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說吧 > 玄幻小說 > 尸妹 > 第四百三十三章 師傅的心事
    我對著靈牌和慕容言交談著,師傅坐在沙發上抽煙,早已經見怪不怪了。

    也沒理會我,甚至打開了電視。

    可話音剛落,慕容言卻急忙開口道“不不不,不用。我沒事兒。你還是好好,好好養傷,等傷好再來看我吧!”

    慕容言的語氣有幾許慌張,好似一點都不想我去鬼馬嶺慕容府一般。

    我愣了愣,但我也沒多想。

    聽她這么說,我也就點頭答應了“那好吧!那改日我在過來。”

    “嗯!就這樣吧!我正準備閉關。”慕容言的聲音再次響起。

    說完之后,便再沒了聲音。

    想來是那邊,已經和我斷了聯系。

    接下來,我將供香插在了香爐之中,又給狐族上了香,感謝了狐母救命之恩。

    狐母這邊沒有回應,一如既往。

    上完香燭,師傅便對我開口道“完了?”

    “完了!”

    “那你給師傅說說,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兒?你為何要去取那什么碧落水?真是你媳婦兒讓你去的?”師傅直接開口。

    因為在醫院里,獨道長也在,所以我說得有些含糊。

    如今就我師徒二人,師傅想要搞清楚真實情況。

    我直接點了點頭,說沒錯。

    然后,將之前沒說過,碧落水的作用,以及為何狼牙山非得我們去的原因,一一告訴了師傅。

    師傅聽完,也不免眉頭緊皺,長長的嘆了口氣兒“哎!小凡啊!這恐怕都是你的命,看來你這輩子,注定和這鬼眼邪教糾纏不清。”

    我嘴角卻勾起一絲冷笑,雙眼露出一絲冰冷“師傅,你說得沒錯。我這輩子,便真和鬼眼邪教杠上了。我遲早幫助尸妹滅了這個邪教,還一方太平。”

    師傅看著我一臉嚴肅的樣子,忽然愣了一下,他沒有說話,而是抽了一口煙。

    好似他略有所思,又好似有心事。

    我看師傅這般,便開口問道“師傅,你這是干嘛?你不是說,作為一個驅魔人,就應該除魔衛道嗎?你既然引我入道,不除鬼眼邪教,我怎能罷休?”

    我說得是理直氣壯,師傅見我卻又是嘆了口氣兒。

    然后過了好一會兒,才開口道“小凡,這條路。不好走,要不和你師傅一樣,在這里打理鋪子,偶爾接接白事,除除周圍的陰煞厲鬼就成。”

    “其實,其實也用不著去對付鬼眼邪教那么龐大的魔教勢力,畢竟你就是一個散修游道。”

    “師傅,你這什么意思?咱們驅魔人,不就是為了斬妖除魔而生的嗎?”我有些疑惑,甚至皺起了眉頭,感覺師傅今天說的,和以往教導我的,完全是兩個樣兒。

    師傅一時間有些語塞“師傅,師傅是害怕你出事啊!”

    “師傅,我既然入了這一行,一切便有天數。再說了,我這命硬,你看這一年里,我遇上了多少事兒,不都好好的過了嗎?”我繼續開口。

    而師傅,卻是強行擠出一絲微笑,然后轉過頭去不在離我。

    我看著師傅的樣子,感覺有些奇怪。

    好似師傅在憂慮什么,好似又有心事。

    可師傅不說,我也就沒有去追問。

    中午吃了飯,下午便在屋里吐納運氣。

    一周沒運功了,這次吐納修行,我卻忽然發現,我丹田之氣竟然變得更加濃郁了。

    而且丹田之氣,變得更多。

    換句話說,我的實力也在這一次大戰之后,得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穩固和增長。

    心中驚喜,雖是生死危機,但帶來的好處,也是非常可觀的。

    如果按照平日的修行速度,想到將丹田氣變成像如今這般濃郁壯大,最少需要三個月時間。

    可這次大戰之后,卻只有了不到一個星期。

    心中十分欣喜,早忘記了之前所經歷的一切危險,和忍受到的所有疼苦。

    接下來的幾天里,我除了修行,就是忙活著鋪子里的生意。

    因為馬上就要過年了,生意很不錯。

    每天買賣香燭的人都很多,但我發現師傅總是悶悶不樂。

    就算我告訴他我修為有提高的時候,他也高興不起來,好似有著很重的心事。

    我問他,他也不說。

    轉眼間,已經到了年三十。

    煮了一羊肉火鍋,一邊涮羊肉,一邊看聯歡晚會。

    不過師傅的眼眸之中,還是時不時的有絲絲惆悵,好似再焦慮著什么。

    吃飯的時候,我和師傅干了兩杯白酒。

    我看師傅這幾天都很惆悵,便直接開口問道“師傅,你是不是有心事?”

    師傅聽我這么一說,抬頭望了我一眼。

    嘆了口氣兒,自顧自的喝了一小口。

    我沒開口,而是繼續看著師傅。

    師傅在喝了一口白酒之后,抬頭望著我道“小凡,為師現在鄭重的問你。你加入這行,后不后悔!”

    聽師傅這么開口,我有些納悶兒,搞不清楚葫蘆里賣的什么藥。

    但還是鄭重的點頭道“不后悔啊!我很喜歡現在的生活,我感覺驅魔人就是我的職業。”

    師傅微微點頭“那你能答應師傅,永守本心,初心不改嗎?”

    我神色一震“這是自然。師傅,你今天怎么了?干嘛問我這個?”

    我很是疑惑,那感覺就是,師傅好似要嗝屁了,現在臨終交代一般。

    師傅卻擺了擺手“我沒事兒,為師那天聽你說,你愿用一生對付鬼眼邪教后。這幾天一只在考慮一個事兒!”

    “考慮事情?什么事情?”我急忙追問,心中的猜測真的應驗,師傅真的是有心事。

    師傅沒急著開口,又喝了一口酒道“師傅引你入道,只傳真符,未傳真功。只要你答應為師,日后用守本心,萬不可為惡,為師便傳你真功。”

    忽然聽到師傅這般開口,我整個人都愣住。

    這啥意思?師傅說他留了一手,沒有傳真功法給我,現在要我立誓,傳我真法。

    我心緒一瞬間激動,心情也被提高了不少。

    “師傅,什么真功,還得我立誓。”我瞪大了眼睛,好奇的詢問。

    師傅卻是將半杯白酒一飲而盡“快答應為師。”

    見師傅如此嚴肅,我也鄭重起來。

    當場跪在地上,舉起單手“我丁凡對天發誓,日后必定永守本心,斬妖除魔,護衛正道。”

    師傅聽完我的誓言,薇薇閉眼,然后將手伸入了懷中,緩緩的掏出一物……
彩票北京pk拾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