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說吧 > 玄幻小說 > 尸妹 > 第三百五十三章 銅鈴鎮壓
    寶鈴,正是慕容言給我的那顆鈴鐺。

    這東西是慕容言給我防身用的,師傅也讓我隨身攜帶。

    所以這玩意兒都被我當做裝飾,一直掛身上。

    此時此刻,正是使用這東西的時刻。

    銅鈴出手,眼前這三只惡娃娃,應該能被壓制。

    要知道這東西可是黃衣厲鬼都抵擋不住的道門法器,是一件難得的法寶。

    旁邊的徐澄靜聽我如此開口,還露出一絲驚疑“寶鈴?”

    話音剛落,我已經拿出了那鈴鐺。

    “這鈴鐺能行嗎?”徐澄靜疑惑的盯著我手中鈴鐺。

    可我卻直接撕掉了下方的膠帶“別看我這鈴鐺不起眼,絕對是個寶貝!”

    我這邊話音剛落,對面的三只惡娃娃也舔著舌頭,發出了聲音“吃,好吃!”

    聲音依舊低沉,非常的難聽。

    而且話音剛落,猛的一蹬腿,“嗷”的一聲張大了嘴巴,直接就咬向了我們。

    徐澄靜見對方再次攻來,哪敢大意?抬手就準備抵擋。

    但我卻反手一捏銅鈴,對著那三只惡娃娃就搖晃了起來。

    剎那之間,“叮叮叮”清脆的銅鈴之聲直接在土地廟內響起。

    聲音清脆悅耳,可那些飛撲而來的惡娃娃,卻好似聽到了奪命洪音。

    臉色大變,紛紛發出驚叫,本來飛撲而來的身體“砰砰砰”全都落在地上。

    不僅如此,它們還一臉難受,疼苦的捂著自己的耳朵“啊!啊!”

    “好疼,頭好疼……”

    “別搖了,別搖了!”

    三只惡娃娃疼苦的喊著,捂著腦袋在地上打滾。

    我看著眼前這一幕,并沒有太多表情。

    黃衣厲鬼都經不住我這銅鈴之音,你區區三只惡娃娃能抵擋住?

    而旁邊的徐澄靜,早已經看得是目瞪口,一臉驚愕的樣子。

    她怎么也沒有想到,我手中這個不起眼的小鈴鐺,竟然這般強勢,這般厲害。

    “這、這到底,到底是個什么法寶,竟然、竟然這般厲害!”徐澄靜驚訝的問道。

    可我那知道這什么法寶?而且我也不知道這東西的來歷,只知道是慕容言給我的,這銅鈴之上有著很多特殊的符文。

    師傅、獨道長等人都過過眼,說那些符文是一個個陣列符文,上面刻畫的是一個個陣法圖。

    正是因為有著這些陣法圖的存在,銅鈴的聲音才有這般威力,對陰煞鬼物,有著特別的的壓制作用和能力。

    我笑了笑,對著徐澄靜道“這是我家傳的寶貝,別廢話了,先搞定這三只死孩子在說!”

    我直接開口道,讓徐澄靜快點動手。

    徐澄靜抽了一口涼氣,也沒在怠慢。

    猛的一扭頭,望向了地上正在不斷打滾哀嚎的三只惡娃娃。

    手中桃木劍一橫,低聲喝道“納命來吧!”

    說完,舉起桃木劍就要刺。

    結果不巧的是,徐澄靜手中桃木劍剛一出手,本來密閉的大門“哐當”一聲就被人沖外面給撞開了。

    然后一道黑霧滾滾而來,直接就竄進了屋內。

    還沒等我們反映過來,那黑霧便已經擋在了三只惡娃娃的身前。

    徐澄靜手中的桃木劍,也在這個時候,恰好插入了黑霧之中。

    可那劍剛刺入黑霧之中,便直接凝固了,好似被鉗子夾住了一般,難以往前分毫。

    這一切發生得太過迅速、太快,讓我們都沒反應過來。

    等回過神來的時候,那黑霧已經出現在了身前,而且正緩緩凝實,逐漸的化作一個人影。

    見到此處,我和徐澄靜都呆了一下。

    等徹底回過神的時候,那人影已經凝實出現。

    這人籠罩在黑袍之中,分不清男女,而徐澄靜刺出的桃木劍,正好被那人用手指夾住。

    徐澄靜用了幾次力,發現自己的桃木劍根本拔不出來。

    秀眉頭一挑,直接嬌喝一聲“你是何方妖道,敢阻本道姑斬妖妖邪!”

    此時此刻,我也警惕起來,抬起銅錢劍指著那突然出現的人影。

    這人顯然不是真身,而是一道靈媒。

    而且這家伙的實力,肯定很強,并且和這三只惡娃娃是一伙的。

    正當我密切的關注,打量著對方的時候,那人影卻發出“咯咯咯”的怪笑之聲。

    然后用著蒼老且沙啞的老頭聲音開口道“小娃娃不懂事,你們怎么能痛下殺手呢?”

    說話的同時,對方已經緩緩的抬起了腦袋。

    但就在我聽到對方那聲音,以及看清他那緩緩抬起臉時。

    我臉色“唰”的一聲大變,腦海之中更是掀起陣陣驚濤駭浪。

    這模樣,這聲音。不是、不是消失已久的妖道,鬼三元、鬼道長嗎?

    我面露惶恐,實在是沒想到,在這里竟然再次遇到了鬼三元。

    當初在馮家溝,要不是這鬼三元突然接到一只大鳥的書信,被一個“圣姑”的存在喚走,我恐怕已經死在了對方手中。

    但不成想,如今在這里相遇。

    而且這三只惡娃娃,竟然和這鬼道長有些關系。

    但旁邊的徐澄靜卻不認識對方,此時她依舊臉色冰冷,開口問道“你是何方妖道,要是再敢阻撓本道姑,必當斬你靈媒,毀你真身!”

    徐澄靜話音剛落,我便在旁邊開口道“他便是人人得而誅之的妖道,鬼三元!”

    鬼三元,當初在獨道長的介紹下,這家伙早已經惡貫滿盈,惡名響徹道門,被諸派追殺,人人得而誅之。

    徐澄靜作為茅山弟子,自然知道“鬼三元”的名號。

    此時聽我這么一說,剛才還一臉憤怒的她,此時臉色一僵,隨即露出一絲惶恐。

    直接松開了桃木劍,本能的往后倒退了兩步“惡貫滿盈,鬼、鬼、鬼三元,鬼道長?”

    鬼三元見徐澄靜的表情,好似挺受用,直接松開手指,任由桃木劍掉落在地。

    同時笑著開口道“呵呵呵,那都是同道們對貧道的無解。貧道其實,是個好人……”

    聲音沙啞,帶著跪下。

    而他剛說到這兒,鬼三元便直勾勾的望向了徐澄靜。

    滿臉褶皺的臉上,忽然露出一絲輕薄之色。

    雙眼之中,更是閃躲出了一道嬴光……
彩票北京pk拾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