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說吧 > 玄幻小說 > 尸妹 > 第七百五十三章 檢票鬼差
    在場眾多鬼見到這樣的一幕,無不驚愕咂舌。

    不就是因為沒有買票嗎?竟然直接被劈成兩半,魂飛魄散。

    “我、我的天啊!”

    “魂飛、魂飛魄散了?”

    “……”

    場面一時間有些躁動,因為很多鬼的思想,都還停留在陽間。

    在陽間,逃個票算個啥?

    可能啥也算不了,最多最多就是拘留幾天。

    可這里,直接就得魂飛魄散了。

    魂飛魄散代表著永遠別想在出現,代表著徹底的終結。

    而那兩只鬼差,卻顯得很是淡定,顯然這事兒沒少干。

    那瘦子鬼差,這會兒更是撿起自己的長刀,對著那些鬼魂道:

    “你們都看見了吧?凡是沒有車票的,一律不準上車,敢強闖的,就一個字。死!”

    說完,還將長刀對著在場眾鬼掃了一圈。

    在場眾鬼都是心頭一寒,被嚇得大氣兒都不敢出一個,趕緊閉嘴。

    而且長長的隊列里,還有好幾只鬼被嚇得拔腿就跑。

    顯然,這幾只鬼也是沒有車票的。

    這會兒,被這陣仗給嚇到了。

    我站在遠處,也是倒抽一口涼氣。

    尼瑪?這還怎么進去?

    唯一的入口,嚴格的守衛。

    沒有車票,根本就進不去。

    要是強闖,或許慕容言能打得這兩只鬼差吃屎。

    但在這地方鬧事兒,分分鐘就能引來成千上萬的鬼兵。

    到那個時候,別說去地府了,就這一步少車站,都去不了。

    “完了尸妹,咱們一步少車站恐怕都進不去!”我有些失落。

    而旁邊的尸妹卻勾起一絲微笑:“別著急,你可能還不知道他們的名字。”

    聽尸妹這么一說,我又是一懵。

    他們的名字,和我們去車站,有關系?

    但還是耐著性子,問了一句:“這和我們進車站,有關系?”

    慕容言點頭:“當然有關系,這兩只鬼差。一只叫做沒有錢,另外一只叫做富流油。”

    聽到這里,我又是一愣。

    這樣的名字,還真是奇怪。富流油,沒有錢?

    可慕容言說這話,和我們去一步少車站,有什么關系嗎?

    皺著眉,就又問了一句:“他們叫什么,和我們進去有什么關系嗎?”

    慕容言遲疑了一下,然后開口道:

    “剛才進站的時候,我聽到旁邊有鬼在談論這兩只鬼。

    說他們分別叫做富流油和沒有錢,沒有錢是個剛正不阿的鬼,但也是個窮鬼。

    而富流油則是個見財起意的鬼,極度貪財,但卻是個富鬼。

    我想,如果這里是唯一的前往車站內部的通道,或許我們可以利用好這一點?”

    慕容言這話說的非常的淺顯,我很容易就聽明白了。

    沒有錢,富流油。一個剛正不阿,一個見錢眼開。

    如果假定慕容言聽到的消息是真的,那么我們是不是可以利用他們的性格,做一些事情呢?

    就比如這個富流油,既然他那么見錢眼開。

    咱們就給他錢,讓他給我們網開一面,放我們進去,錢給到他滿意為止?

    想到這里,我腦海中瞬間浮現出了黑白無常那兩個老坑貨。

    每次出現,都會坑我一把,索要賄賂。

    正所謂,上梁不正下梁歪。

    只要咱們找準了人,抓住他貪財的特點。

    我和慕容言或許就能進入車站了,想到這里,心頭一震。

    感覺這的確是個辦法,值得一試。

    雖說有些冒險,可是咱們來到這里,本身就是一種冒險。

    如果不成功,我和慕容言都沒得活。

    因此,這個猜想,或許值得一試。

    想到這里,我詫異的盯著慕容言:“尸妹,你是說,賄賂?”

    慕容言點頭:“嗯!我想,這是我們唯一進入車站的辦法。”

    我盯著遠處正在檢票的兩只鬼,深吸了口氣兒,平靜了一下心情。

    最后點頭到:“好,我們去排隊。不管成與不成,也得試一試。”

    慕容言“嗯”了一聲,也表示贊成。

    緊接著,我和慕容言直接排在了長長的隊伍后。

    而隊伍,一共分為五列,好似一條長龍。

    雖然排隊的鬼比較多,但速度卻很快。

    我們不斷往驗票口靠近,越來越近。

    同時,我和慕容言也確定了目標。

    這個富流油,八成就是那個衣著綢緞的胖子鬼。

    至于那個面色枯黃的瘦子鬼,應該就是沒有錢,一副營養不良的樣子。

    確定目標后,我們直接沖著那胖子鬼富流油去了。

    大約排了兩個鐘頭,終于快輪到我們過驗票口了。

    這會兒都能清晰的聽到兩只鬼差大聲吆喝和責罵的聲音,而我更是感覺到了忐忑。

    慕容言好似看出了我的緊張,她拉了拉我的手:

    “別擔心,就算失敗了。我也有能力,保護我倆安全離開……”

    聽慕容言開口,心里暖暖的,對著她微微笑了笑,但沒開口。

    不一會兒,到我們過安檢了。

    除了我和慕容言外,我們同一排的三只鬼,迅速的飄向了安檢口。

    同時閃爍出了綠燈,安全通過。

    可我和慕容言,卻直接走向了那只胖子鬼富流油。

    那胖子鬼見我和慕容言走向安檢口的他,并沒有去檢票口。

    不免眉頭一挑,有些怒意。

    “你兩干嘛呢?趕快過安檢,別耽誤別的鬼上車……”

    說完,他還指了指,非常不耐煩的模樣。

    而我,卻急忙擠出一臉微笑。

    笑呵呵的對著那胖子鬼說道:“官爺,官爺你過來一下,我有重要事情,想要單獨找你匯報……”

    胖子鬼聽我這么一說,又是愣了愣。

    但還是有些不爽的開口道:“什么事情?”

    “嘿嘿嘿,官爺,你過來一下。”

    說完,我還做出了一個請的手勢。

    那胖子鬼雖然不耐煩,但俗話說得好,伸手不打笑臉人。

    我這態度擺在這兒,對方見我這般謙卑,恭敬。

    還說有“重要事情”,也就往旁邊挪了大約十多米,一顆大柱子后面。

    “什么重要的事兒啊?要是敢戲弄本陰差,可是死罪。”胖子鬼有些高傲,顯得非常不耐煩。

    我卻依舊那副笑容:“官爺,當然是有重要的事情。您看,您看我這兒……”

    說完,我直接將我的包裹拉開。

    然后,便見到里面露出整整齊齊,一沓一沓的冥鈔,還有金元寶。

    我想啊!我都這樣表態了,對方肯定會明白我的意思。

    再不濟,也不會像現在這般,板著臉。

    可誰知道我剛將包裹里的冥幣露給這胖子鬼看后,這胖子鬼的臉色陰沉得更厲害了。

    他皺著眉,黑著臉:“小子,你這什么意思?”

    我心里還納悶兒,我啥意思你還不明白?

    但別人這么問了,我只能放低聲音,開口道:

    “官爺,咱們沒買到車票。您看,能不能放我倆進去?十億,外加百兩金元寶。”

    我笑呵呵的開口,說完,還將包裹往前遞了遞。

    結果這鬼差臉色驟然大變,對著我便怒斥一聲:“小子,竟敢賄賂本陰差,死罪……”

    說完,這鬼差“嗖”的一聲,當場就拔出了長刀,就想要一刀劈死我……

    ps:感謝書友“沐雪緯度”、“17k書友ohv0ssa”的豪擲打賞,感謝大力支持。
彩票北京pk拾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