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說吧 > 玄幻小說 > 尸妹 > 第四百二十二章 危境
    就在我和老風爆吼一聲,不惜道氣使用,直接沖向鬼群的時候。

    那些鬼奴們,也是張牙舞爪的對著我們撲了上來。

    它們的速度極快,帶著強烈的陰煞之氣。

    但這會兒我們幾乎在拼命了,此刻一個照面。我和老風便死磕兩只鬼奴,硬是將其砍翻。

    左右還有風哥徐澄靜、小狐貍,眾人齊齊出手,迅速的往前碾壓。

    因為我手中有銅鈴這等不世法寶,對鬼魂震懾效果極大。

    因此,在銅鈴的鎮壓之下,擋在我們前面的鬼群,瞬間變得不堪一擊。

    很快的便被我們直接殺通,我們幾人,硬是生生沖出了一條路來。

    即使如此,我們也沒有任何興奮之色。

    因為在我們的身后,還有不知道多少鬼奴、尸奴、妖道什么的。

    沒敢有絲毫停留,剛沖出包圍圈,我們便不要命的往前跑。

    “呼呼呼”風聲不斷響起,身后鬼吼不斷,嘶叫連連。

    我們跑啊跑,不時能遇上一隊巡邏的尸奴、鬼奴啥的,但都被我們集火殺死。

    就算殺不死,咱們也不會有半分糾纏。

    因為有銅鈴在,周圍的鬼奴速度就算比我們快,也很難在短時間對我們形成壓倒式的威脅。

    因為這些個家伙一靠近,我就要搖動銅鈴。

    然后他們便被鎮壓,出現失去戰斗力的情況,然后被我們殺死。

    我們就用這種辦法,一邊斬殺攔路鬼奴,一邊跑。

    而那些不受銅鈴影響的尸奴速度有不行,跟不上。

    那些妖道能跟上,但也沒出現一個實力非常高強的妖道,完全擋不住我們。

    這些個妖道也怕死,不愿意當出頭鳥,結果和那些鬼奴一般,要么跟在我們身后,要么試探性的攻擊一下。

    這樣一來,完全對我們行不成威脅,更加別說攔住我們。

    換而言之,此時看似身后跟了一堆鬼奴、行尸、妖道啥的,我們反而沒有太多的威脅,甚至“生命危險”。

    當然了,我們不敢有點點的懈怠,這些家伙可喜歡放冷箭。

    一旦稍不留神,便可能陰溝里翻船。

    大約跑了十多分鐘,我們累得上氣不接下氣,可還是憑著一股氣在狂奔。

    此時此刻,我們已經靠近了我們爬上來的那出懸崖。

    只要我們從懸崖之上下去,然后順著小路下山,咱們生還的可能性就會很大。

    心中帶著絲絲欣喜,感覺生路就在眼前。

    可人算不如天算,就在我們靠近后山懸崖,沖出一片樹林,來到一片略微平坦的空地時,我們猛的停下了腳步。

    因為在我們沖出樹林的剎那,我們清晰的看到。

    在我們身前的空地上,在我們逃生的路徑上,此刻站著密密麻麻,不知道多少鬼奴、尸奴、尸怪。

    而那為首的,更是赫赫威名,被諸門通緝追殺的邪教妖人,鬼三元、鬼道長。

    在其左右,赫然是沒有了身體的張子濤,黑袍罩身的鬼妖婆,美人姨。

    見到眼前這般場景,我們在場的每一個人,全都無不的震驚,更加準確的說,是心都涼了。

    這還怎么逃?這還怎么殺?

    眼前這密密麻麻的,全尼瑪的是妖道鬼奴,就單單我們這幾個人的實力,真的有辦法逃跑?

    別開玩笑了,那根本就是瞎扯。

    正當我們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看著眼前這一切的時候。

    為首的鬼三元卻忽然往前一步“呵呵呵!真是沒想到,咱們這么快又見面了。”

    鬼三元話音剛落,那美人姨便引言怪氣兒的說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今天看誰還能救得了你們。”

    “沒錯,丁凡今晚我一定要殺死你。讓你的魂魄做我的鬼奴,受盡我的折磨!”張子濤狠狠開口。

    這一刻,我心都寒到了谷底。

    如今這場面,還有誰可以破?

    但是,要想讓我束手就擒,那是萬萬做不到的。

    因此,我深吸口氣兒,然后對著我們開口道“諸位,今日此局,是我拖累了大家。但是,我絕對不會向這些妖道低頭!”

    說完,我再次運轉道行,將自身道士巔峰境界的修為,盡數展現,打算拼命。

    老風、徐澄靜、風哥、小美都在這個時候扭頭看了我一眼。

    老風忽然一笑“生死如何,在海上的那些日子我都熬了過來,今日這境地,又有什么好怕的?”

    老風話音剛落,風哥卻冷哼一聲“死垃圾,那是我替你熬過來的。今天既然有這么刺激的場面,正好大干一場。”

    老風看了一眼他的大哥,寒雪風。嘴角只是勾起一絲弧度,沒在說話。

    徐澄靜雙眼雖然帶著害怕,并沒有老風和風哥般坦然,我這般決絕。

    還是往前一步,將手中長劍一橫“我乃茅山正派弟子,能、能以身殉道,是、是、是我的榮耀。就算我死,我師傅,烈火真人也會替我報仇的。”

    徐澄靜好不容易說出這句,但也表名了心中的態度。

    至于小狐貍,卻在此時掃了我們一眼,隨即渾身一顫,忽然化作一只巨狐,顯然也是要搏命,已經獸化到了極點。

    整整比我們高出一個頭,獠牙外露,妖氣四溢,一條大尾巴不斷搖晃。

    同時,只聽的小狐貍對著對面的鬼三元等開口道“哼!若是我等有絲毫差池,我秦嶺狐族,必讓爾等神魂俱滅。”

    小美這一句話威武霸氣,但我們心里都清楚,那都是后話了。

    而且這種話,對眼前這些殺人如麻的邪魔妖道眼里,根本沒有絲毫的震懾作用。

    那鬼三元忽然“哈哈哈”大笑“烈火真人?不就是使斬妖劍的烈廣嗎?貧道當年,硬接下十三劍,現在還不是好好的。至于秦嶺狐族,除了你家狐母血統純正,化生九尾。你們狐族誰能奈何我鬼眼圣教?”

    當鬼三元說出此話之后,一臉囂張的樣子,根本不把茅山派和狐族放在眼里。

    徐澄靜雖然有些害怕,但還是鼓著膽子開口道“哼,我師傅若在,一定會死得很慘。”

    “是嗎?不過現在,貧道卻要你們死得很慘。”

    說到最后,鬼三元的語氣變得異常陰冷。

    手臂一揮,旁邊的尸群鬼奴,忽然爆吼一聲。

    連綿不絕的嘶吼徹響整個夜空,回蕩連綿狼牙山脈。

    隨即,便見到密密麻麻的尸奴鬼群們,瘋狂的向著我們撲來。

    如此數量,這等規模,就算我搖碎了銅鈴,恐怕都無法減緩它們絲毫腳步……
彩票北京pk拾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