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說吧 > 玄幻小說 > 尸妹 > 第五百零五章 吸引目光
    我們之所以這么做,就是為了吸引他人的注意力。

    這樣一來,我們一會兒和那些日月邪教的人干起來的時候,胡六爺和胡七奶等,就有更好的機會從身后偷襲他們。

    因此,我和師傅毫無顧忌,直接來到了城隍廟外的大門口。

    破爛的大門還閉合著,我沒有絲毫的猶豫,一腳就踹了上去。

    只聽“砰”的一聲悶響,城隍廟外的大門,瞬間被我踹開。

    緊接著,我和師傅就這么大搖大擺的走了進去。

    而城隍廟內燃起的火光,也在我一腳踹翻大門之后,迅速的撲滅了。

    熙熙攘攘的交談時,也都在這個時候戛然而止,沒了動靜。

    顯然,對方已經警惕起來。

    但是,我和師傅并沒有在意,并聽我對著城隍廟內喊道“你們的妖道都聽著,立刻出來受死,不然等我們打進去,你們就得死無全尸!”

    我狠狠的開口,聲音傳遍了整個城隍廟。

    我的語氣顯得特別張狂,以此激怒對手。讓他們放松除了我們外,其它方向的警惕。

    當然,我和師傅心里,卻異常的小心。

    不斷警惕四周,怕出現什么亂子。

    隨著我的聲音落地,四周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沒有了一點點的聲音。

    直到過了一兩分鐘,我和師傅見還沒動靜,不由的對視了一眼。

    然后就見師傅示意我繼續開口,把這些妖人給逼出來。

    我和師傅雖然很想鏟除這些妖道,但也不會傻不拉幾,憑借我們二人之力,硬闖城隍廟內。

    要知道這里面可有九名妖道,就算是九條狗,也夠我和師傅喝一壺的。

    因此,我和師傅只想讓對方主動現身。

    而且我們也敢肯定,對方也在打量著我們,或者打量著除了我們外的四周……

    “怎么,怕了?要是在不出來,一會兒等老子殺進去,統統給你們斬了,剃光你們的狗毛,拔了你們的狗筋……”我是毫不客氣,不斷激怒對方。

    而這話一處,那死寂一般的城隍廟內,終于傳出了一聲冷哼。

    緊接著,便聽到一個冰冷的男人聲響起“本座還真是小瞧你們了,沒想到能追到這兒來!”

    忽然聽到這個聲音,我腦海頓時“嗡”的一聲,好似晴天霹靂。

    心里更是掀起了陣陣波瀾,如果沒有聽錯的話,這個聲音分明就是昨晚那個日月教圣尊,豹頭妖道的。

    剛想到這兒,城隍廟的廟門“咯吱”一聲被人從里面給拉開,然后便見到幾個人影赫然從你們走了出來。

    眼睛一瞇,赫然發現為首的是一名穿著黑衣長袍的老頭。

    那黑色長袍之上,還用金線繡著日月的圖案。

    明顯和昨晚那日月教圣尊穿的衣服,一模一樣。

    唯一不的同,只是他的相貌,并非是個豹頭,而是人的樣子

    皮膚較黑,很是干瘦,一雙眸子閃耀著兇光。

    除了這個老頭外,他的左右身后,還跟著好幾個不人不獸的日月邪教教徒。

    男女都有,但無一例外,都對著我們抱有敵意。

    當看到這九人走出城隍廟后,我和師傅都警惕起來。

    同時更多的,在注意那個干瘦老頭。

    我在懷疑這家伙的身份,是不是昨晚那個日月教圣尊。

    為首的干瘦老頭見我皺著眉,沉著臉,這會兒正在打量他,不免露出一絲輕笑“怎么?都追到了這兒了,難道認不得本座了?”

    當那老頭說到此處,我當即可以百分之百的確定。

    沒錯了,這干瘦老頭,竟是昨晚那個自稱日月教圣尊的豹頭妖道。

    “你就是那個豹頭妖道!”我趁著臉開口。

    師傅一聽“豹頭妖道”四個字,心頭也不免一驚。

    我給師傅說起過,在小公園遇到豹頭妖道的事兒。

    此刻聽我如此說道,也不免驚愕的打量起對方。

    干瘦老頭聽我開口,頓時發出“呵呵呵”的詭笑“正是本座。昨晚你們有鬼修在側相助,本座傷不得你們,可今晚,就憑你們兩個,恐怕不是本座的對手……“

    說到最后一句,干瘦老頭的語氣變得冷冽起來,雙眼之中,更是爆發出了滿滿的殺機。

    在干瘦老頭左右以及身后的那些邪教妖徒,這個時候根本紛紛沖出,迅速的將我和師傅團團包圍。

    而且在同時間,這些妖徒接連催動體內妖能,讓自己發生妖化。

    野獸的毛發逐漸長出,人手迅速的變成獸爪,臉上也寫滿了殺機和兇戾。

    我和師傅有備而來,自然不會懼怕。

    況且這什么日月教圣尊,昨晚被重創,是咬死了自己的一個同伴后,才勉強逃生。

    我不認為,這家伙能對付得了胡六爺和胡七奶。

    至于其余八個小嘍啰,甚至都還沒有達到二段妖化。

    就憑他們一段妖化那點蠻力,短時間根本奈何不了我們。

    甚至我和師傅以及胡美聯手,三對八也不會顯得有多費力。

    因此,我和師傅都有恃無恐。

    師傅更是直接開口道“妖道!休要多言,今夜就是你們的死期!”

    說完,師傅直接一抬手,就要動手。

    畢竟獨道長還處于妖化階段,我們需要克制獸性的丹藥,繼續廢話毫無意義。

    為首的日月教圣尊見狀,直接冷哼一聲“日月弟子聽令,殺光他們!”

    “弟子得令!”八個教眾異口同聲的開口。

    且話音剛落,八個日月教教眾忽然張開,接連發出一聲野獸般的咆哮。

    舉起利爪,張開大嘴,對著我們就撲了上來,速度之快。

    我和師傅見到此處,也沒有半分猶豫,臉色一沉,抬起桃木劍就迎了上去。

    剎那之間,我們便打成了一團。

    自古正邪不兩立,作為一個白派驅魔人,我沒有對這些邪教妖人手下留情的理由。

    我們肩上的責任和使命告訴我,必須要殺光他們,一保一方太平。

    我看準了一邪教妖徒,猛然出手。毫不猶豫,直指他的胸口。

    我手中劍法千般變化,速度更是他的一倍不止。

    這妖徒難能閃躲?當場便被我一劍刺中胸口,慘叫一聲便倒地身亡。

    師傅那邊更是一腳踹翻一名妖徒,反手就是一道符咒拍在一名妖道的臉上。

    “轟”的一聲爆響,被拍中符咒的家伙,當場被符咒之力炸得滿臉鮮血,哀鳴不止。

    為首的日月教圣尊見狀,極其憤怒,雖然有傷在身,但也打算出手。

    此刻的他,渾身一震,滾滾黑氣散發而出,就想要出手攻殺我們。

    可就在此時,早已經潛伏而入的胡六爺和胡七奶等終于出手,好似鬼魅一般,利爪探出,直指那日月圣尊后背而去……

    ps今天先提前更新一章,下午要帶小孩去游樂園。回來在繼續寫,繼續更。
彩票北京pk拾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