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說吧 > 玄幻小說 > 尸妹 > 第八百零一章 聯系前輩
    做好了決定之后,我們下了樓。

    旅館老板還是老樣子,給我們熱情打了一聲招呼。

    離開旅館后,我發現門口有輛紙車。

    而師傅則往前幾步,直接打開了車門:“都坐上來!”

    我見師傅開了車門,有些狐疑:“師傅,這車是你的?”

    師傅點了點頭:“啊!這不你燒給我的嗎?”

    “這下邊,都不用駕照的啊?”我好奇的問了一句。

    師傅白了我一眼:“你廢話怎么那么多,你當這里是陽間啊?上車就是!”

    說完,我也沒耽擱,直接就跟著師傅上了車。

    而這紙車的操作,與陽間的車操作起來,的確有些不同。

    因為紙車,只需要憑借鬼的意念,便能靈活操控。

    上車之后,我們一行人直奔酆都博物館。

    這一次我們過去的目的很明確,就是看能不能夠喚醒麒麟前輩,從而請求他的幫助。

    我們這里距離酆都博物館并不遠,沒一會兒就到了酆都廣場。

    廣場依舊,大得驚人。

    在廣場上,我嘗試了幾次。

    看能否喚醒麒麟前輩,結果發現沒用。

    所以,我們不得不繼續往前。

    前往酆都博物館的鬼還是很多,驗票口還是那么多鬼排隊。

    咱們想進入酆都博物館,也只能低調的排隊。

    但在排隊的時候,我又呼喚了幾次麒麟前輩,結果發現還是沒有反應。

    沒辦法,看樣子只能進入酆都博物館之內才嘗試一下。

    一個多小時的樣子,我們來到了檢票口。

    這一次,給我檢票的還是那個年輕鬼。

    因為上次懷疑我是通緝犯的事兒,他被主管責備了一番,差點就把這份工作給弄掉了。

    所以這次見我,當場就認出了我。

    不過這一次,卻沒有懷疑我通緝犯。

    甚至都沒給我做全面檢查,直接就把我給放進去了。

    我們一行四人進入酆都博物館后,直奔五樓窗戶口。

    因為上一次就是在那兒,麒麟前輩自動蘇醒的。

    這一次,我們也想在那個位置,嘗試聯系麒麟前輩。

    博物館很大,展覽了很多的物品。

    但五樓的物品,卻少了很多,所以這里的游客也少了很多。

    我們來到拐角的穿戶口,從這個位置依舊能夠看到遠處的重泉池,還有那懸浮的黑光寶鏡。

    左右打量了一眼,沒人。

    便聽師傅對我開口道:“好了小凡,你現在嘗試一下,看能不能聯系到前輩。”

    我重重的點頭,然后盤膝坐下,雙手合印,擊中精力。

    然后低聲的開口道:“麒麟前輩,我是丁凡。

    你能聽到我說話嗎?麒麟前輩,我是丁凡……”

    我開始一次又一次的小聲呼喚,雖然這個舉動有些2

    可現在的我們,除了用這個辦法,真沒其它方法可用。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眼見五分鐘過去了,可是我依舊沒有得到回應。

    要知道上次,我們剛來到這窗口不到兩分鐘,麒麟前輩就蘇醒了。

    可現在五分鐘過去了,麒麟前輩都沒醒來。

    大家都開始懷疑,這個方法是不是沒用?

    正當我們心緒焦慮的時候,我心口又好似震動了一下。

    如同心跳一般“噗通”,緊接著我身體中的焚天功法,開始自動的運轉起來。

    這突然出現的異樣,并沒有讓我感覺到驚訝,反而是驚喜。

    因為上一次麒麟前輩出現時的前兆,就是這個樣子。

    我不敢浪費一絲機會,急忙的開口道:“麒麟前輩,我是丁凡,你能聽到我話嗎?”

    我急促的開口,師傅、獨道長以及慕容言,也都感覺到了我身體的異樣,并緊張的盯著我。

    不過我話音剛落,我便在腦海之中,聽到一聲幽幽的嘆息:

    “哎!你是在喚我嗎?”

    聽到此處,我臉色瞬間露出一臉笑容,急忙開口道:

    “是的前輩。事關我們是否能取回你的劍身,請你務必幫忙。”

    “我已經感覺不到我的主意識了。可能,我已經死了。

    能不能取回我的身體,好似并不那么重要了……”

    麒麟前輩帶著憂傷,甚至有些絕望。

    這可不行,麒麟前輩若是不幫忙,我們可就沒希望了。

    我猛的皺起了眉頭,又急忙補充了一句:

    “前輩,你都沒有看見自己的身體,你怎么知道自己已經死了?

    前輩,那黑光寶鏡的照射,讓我們難以靠近重泉池。

    你有沒有辦法,可以屏蔽掉黑光或者讓黑光照射到其它地方去?”

    說完,我緊張的等待著回應。

    慕容言和師傅等人,也都緊張的望著我。

    直到過了好幾秒鐘,麒麟前輩才重新開口道:“如果是之前,可以。但現在,不行。”

    聽到這,心里再次“咯噔”一聲,什么叫做之前可以,現在不行?

    麒麟前輩是我們唯一希望,所以我急忙開口道:“前輩,你能不能說明白一點。”

    我臉色凝重,將希望寄托在了麒麟前輩身上。

    而麒麟前輩還是用著那種幽怨的聲音回答道:

    “我不過一縷零碎的神魂,僅存的能量很少很少。

    上一次為了感受到我的主意識,已經消耗了過多的能量。

    沒有能量的我,很難屏蔽那面寶鏡!”

    上一次,應該就是三天前。

    重泉水沸騰,麒麟虛影出現。

    不過我并沒有糾結這個問題,而是繼續開口道:

    “前輩,那有沒有什么辦法,可以補充你的能量?”

    “時間和極品陰物。”麒麟前輩很簡短的回答了我。

    我想了想,時間肯定是不行,便繼續問道:

    “前輩,什么極品陰物?如果我們得到了那種東西,又該如何再次聯系到你?”

    “天之所至,比如重泉之水,極陰丹,黃泉陰草等等。

    這些東西都能幫助我恢復能量,如果你得到了,就觸發此符……”

    說完,我只感覺我的左手掌一陣炙熱火烤。

    抬手一看,竟不知名的出現了一道麒麟印。

    沒等我看明白,麒麟前輩的有些疲憊的聲音再次響起:

    “我好困,得睡覺了……”

    說完,便在沒了麒麟前輩的聲音。

    顯然,麒麟前輩這縷神魂并不完整,能量也很少。

    只是因為自身存在特殊,加上強大,才得以存在這么久時間。

    如今能量即將耗盡,他也只能以休眠這種方式,延長自身存在的時間……
彩票北京pk拾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