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說吧 > 玄幻小說 > 尸妹 > 第七百七十三章 離開野鬼村
    我看著她,見慕容言睜眼的一瞬。

    卻發現慕容言盯著我,愣住了。

    我看著慕容言愣住了,我跟著笑了笑:“好險,差點你就被這些野鬼給迷瘴了!”

    我笑著開口,結果卻發現慕容言一句話也沒有說。

    面露感動,對著我就沖了過來。

    在我毫無準備的情況下,竟然一把就抱住了我。

    不僅如此,沒等我做出任何反應。

    抱著我的慕容言,嘴里卻發出“嗚嗚嗚”的哭聲,好似特別的傷心。

    那雙抱著我的手,也變得更加的緊了。

    我一時間愣住了,我不清楚慕容言在夢境空間里。

    到底遇到了什么,感受到了什么?

    但是,現在的我,卻能感覺到她的傷心。

    我不想去問,只是緩緩的抬起雙手,輕輕的將她環抱。

    嘴里輕輕的開口道:“好了,之前看到的那些都是假的。”

    結果我話音剛落,哭涕的慕容言卻搖著頭,在我肩頭哭腔道:

    “二百七十年了,我多想、多想那一切都是真的,我多想,真的多想……”

    聽到這句話,我身體下意識的顫抖了一下。

    臉色也隨之沉了沉,如果沒猜錯,慕容言的應該是“愛情”。

    二百七十年,好似正是慕容言死去的日子。

    慕容言生前,大約也就活到了近三十歲的樣子。

    很年輕就死了,后來下了地府。

    她愿意在奈何橋下,忘川河里煎熬三百年,等待我那前任從橋上一次次走過。

    直到三百年后,再次與他相逢。

    這是慕容言對自己愛情的決意與忠貞,但慕容言被丟入河中沒多久,就被深淵里的那顆眼球怪物給救了出來。

    成為了鬼眼教的戰傀,直到一百多年前,次啊逃出鬼眼組織。

    并建立自己的勢力,與鬼眼抗衡。

    但是,慕容言心里,應該一直在等待我那個前任。

    這一切,其實挺羨慕我前任的。

    只可惜,這一世我出現了,慕容言成為了我的女朋友。

    雖然如此,或許我的前任,在慕容言心中的分量,不可代替。

    所以剛才,慕容言應該在空間里。

    看到了我那前任,所以才如此傷感。

    我沒有說話,只是拍打著慕容言的后背,輕輕的安慰著她。

    我認為,愛一個人。

    就得愛她的全部,包括她的過去。

    如果接受不了,這個人就不值得你去愛。

    當然了,這只是我的主觀意見,也只是我對我自己愛情的一個看法而已。

    王海和周杰,也緩緩的站了起來。

    見我二人擁抱在一起,也沒有開口說話。

    只是靜靜的,站在我們面前看著。

    直到過了好一會兒,慕容言才不再哭涕。

    我連漸漸分開,我看紅著眼睛。

    但永遠哭不出淚水的慕容言,微微的笑了笑:

    “好了,都過去了。前面的路,我們還得繼續走!”

    慕容言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或許驚訝,為何不問她在幻境里看到了什么。

    但見我陳懇的表情,也就“嗯”了一聲,沒在說話。

    王海這時走了上來:“丁凡兄弟,慕容妹子。

    咱們還是快趕路吧!這地方太詭異了。

    我以為自己這種人絕對不會受到迷惑,結果、結果剛才就中招了……”

    “是啊!太真實了,剛才我見到自己即將成為紐交所上市老板,自己都無法自拔。”周杰也開口。

    我見二人說完,也點了點頭:“嗯!我們快走吧!”

    說完,我拉著慕容言,迅速的往前走。

    結果我們往前面走出沒一會兒,便發現走出了街道。

    再往后看,野若隱若現,遁入了迷糊之中。

    我們終于,走出了野,這個恐怖的之地。

    我嘆了口氣兒,帶著眾人繼續往前走。

    在路上,王海和周杰都說出了自己在空間里看到了什么。

    王海成為了見義勇為的大英雄,被人敬仰。

    周杰成為了大老板,豪車美女,并讓自己的母親過上了奢華的生活等等。

    他倆都問我見到了什么,我笑了笑。

    看了一眼慕容言,也沒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直接對著二人開口道:“我看見了自己和她結婚了,很熱鬧。”

    旁邊的慕容言聽到這里,也下意識的抬頭看了我一眼。

    我對著慕容言淡淡一笑:“只是要洞房花燭的時候,我突然醒了過來!”

    麒麟前輩這種事兒,我自然不能隨便說。

    這是我現在,最大的秘密,也是最為恐怖的秘密。

    麒麟前輩的存在,必然驚世絕倫。

    雖然我很渺小,但只要我能活著回到陽間,并能在重泉之中找到麒麟前輩的劍鞘。

    我想麒麟前輩的恐怖身份,必然能一點點的被揭開……

    周杰和王海聽完我的幻境后,便聽王海對著慕容言開口道:

    “慕容言妹子,你在野看到了什么?怎么哭得梨花帶雨的?”

    慕容言聽到這里,愣了愣。

    我本以為,慕容言或許不會說出來。

    畢竟是我前任,說出來比較尷尬。

    可誰知道慕容言也不忌諱,直接開口道:“我看見了自己的未來,那個我苦等了數百年的男人!”

    慕容言說得比較迷糊,猜測性比較大。

    也說不好慕容言這話說的是我,還是我前任。

    但王海和周杰都認為是我,“哈哈哈”一笑,認為慕容言有夸大成分。

    數百年?這不就是開玩笑嗎?

    可他們不知道的是,慕容言說的都是真的。

    只是說,我倆這般恩愛。

    如果鬼壽合適,能在陰間一起生活幾百年。

    還說如果我們恩愛,月老垂簾,下輩子我們或許依舊能成為夫妻。

    我沒開口,只是在笑。

    慕容言也沒多少,隨后我們結伴而行,繼續往前走。

    如今離開野,下一關,我們將面臨黃泉路上,最難關卡,殿。

    徐澄靜說過,殿里可是鬼差把守。

    通過殿的鬼,都必須喝一碗湯。

    變成無法說假話的“真實鬼”,才能過去。

    如果不喝,是絕對過不去的。

    可是喝了,那就真的是自尋死路。

    傳說中,喝下這碗水后,大羅金仙都休想還陽。

    而且問什么,就會說什么。

    直到走完閻羅殿,審判結束之后,才能恢復……

    我和慕容言目前,并沒有可行辦法。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看能不能用其它什么辦法,蒙混過關。

    在黃泉路上走了沒一會兒,我們又進入了一片迷霧之中。

    這個過程維持了兩天時間,直到第三天,霧氣消失。

    我們的視野再次寬闊了起來,不過當我們再次看清四周的時候,殿沒瞧見。

    到是在黃泉路旁,看到了一片又一片紅色花海……
彩票北京pk拾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