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說吧 > 玄幻小說 > 尸妹 > 第三百七十三章 奪魂
    剛準備退下來,回魂的信號卻出現了。

    結果來沒來得及高興,魂幡桿子卻突然折斷。

    我們現在在干嘛?我們可是在招魂,招魂若是沒有魂幡,那還招個屁啊!

    隨著魂幡的折斷,本來還跳動的三碗清水,也在這個時候恢復到了平靜。

    我當場就懵了,不明白這什么情況。

    好好的魂幡,怎么就折了?

    而坐在旁邊的師傅和獨道長,卻在此時臉色大變,“嗖”的一聲便站了起來。

    同時只聽師傅驚訝的喊了一聲“奪魂!”

    聽到“奪魂”二字,我又是一懵,有些不明所以。

    奪魂?躲誰的魂?莫非還有人和我躲那七鬼的魂?

    我心中這般想著,但獨道長卻已經收起煙槍,急急忙忙的走了過來“小凡,你讓開。看來這事兒沒那么簡單!”

    說著,獨道長已經來到了我的面前,并且一把拿過看了我手中的桃木劍。

    師傅更是罵了一句“馬勒戈壁,我當這是意外,沒想到卻是有人作怪!”

    師傅臉色冰冷,有些生氣的樣子。

    我和老風都沒搞清楚,道好似師傅和獨道長,已經看穿一切。

    我沒有猶豫,急忙開口問道“師傅,到底怎么一個情況?什么奪魂?有人在爭奪這七個人的魂魄嗎?”

    師傅搖頭“沒錯。剛才你本喚動了他們,但因為有人從中作梗,而且這人道法和手段都比你高!所以折了咱們的招魂幡,讓你招不了他們的魂!”

    聽師傅這么一說,我和老風都不免倒抽一口涼氣。

    這么說來,這嚴家七口的魂魄,早被其余人給盯上了?

    又或者說,這嚴家七口,是被人家給害死的?

    我心里這般想著,但一時間也找不到答案。

    因為我看那外號大頭豬的胖子店長,也不像是妖人,而且和嚴家七口非親非故,也沒有必要殺害他們,更加沒有必要請我們給他請走這七只鬼魂是吧?

    思來想去,我決定先看一會兒師傅和獨道長要干嘛。

    獨道長此時拿起我的桃木劍,舞動了幾下。

    隨后一咬手指,沾了一點朱砂,直接在桃木劍上抹了一下。

    做完這個,獨道長單手結印,嘴里忽然道吼一聲“急急如律令。起!”

    說完,手中抹了朱砂粉的桃木劍,對著那折斷的招魂幡一指,神奇的一幕出現了。

    那折斷的招魂幡“嗖”的一聲就豎了起來,就算沒插入地下,但也和沾了膠水一般,一動不動的杵著。

    那魂幡豎起之后,獨道長抓起桌案上的一把糯米,對著燭火一扔。

    “轟”一團火焰出現,這團火焰出現的剎那,獨道長再次變換手印,嘴里又大吼了一聲“回來!”

    聲音低沉洪亮,隨著這個聲音的出現,本來消失的陰風,又一次的出現。

    “呼呼呼”的在周圍吹個不停,但不管怎么吹,那桌案上的燭火,就是不會熄滅。

    不僅如此,隨著獨道長這么一聲吼,三碗清水又一次的跳動起來。

    “咔咔咔”響個不停。

    即使如此,獨道長的表情也不怎么好看,甚至有些凝重。

    此時幾次換了手印之后,還不見有魂魄出現,獨道長對著我師傅便開口道“老丁,搭個橋。扎七個草人!快!”

    說完,獨道長又換了好幾個手印,顯得很費力的樣子,額頭已經開始冒汗。

    要知道這可是大冬天,都下過雪了。

    這前后才不過一分鐘,獨道長就熱的冒汗,可見此時的道氣消耗是多么的巨大。

    師傅哪敢怠慢?迅速開始“搭橋”,同時對我和老風倒“你兩扎草人!記得,草人必須三寸長。”

    三寸,也就是十厘米。

    我和老風不敢遲疑,迅速開始在四周找一些比較硬的枯草,用來扎草人。

    畢竟稻草這地方肯定是沒有,只能用枯草代替。

    好在這地方是后山,枯草遍地都是。

    我和老風做這行這么久了,扎個草人紙人什么,幾乎是手到擒來,不會費任何功夫。

    七個草人,我和老風不過五分鐘便搞定了。

    而師傅,也在周圍撿了一些碎石以及一塊木頭,做了一個橋的樣子,很簡易。

    “師傅草人!”我急急忙忙的將草人遞給了師傅。

    師傅一把拿過,然后在橋的一端,將七個草人一字排開。

    最后抓起那死去的黃雞,硬是拔出幾根雞毛下來,插在了七個草人的身體之中。

    做完這些,師傅對著獨道長開口道“老獨,好了。”

    獨道長聽到這話,也沒回到,而是再次默念了幾句,嘴里一聲道吼“回來!”

    聲音低沉,點出的劍指,都在顫抖。

    隨著獨道長這么一聲,一道更為強烈的陰風出現。

    當這陣陰風出現的剎那,我們突然發現,那擺放在地上的七個草人中的一個,直挺挺的就站了起來。

    我和老風見到這兒,都不免瞪大了雙眼,一臉的緊張。

    師傅捏了捏拳頭“好,回來一個了!老獨,繼續……”

    獨道長再次變換手印,又大吼了一聲“回來!”

    這一聲之后,那招魂幡獵獵作響,剩余的六個草人中,又忽然站了兩個,這代表又回來了兩個。

    不過獨道長卻顯得有些吃力了,汗水不斷往外冒,劍指抖個不停。

    隨后,獨道長咬牙繼續招回兩只鬼魂后,獨道長吃不消了。

    他扭過頭來,對著師傅便開口道“老丁,快幫我搖旗!”

    師傅一聽這話,二話沒說。直接就沖向了招魂幡,一把將其拿在手中。

    同時,師傅另外一只手結印,也道喝一聲“急急如律令,敕!”

    隨著師傅的一聲道吼,獨道長這邊好似緩和了不少,手抖得也沒那么厲害。

    有過了一會兒,又回來一個。

    現在,就剩下了最后一只鬼魂。

    但這一只鬼魂好似有些難以爭奪,雙方僵持了好一會兒,都沒見那草人站起來。

    我和老風道行不夠,也幫不上什么忙,只能站在旁邊干著急。

    這奪魂的,到底是誰?為何要搶奪嚴家七口的魂魄?

    我越是往下想,越感覺這事兒是不是我們的幾個老仇家所為?

    畢竟我們這里的地界就這么大,目前發現的妖道就那么幾個。

    如果有妖道奪魂,那么很有可能就是我們那幾個老對手……

    終于,在僵持了十五分鐘之后,最后那只稻草人,在我們的眼前緩緩的站了起來。

    而那草人剛一豎起身來,師傅便急促的對著我和老風開口道“小凡、小風,砸碎小橋,斷了去路……”
彩票北京pk拾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