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說吧 > 玄幻小說 > 尸妹 > 第五百四十八章 亂墳地
    說干就干,時間不等人。

    拖得越久,對獨道長的情況就越是不利,妖化的程度也就會越來越大,妖能也就會更多的深入他的骨髓里,難以拔出。

    因此,我們三人沒有再耽擱時間,扛起已經變成了不人不狼的獨道長便往屋外跑。

    拉開車門,直接就把獨道長給扔了進去。

    好在這會兒街上沒人,要不然這讓鄰居給看見了,非被嚇個半死。

    按照約定,我需要前往周韻所在的墳地。

    地方不算太遠,水庫往上。

    等我開車到水庫后,我們三人再次把獨道長從車里給抬了出來,然后沿著小河邊的小路,便往河灘上游走。

    在往上幾乎沒人涉足,路不怎么好走,還有很多荊棘什么的。

    可這會兒顧不得那么多,咬著牙一個勁兒的往前沖。

    走了大概半個小時,我們總算來到了周韻所在的墳地。

    這日和以前沒太多區別,依舊是那個樣子。

    當初周韻被壓的那面石碑,還是在原地,周圍有些小土包。

    我都清楚,那些土包里面,都是周韻的家奴手下。

    不過剛到這里,師傅便愣了一下,當時第一次來這里的時候,師傅還和周韻的小弟交過手。

    這會兒見來到這里,不免疑惑道“小凡,你說的地方就是這兒?不是、不是尸妹嗎?”

    見師傅小聲對我開口,我便從旁解釋道“嗯,就是這兒。這里的主人其實和尸妹有交情!”

    師傅聽我這么一說,直接就點了點頭,沒在開口。

    與此同時,老風也扭過頭來“老丁,接下來我們怎么做?”

    聽老風這么一問,我示意老風等等,然后往前一步,對著遠處那顆大樹下的石碑揖了揖手道“周姑娘,丁凡前來拜訪,有禮了!”

    話音剛落,本來平靜的四周,驟然之間起了一陣陰風。

    四周人多高的雜草叢,開始“呼呼呼”的搖擺起來。

    不僅如此,一陣陣陰寒之氣,忽然之間在這墳地四周涌現。

    隱隱約約,我們能看到四周的墳塋里,忽然冒出一縷縷的白起。

    大家都是行里人,一見到這些墳塋冒白氣兒,便知道怎么回事兒。

    是這些墳塋里的野鬼,出現了。

    但大家也算是經歷過風浪的人,都保持著鎮定,也沒有出現慌亂。

    緊接著,便見到一個個面容慘白,衣著白衣,侍女模樣的女子,緩緩的從那些墳塋里走了出來。

    數量不算多,五六個的樣子。

    除了這幾個白衣侍女外,又一座墳里,有緩緩的飄出一個人影。

    那人影逐漸凝實,最后變成一個清朝打扮的中年男子。

    男子高大威猛,面無表情,但一步步的向著我們這邊走了過來。

    師傅和這男鬼交過手,自然知道他的厲害。

    但這個時候依舊不動聲色,就這么平靜的看著對方。

    又過了一會兒,男鬼已經來到了我們身前。

    他掃了我們一眼,最后將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丁公子,東西可有取來?”

    男鬼不帶任何表情,顯得異常平靜。

    聽對方開口,我自然知曉他說的是什么。

    迅速的將裝著食陰蠱的竹筒取了出來“取來了,食陰蠱就在這兒!”

    男鬼看了我手中的竹筒一眼,抬了抬手,一掌罩在竹筒之上。

    緊接著,我便感覺那男鬼手里,忽然釋放出了一陣陣冰寒的陰氣。

    這陰氣不斷溢出,非常的濃郁,只感覺我的手都被凍僵了一般。

    而這些陰氣始一出現,竹筒內的食陰蠱卻開始躁動起來。

    我不清楚他要干嘛,但也沒動。

    大約持續了十秒左右,對方停了下來,微微點頭道“好!諸位稍等。”

    說完,男鬼便轉過身去,然后飄向了大樹下的石碑前。

    那兒,就是周韻的墓。

    等他到了周韻墓前,男鬼鞠了一躬,然后很謙卑的開口道“小姐,是食陰蠱!”

    說完,那男鬼又“嗯嗯”了幾聲,最后友對著石碑拱手道“明白!”

    隨之,男鬼退了回來。

    當他再次來到我們面前的時候,指了指地上的獨道長,淡淡的開口道“他和食陰蠱留下,你們可以走了!”

    聽到這兒,我們不由的相視了一眼。

    然后便聽到老風開口道“那我師傅他體內的妖能?”

    男鬼表情依舊沒有任何變化,只是望向老風道“明早辰時,他自會無恙!”

    聽到這兒,我們心里不免松了口氣兒,但還是想留下來。

    因此,我對著那清朝打扮的中年鬼道“這位鬼大哥,我們能不能就留在這兒?”

    男鬼卻很是堅決的搖頭道“不行!”

    師傅見對方如此堅決,我不免翻了個白眼。

    我們留下來能咋了?又不會打擾到你們。

    可師傅卻下意識的拉了我一般,然后對著那男鬼道“既然如此,我等辰時再過來。有勞了!”

    男鬼沒什么態度和表情,負手而立。

    說完,師傅轉頭對著我和老風道“別耽擱時間了,去外面等著就是!”

    如今看來,也只能如此了,所以便將手里的裝有食陰蠱的竹筒遞給了男鬼。

    男鬼一把接過,又說了一句“小姐還說了,妖能可以拔出。但會不會留下什么后遺癥,不好說。讓你們有一個心理準備!”

    說完,男鬼也不理會我們,拿著竹筒一個轉身,直接往墳地中間飄去。

    而我們,卻再次露出一絲憂郁。

    后遺癥?這可是我們先前沒有預料到的。

    但是我們根本就沒有問話的權利,因為人家根本不鳥我們,已經飄出了很遠。

    同時,幾只侍女鬼身前,忽然“砰”的一聲悶響,一道白色煙霧升騰而去。

    等煙霧再次消失后,原地竟然出現了一口黑木棺材。

    來得突然和詭異,看得我們一愣一愣的。

    不僅如此,那幾個女鬼侍女,更是用肩膀扛起棺材,緩緩的飄向了我們這里。

    這幾只侍女鬼長得也算標致,但各個都面若冰霜,用肩膀扛著棺材的模樣,的確詭異。

    等她們到了我們跟前,再次將棺材放下,最后一起齊手,有些器械的抬起獨道長,然后直接給扔進了棺材之中。

    獨道長依舊在“嗚嗚嗚”的低吼。掙扎,可根本沒用,直接被棺蓋給蓋住了。

    緊接著,也不理會我們,再次抬起棺材,就開始往墳地中間走。

    但她們剛走出幾米遠,這亂墳地便起了霧。

    那霧說來就來,憑空出現,不等那幾只侍女鬼把獨道長抬會墳地中間,我們面前已經出現了一道薄霧。

    這一幕幕看得我和老風一愣一愣的,不清楚對方要怎么做。

    但師傅卻在此時吸了口氣兒,反應了過來。

    然后便對著我和老風道“都別看了,咱們去外面等吧!老獨吉人自有天相,不會有事兒的!”

    ps感謝書友“17k書友802pez9”、“我是兮曦”的打賞,謝謝你們的支持。
彩票北京pk拾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