搞定工地上的事兒。

    聽完來龍去脈,我當即便對電話里開口道“小曼,這事兒你放心。既然找著了我,我一定給你擺平了!”

    “是嗎?那太好了,那你什么時候可以過來?”電話里傳來小曼略微欣喜的聲音。

    這種事時間緊迫,我沒有任何猶豫,再次對著小曼道“你就在那兒等我,我收拾好東西,現在就過來!”

    小曼聽到我的回答之后,又高興的和我聊了幾句,然后便掛斷了電話。

    電話剛掛斷,坐在搖椅上的師傅便問了一句“咋了?遇事兒了?”

    我鄭重的點了點頭“嗯!是小曼打來的。說她家工地上挖出一口老棺材,現在已經死了好幾個人了!讓我過去給看看……”
彩票北京pk拾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