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說吧 > 玄幻小說 > 尸妹 > 第三百七十四章 黑霧人臉
    當看到第七只草人站起來的瞬間,還沒來得及高興,師傅便說了這么一句。

    見師傅表情如此凝重,語氣這般急促。

    心頭一緊,急忙答到“好!好!”

    說完,我和老風直接往前一沖,對著那小石頭搭建起來的小橋就是狂踩。

    這東西也就是個樣子,看著像橋,根本就不結實。

    我和老風動手,幾腳就把這東西給毀了。

    說也奇怪,就在我們毀掉那小橋的時候,四周的陰風,忽然之間就停止了。

    不僅如此,師傅和獨道長也都松了口氣兒。

    師傅單手收印,然后直接將半截招魂幡插在了地上。

    甚至還長長的出了口氣兒“好了,這些算是成功的把這七只鬼魂給搶了過來。不過這家伙還真厲害,差帶就被他奪了過去!”

    師傅放緩了聲音,終于露出了輕松的表情。

    獨道長在施法,沒有多話,但也變換了好幾個手印,就準備將那幾只鬼魂給喚出來。

    可就在此時,異變再次發生了。

    在桌案之前,那已經停歇下的招魂幡,又忽然飄動起來。

    這一幕直接就吸引了我們,還不等我們搞清楚狀況,只見一道黑霧迅速變幻而出,懸浮在了我們身前上空。

    但這還沒完,黑霧出現之后,更是幻化成了一張人臉。

    這黑霧出現得迅速,大家都還沒來得及反應。

    不僅如此,隨著那人臉出現的瞬間,一陣陰煞之氣,更是直接在中間蕩開。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我們所有人都是一驚。

    特別是在感覺到陰煞之氣后,本能的感覺到了危險。

    身體直接往后一跳,拉開距離。

    師傅更是當場低喝一聲“什么妖孽?”

    師傅話音剛落,那黑霧之中便發出一個模糊的冷哼“我當是誰,原來又是你們壞了我的好事兒!”

    一聽這話,眾人心頭都是一緊。

    這丫的,應該就是和我們奪魂的那家伙。

    雖然聽不清聲音,不知道這家伙是誰。但他這話的意思卻表明,這家伙認識我們。

    大家都皺起了眉頭,露出一臉的凝重。

    獨道長更是追問了一句“你是誰?”

    話音剛落,那黑霧人臉便直接回道“張子濤!”

    一聽這三個字,我心里當場便是“咯噔”一聲。

    好家伙,沒想到這個和我們奪魂的,竟然是我那個加入鬼眼邪教的同學。

    短暫的驚訝之后,我沉下了臉。

    對著那黑霧人臉開口道“張子濤,迷途知返。別在一錯再錯,要不然沒好后果的!”

    “哈哈哈!一錯再錯?丁凡,你懂個屁。要不是我加入了組織,組織給了我力量,我特么早就病死了。還能像現在這般,活得好好的?”張子濤反駁道,根本不為所動。

    師傅聽到這兒,卻補充一句“生老病死,每個人都有因果循環。過于執著,便是有違天道!”

    “老家伙,我沒聽錯吧?你也懂天道?何為天,何為道?只有永生不死,才能真正觸及天道。你們接連壞我好事兒,阻我修煉。遲早我要了你們的命!把你們血祭了圣眼。”張子濤再次開口,憤怒異常。

    說完,張子濤沒有繼續留下和我們磨嘰,黑霧人臉“轟”的一聲爆開,隨即消散一空。

    當黑霧消失之后,招魂幡又一次的平靜了下來。

    只是這一次,魂幡已經撕裂了,無法再繼續使用。

    見張子濤離開,大家都不由的皺起眉頭。

    而法壇前的獨道長,則沒有停下。

    手中結印,對著七個草人一指“敕!”

    咒令一出,那七個草人內,忽然冒出一縷白霧。

    隨著這縷縷白霧的出現,七個白衣鬼接連出現在了我們面前。

    這七個鬼不是別人,正是昨日在車里見到的那嚴家七口。

    七只鬼出現之后,好奇的打量了幾眼周圍。

    “這里是那里?”

    “陰曹地府嗎?”

    “我們,我們出來了?”

    他們自言自語道,當見到我的時候,都是一愣,隨即露出一臉的激動。

    “道長,道長……”

    “快看,是道長!”

    “道長,你救了我們!”那個年輕男子激動無比,急忙走了過來。

    其余幾只鬼,更是圍了過來,滿臉激動。

    “不,是我師傅和獨前輩,要不然你們依舊無法離開那里!”我如實開口,指了指我師傅和獨道長。

    那幾只鬼依舊帶著激動,見我師傅和獨道長,想都沒想,直接跪下就拜。

    “謝謝、謝謝道長救命之恩!”

    “謝謝道長爺爺和叔叔的救命之恩。”

    “道長,要不是你們,我們還在那車內受苦!”

    “……”

    這一家子鬼七嘴八舌的說著,不斷的感謝我們。

    我們心中都想著剛才張子濤的事兒,此時見他們謝我們,也高興不起來。

    隨后,師傅和獨道長讓他們起身。

    這幾只鬼很感恩,在謝過好幾遍后,才緩緩的站了起來。

    他們剛站起身來,便聽我師傅問道“真的是因為操作不當,導致你們車落河中,溺水身亡?還是別有隱情?”

    這幾只鬼聽到這里,都微微點頭,唯有那年輕男鬼,露出滿臉神傷。

    “道長,的確是我生前操作不當,沒能提前觀察到路況,所以導致我一家老小身死的!”男鬼很是傷感,甚至要哭了出來。

    他老婆卻一把拉住了男鬼的手“老公,這不怪你。雖然我們死了。但我們一家不還是在一起嗎?現在道長救我們脫困,我們下去以后,還能繼續在一起!”

    “女婿,你也別自責了。這都是咱們的命啊!”一個中年婦人開口安慰。

    而獨道長也在此時問了一句“那你們死后,有沒有什么人對他們施過法?比如說對你們用過符咒?”

    這幾只鬼猶豫了一下,然后都搖了搖頭,說沒有。

    見到這兒,師傅沉默了少許,然后對著我們和獨道長開口道“看來他們真是意外死亡,應該是死后,被那妖道給盯上了。要不然也不會察覺到我們在召喚,突然半路殺出和我們奪魂!”

    “妖道?奪魂?道長,什么奪魂?什么妖道?”那個年輕男鬼疑惑的問道。

    師傅卻“呵呵”一笑“這個已經不重要了,既然你們一家人都到齊了,現在就送你們上路吧!。”

    幾只鬼也沒在意,聽要送他們上路,更是高興了起來。

    畢竟一家子人都死了,陽間的一切,對他們來說已經沒有任何意義。

    隨后,我和老風在師傅以及獨道長的指點下,開始繼續作法。

    不過這次不再是招魂,而是送魂……
彩票北京pk拾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