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說吧 > 玄幻小說 > 尸妹 > 第七百九十二章 前世?
    就單單以一個特殊的命格,就認為我就是那個所謂的姜銘,這或許是不是太過草率了?

    當然,也不排除有這個可能。

    因我我這種命格的人,太少太少了。

    在機率上說,我有極大的可能,就是那個叫做姜銘的家伙。

    當然,慕容言也說得很清楚。

    姜銘只是存在她記憶之中的一個過客,我是與否,好似并不那么重要?

    而對于我自己而言,如果自己前世真的姜銘。

    那我和慕容言的重逢,或許真的就是上天安排的。

    只是這安排得有些操蛋,咱們結成了陰婚。

    現在卻又因為是活人陰婚,不得不來這里“離婚”,這就是一場孽緣。

    而且舉行儀式的時候,還得擊掌立誓,不見不愛,陌路兩人的狗屁誓言。

    最后引燃符咒,才能成功化解我們之間的冥約。

    要不然,我二人就只能等鬼咒發作。

    要么我吃掉慕容言,要么慕容言吃掉我,融合掉一個人獨活。

    要么,我二人都魂飛魄散,不在得見。

    若我真是姜銘,那我和慕容言之間的愛情,可就真的有些扯淡了。

    想到這里,嘴角不免露出一絲苦笑。

    隨后,便見我對著師傅和獨道長以及慕容言開口道

    “不管我是不是姜銘,現在也沒辦法求證。

    但至少我們知道了鬼眼的計劃,如果我真是那個姜銘。

    那么我這一世,也找到了自己的真愛。“

    說到這里,我看向了身邊的慕容言。

    絲毫不在乎師傅和獨道長等長輩的眼光,拉起了慕容言的手。

    慕容言深情款款的望著我,任由我牽著她的手,滿臉的幸福。

    然后,只聽我繼續開口道“而且,鬼眼的陰謀算是打水漂了。

    想讓我做鬼眼的傳承,哪怕我死,恐怕也不會同意的。”

    師傅很滿意我的回答,也跟著開口道“今天得到的消息,不可謂不重要。

    如果這個李逵說的是真的,從小言二百多年前被鬼眼救起,到現在在近三百年時間里。

    小言的所作所為,應該一直被鬼眼所監控。

    從中,我有以下分析;

    第一,他們一直在等待小言找到姜銘的轉世。

    第二,小言就算脫離了鬼眼組織,也可能是鬼眼高層默許的,原因和上一條無異。

    第三,小言接觸到過的人或者事,極其有可能都在鬼眼高層的掌控之中。

    第四,小凡必然也在其列。

    第五,鬼眼高層,還沒有得到關于姜銘轉世,是擁有五水命格的人。

    從這五點可以看出,鬼眼高層,現在極有可能在放縱小言自由行動,并暗中監視。

    并沒有刻意,或者發動全力針對。

    如果最后一條,姜銘轉世的消息被帶出冥界,讓鬼眼高層得知。

    那么擁有五水命格并與小言有如此交集的小凡,必然成為鬼眼高層目標。

    到了那個時候,他們肯定會擄走小凡進行驗證。

    如果是,或許你將成為他們的工具或者傀儡,乃至被洗腦,最終成為鬼眼邪教傳承,繼承鬼眼之力。

    并完成一統陽間的陰謀。如果不是,他們直接殺死小凡,也不是不可能的。”

    聽完師傅一長串的分析,我們都感覺有理。

    慕容言也細細回想,最后開口道“或許的確如此,如果鬼眼高層真的想置我于死地。

    可能我真活不過這一百五十年。

    如此看來,他們的確有利用我,尋找姜銘的轉世的可能。”

    慕容言話音剛落,獨道長也開口道“這么分析,事情就麻煩了。

    這家伙之前可說了,他不確定地府是不是只有他一個這樣的奸細。

    萬一這個消息傳到了陽間,讓鬼眼高層知道,小凡你們回去,可就遭殃了。

    而且我們以靈魂起誓,要是真在這里宰了這個李逵,又恐怕遭到因果報應。”

    “是啊,事情的確變得有些棘手了。”師傅也繃緊了臉,滿臉憂郁。

    可此時的我,卻沒之前緊張了。

    反而開口道“師傅,獨前輩。這些都是之后的事兒了,我們現在連儀式都沒完成呢?想那么遠干嘛?”

    兩個老家伙一聽這話,思緒又猛的收了回來。

    的確,現在我和慕容言冥約在身。

    就算我是姜銘,也是解除鬼咒,回到陽間的事兒了。

    目前我們最應該關心的,還得是如何避開黑光寶鏡,成功潛伏道重泉池中完成儀式。

    所以,我接著附喝道“師傅、獨前輩,這是我們先擱一邊不談。

    你們能不能先帶我倆去重泉附近轉轉,咱們也好探探地形。

    了解了解黑光寶鏡,或許就有辦法了呢?”

    獨道長和師傅感覺我這話有理,當前的問題解決了,才是最為重要的。

    所以,獨道長和師傅都微微點頭,表示同意。

    臨走時,我們帶上了這個叫做李逵的鬼眼教眾。

    我們不能留他在這里,萬一這家伙提前被人發現并提前醒來。

    對我們造成的后果,可能就是毀滅性的。

    我們立下誓言不殺他,放他走,這些都可以做到。

    但是,得我們安全離開這里的前提下。

    因此,我們將這個家伙背出了43號紙樓,直接去了斜對面的五十號樓。

    將其關在一間小屋子里,并以符咒鎮封,防止對方逃脫。

    等做完這些之后,師傅和獨道長便打算帶我和慕容言去重泉周圍溜達溜達。

    出發前,師傅還去外面給我和慕容言重新弄了一套衣服進來,讓我們改變一下裝束。

    如此,也能盡量降低我們暴露的風險。

    做完這些,我們才從五十號樓里走出,并直接離開了黑暗小區。

    師傅說,重泉位于酆都城大廣場,酆都博物館后。

    而我們這里,距離酆都大廣場不算太遠。

    但為了節省時間,還是選擇搭車過去。

    坐上紙車,駕駛員見獨道長一身官服,顯得非常恭敬熱情。

    在地府,有著嚴格的等級制度。

    上至閻王下至游魂,都有著自己的身份地位。

    我和慕容言坐在后排,全程沒抬頭,也沒說話。

    等到了酆都大廣場后,我二人更是迅速下車。

    等下車后,一座寬廣異常的廣場便出現在了我們面前。

    在廣場的盡頭,更是有一座雄偉的古老宮殿。

    而那里,就是師傅口中的酆都博物館,其后就是重泉池……
彩票北京pk拾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