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說吧 > 玄幻小說 > 尸妹 > 第七百八十五章 見習判使
    一聽查戶口,我當場就愣住了。

    這地方也查水表的嗎?我一臉狐疑的望向了旁邊的師傅。

    而師傅卻是臉色驚變,急忙對我開口道:“你們沒有領取鬼心吧?”

    我直接搖頭:“沒,咱們偷偷坐車下來的。”

    師傅聽我如此開口,微微點頭:“快,快上樓藏好。

    因為上面下了通緝令,這應該是戶籍鬼差。

    不能被他們給看見了!不然你們肯定會暴露身份。”

    我見師傅如此緊張,還說出一個“戶籍鬼差”。

    看樣子門口的鬼差,是專職查掌管戶籍這塊兒的。

    像我們這種“偷渡客”若是被查到,肯定吃不了兜著走,更別說我們現在正在被通緝。

    不敢怠慢,我和慕容言對著師傅點了點頭,然后迅速上樓。

    師傅見我和慕容言上樓后,這才來到門口:“來了來了!”

    說完“咔嚓”一聲,便將房門給開了。

    房門剛一打開,便見到兩名穿著官服,手拿名冊的鬼差走了進來。

    這兩鬼差的態度非常不好,剛一進門。

    其中一只為首的高壯鬼便開口道:“干嘛呢?動作這么慢?”

    “就是,本陰差的時間可不多。名字,快快報上來。”另外一只黑瘦鬼附喝道。

    師傅“呵呵”笑了兩聲:“二位,我叫丁友善……”

    高壯鬼差聽完,對著那名冊一點。

    名冊便自動翻動,然后便見到師傅的身份訊息出現。

    “嗯!你剛死不久,沒問題。你這屋里,住了多少鬼啊?”高壯鬼差繼續開口。

    “哦,就我一個。”師傅繼續開口。

    “是嗎?光憑你說可不行,最近有惡鬼逃進了酆都城。

    為了大眾鬼民的安全,咱們得上樓看看,親至確認。”高壯鬼差繼續開口。

    師傅聽對方說要上樓查看,皺了皺眉:“官爺,這不用了吧?我這屋子沒其他人。”

    “啥意思,你還想阻攔咱們辦差不成?”黑瘦鬼差開口,一臉不爽。

    師傅聽到這話,也是把臉一沉:“好大的官威啊!”

    說完,師傅側身而立,直接背起了雙手。

    兩名鬼差見狀,當場就不爽了。

    他們雖然只是個戶籍鬼差,但在這一片兒,也算是橫著走的存在。

    現在你一個小鬼,竟然敢挑戰他們的威嚴,讓他們十分不爽。

    高壯鬼差眼神直接就冷了下來:“老頭,不配合是吧!信不信我立刻給你羈押,送去枉死城關上個三年五載啊?”

    說話的同時,旁邊的黑瘦鬼已經拿出了鐵鏈,一副威脅師傅的模樣。

    我和慕容言在二樓拐角處偷看,見師傅遇到這情況,也是捏了一把冷汗。

    可師傅根本不在意,直接冷哼一聲:“好啊!我到要看看,你真敢不敢羈押我去枉死城!”

    說完,師傅一攤手。

    赫然之間,一面黑色腰牌出現。

    腰牌之上,更是寫著一個血紅的“崔”字。

    那兩個戶籍鬼差突然見到這么一面寫著“崔”字的令牌,瞳孔猛然一縮,臉色瞬間就給變了。

    二人明顯愣了少許,然后便見那黑瘦鬼差拿過那腰牌。

    哆哆嗦嗦的看了兩眼后,對著旁邊的高壯鬼差道:“這、這是,這、這好似是崔大人的腰牌。”

    高壯鬼差一臉凝重和震驚,聽到這話也將腰牌拿過來細細查看。

    最后對著他們面前的師傅開口道:“你、你、你怎么都會有崔大人的腰牌?”

    顯然,此時的他們,底氣已經不足了。

    好似這個崔大人,對他們有著極強的震懾力。

    我師傅,冷眼看著他們,然后開口道:

    “本官乃崔鈺崔大人座下,見習判史。我這房子,就我一人,你們現在是搜還是不搜?請便……”

    師傅一臉冷漠,語氣之中,帶著凌冽。

    兩個戶籍鬼差一聽這話,臉都被嚇綠了,當場抽了一口涼氣。

    崔鈺是誰?那可是冥界四大判官之首。

    號稱紅袍崔鈺,崔判官、崔判。

    崔判官坐下判使代表什么?代表著崔判直接領導。

    就算前面還有“見習”二字,也不是他們兩個戶籍鬼差惹得起的。

    只要見習期通過,那就是判使,是有從九品官職的。

    在地府里,等級森嚴。

    官大一級壓死人,他們這種小鬼差,也就是個普通衙役。

    壓壓普通鬼還行,真要是惹上了有官職的鬼差,那可作死沒區別。

    最為重要的是,對方能得到崔判官的腰牌。

    日后必然是崔判的心腹,飛黃騰達,指日可待。

    想在想象,兩名戶籍鬼差就是一陣后怕和恐懼。

    兩名戶籍鬼差楞在當場,身體都在哆嗦。

    雙眼之中,滿是驚恐。

    此時此刻,顯得是那般的手足無措。

    但那高壯鬼差最先反應過來,雙手握著令牌。

    托舉到了師傅面前,然后開口道:“大、大、大人,小的有眼不識泰山,不知道此地是大人府邸。

    請、請大人收下令牌……”

    說話的同時,那雙手還顫抖了幾下。

    師傅冷眼掃了那鬼差一眼,一把拿過腰牌:“現在我這屋,還搜不搜了?”

    “不不不,小的不敢……”

    兩名戶籍鬼差連忙開口,腦袋搖得和撥浪鼓似的,差點沒把脖子給甩斷了。

    “既然不搜了,那你們走吧!我還有很多崔大人指派的公文沒做。”師傅冷冷的開口。

    兩名戶籍鬼差聽完,如蒙大赦。

    “是是是,大人您先忙,卑職這就告退……”

    說完,那高壯鬼差拉了旁邊黑瘦鬼差一把,然后點頭哈腰的迅速推退出了房間。

    師傅還是那種姿勢站在原地,直到對方真的離開屋子后,打著筆直的腰,這才微微弓了下來。

    嘴里更是和活人一般,長出一口氣兒。

    顯然,師傅也只裝的,他自己也十分緊張。

    師傅出了口氣兒,對著二樓的我們開口道:“小凡,你們下來吧!現在應該是安全了!”

    聽到這里,我和慕容言才轉身下了樓。

    剛到樓下,我便有些激動了。

    “師傅,你原來這么啊!你說的鬼差,原來是鬼判啊?以后你豈不是可以掌控生靈生死了?”

    師傅卻是把臉一沉:“不許胡說,判官之職,以天道為判,豈能掌控?在這之前,更不是誰都能成為鬼判。

    為師現在不過見習而已,需得通過崔大人的考驗,方能為萬物做判,

    在沒有通過測試之前,此言再不可隨便出口。”

    說話的同時,師傅還對著北面拱了拱手,顯然是對崔判的尊敬……
彩票北京pk拾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