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說吧 > 玄幻小說 > 尸妹 > 第四百二十六章 烈火真人
    白光忽然乍現,讓在場所有人都不由的一驚。

    而且隨著白光的出現,空氣之中更是有著一股非常奇異氣息流動。

    那股氣息好似十分壓制這些鬼奴尸怪,讓他們不斷退避。

    在那白光之中,那群鬼奴,更是發出聲聲尖叫。

    不過這還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此刻竟然忽然出現一道人影。

    那人影始一出現,便發出一道雄渾的男人聲。

    聽到這里,我心里當場便是“咯噔”一聲,這、這是誰?

    但不等我反應,那白光已經漸漸褪去。

    倒在我旁邊,此刻奄奄一息的徐澄靜,卻微弱的張了張嘴“師、師傅。”

    我距離徐澄靜很靜,清晰的聽到了她的話。

    當我聽到“師傅”二字時,也不由的倒抽一口涼氣。

    師傅,徐澄靜的師傅?

    能作為徐澄靜的師傅,必然是茅山派的大佬。

    就算不是掌門,也肯定是某個長老。

    可以在茅山派這種傳承久遠的宗門大教之中做長老,那修為肯定不對弱。

    此時忽然出現,難免不讓我露出一絲震驚之色。

    白光已經漸漸消失,在我們身前,卻出現了一名青衣道袍的道士。

    老道士五十歲上下,劍眉星目,想來年輕的時候必然帥氣。

    他手持拂塵,有幾分仙風道骨的模樣。

    “徒兒,為師來了,必然不會讓這些妖孽再欺負你。”老道冷冷開口,并看了一眼趴在地上的徐澄靜。

    徐澄靜微微的點頭,但沒力氣繼續開口,也無法在站起身來。

    而四周的鬼群,也在此時平靜了下來。

    以我們這里為中心,五米之內,已經沒了一只鬼奴尸怪。

    但還是被對方團團包圍,每一只鬼奴都惡狠狠的盯著我們這里。

    之前被那股奇異氣息震翻的張子濤,也被一些鬼奴扶了起來。

    張子濤一臉憤怒,直接指著那老道便開口道“你是何人……”

    話音剛落,那老道猛的一扭頭,手中浮塵一甩。

    “轟!”

    好似憑空出現一道罡風,直接便撞擊在了張子濤的身上。

    張子濤還沒回過神來,便聽到“啊”的一聲慘叫。

    然后連通旁邊幾只鬼奴,一同被掀翻,甚至有兩只鬼奴受不了如此強力的道氣碾壓,當場魂飛魄散了。

    見到這樣的一幕,我當場便愣住了。

    尼瑪!好、好強,不虧是茅山宗里的長老級人物。

    旁邊的鬼奴見了,也對著老道畏懼三分,不免往后倒退了一步。

    但同時間,遠處卻響起了一聲冷哼“我當是誰呢!原來是烈火真人駕到。”

    聽聲音,說話的是鬼三元。

    語氣之中帶著一絲不屑,而且話音剛落,我們正前方的鬼群之中,便讓出了一條道,然后便見到鬼三元還有美人姨,一步一步的往我們這里走了過來。

    我身體疼痛難忍,四肢受傷。但這個時候還是壓著牙,一點一點的爬了起來。

    只是站起身時,已經氣喘吁吁,身體不自覺的都在發抖。

    除了傷勢,自身道氣的透支和消耗,也讓我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疲乏。

    剛一起身,徐澄靜師傅,烈火真人便望向了鬼三元和美人姨。

    他雙眸一瞇,隨即開口道“鬼三元,原來是你這個家伙。”

    “呵呵呵!正是貧道,烈火道友,你徒弟可不老實,沒事兒往我這地兒闖。我也就替你教訓教訓。”說完,鬼三元還囂張的攤了攤手。

    烈火真人一聽這話,當場就怒了“本尊徒弟,不是你隨便教訓的!”

    話音剛落,烈火真人渾身一震,頓時散發出了強烈無比的道氣。

    那雄渾的道氣流不斷出現,給人一種炙熱異常的感覺。

    同時,烈火真人沒有絲毫停留,舉起手中浮塵,直接就殺向了鬼三元。

    鬼三元面色冰冷,帶著詭笑“烈火道友,這里可是本座的地盤,你一個人來沒用。”

    說完,鬼三元臉色一沉,手掌一攤,一把古怪的手杖出現在了手中。

    那手杖頂端有一道鉤子,好似彎月。

    這手杖一出現,鬼三元便拿著這東西對著烈火真人迎了上去。

    不僅如此,旁邊的美人姨也是如此,拿起那拐杖也對著烈火真人沖了上去。

    頓時之間,滾滾陰力激蕩,一個照面三人便打在了一起。

    這是鬼三元的實體,可不是什么靈媒,也不是什么替身。

    鬼三元的道行瞬間放大了最大,那強大的陰寒之力,異常洶涌。

    美人姨也很是厲害,陰煞之氣滾滾,配合鬼三元左右夾擊烈火真人。

    烈火真人從容不懼,手中浮塵不斷打出一道道炙熱道氣。

    就算是靈媒降世,但也能以一敵二。

    遠處,之前被烈火真人一浮塵甩飛的張子濤,此刻也爬了起來。

    不過這家伙應該是受了重傷,魂力有些不穩。

    但他沒在意這個,而是氣憤異常,一把甩開扶他起來的兩個妖道,并大聲憤怒的開口道“別特么管我,去,把丁凡和那女的殺死,魂魄拘禁,煉成鬼奴……”

    旁邊兩個妖道聽到這話,急忙拱手道“是少主!”

    說完,這兩個妖道一揮手。

    頓時間,四周本來包圍著我們,本來沒動的鬼群,頃刻間得到命令,紛紛發出一聲狂吼,再次舉起了利爪和露出獠牙,對著我們撲了上來。

    我身體雖然在抖,但我還是死死的攥著桃木劍。

    此刻間鬼群再度殺來,我心里又是一沉,準備繼續開殺。

    今日已經保本了,現在我的想法就一個,能殺一個是一個,多一個就賺一個。

    就算我死,日后必然會有人替我報仇。

    我緊緊的拿著桃木劍,嚴陣以待。

    那些鬼群迅速沖來,并在同時間,三只鬼奴忽然高高躍起,發出一聲狂吼。

    “嗷!”

    同時間,一爪子就拍向了我的脖頸,速度極快。

    見到這里,眉頭猛的挑起,就準備揮劍格擋。

    可是不等我出手,我身后忽然涌來一股強大無比的陰寒之氣。

    緊接著,便聽到一個女人的冷哼。

    隨著這聲冷哼的響起,一股無形陰力席卷而來,不等那三只鬼奴的利爪拍下。

    “嘭”一聲悶響,那凌空的三只鬼奴,竟在瞬間爆裂,魂飛魄散,化作光華。

    見到這里,我心里又是一緊,這是?

    猛然回頭,可就在我回頭的一瞬間,卻發現數道人影頂著頭頂明月,高高躍起。

    而剛才出手的,正是一名傾城般的白衣女子。

    不是別人,赫然是我那暴龍鬼媳婦,慕容言。
彩票北京pk拾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