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說吧 > 玄幻小說 > 尸妹 > 第八百四十四章 記憶缺失
    在我看來,這次地府之行。

    我的主要目的,就是為了給前輩找回他前世軀殼。

    次任務雖然完成得,不是很成功。

    但找回劍鞘,也算是完成了一半。

    如今恢復了一些體力,便想問問前輩的狀態怎么樣了。

    我這邊話音剛落,一個低沉的聲音便傳進了我的耳朵:

    “我在……”

    聽到這個聲音,我臉上便露出一絲微笑。

    這個聲音這次并非從我腦海之中傳來,而是從那劍鞘之中發出。

    這也就是說,前輩的那一縷殘魂。

    已經從我身體之中分離,進入了劍鞘之內。

    我帶著欣喜,繼續開口道:

    “前輩,你現在的情況怎么樣?”

    “我很好,回到身體中,魂力又增強了不少。

    小子這次很感激你,能帶回我半截身體。”

    前輩繼續開口,帶著感慨。

    我靠在床上,卻是笑了笑:

    “前輩那里話!對了前輩,為什么重泉內,只有劍鞘沒有劍身呢?

    你的本體,又在哪兒呢?”

    這一路上來,前輩大多時候都處于一個沉睡狀態。

    而且這一路急著趕路,心中的疑問,一直都沒開口。

    現在也就將心底的疑惑,直接問了出來。

    前輩聽完,卻嘆了口氣兒:

    “我不過一縷殘魂,很多事情我都記不得了。

    我到底經歷了什么,我已經不知道了。

    但在回魂的時候,憑借我這半截身體,我卻感覺到了主體的氣息。

    我敢肯定,他還在,就在陽間,我一定能夠找到他……”

    前輩的語氣帶著一絲凝重和堅定,我聽到這里也微微點了點頭。

    前輩這種存在,已經有些超乎一般人的認知。

    他這種超然存在,若是真的找回本體,那得是何等強大的存在?

    等到了那個時候,只要前輩相助。

    搞定鬼眼,覆滅日月邪教,還有那個什么嶺南閻家,不就是分分鐘的事兒?

    我心里這般想著,但還是開口道:

    “前輩,你放心。我一定幫你找全身體,找到你的主魂。到時候你可得幫我滅了鬼眼,掃平日月教。”

    “哈哈哈,小子這可是你說的!若是本尊真找回本體,就陽間現在這德行,不過抬手之間。”

    前輩好似很開心的樣子,很興奮。

    也對他本體的實力,有著極度的自信。

    “嗯,一定。”

    我點頭,很是肯定的開口。

    不管前輩說的是真是假,但前輩相助,必然是一大助力。

    可話音剛落,屋外便傳來一陣腳步聲。

    前輩也隨之開口道:

    “小子,你的朋友來了。”

    前輩話音剛落,房門便被打開。

    “咔嚓”一聲,便見到幾個人影走了進來。

    扭頭望去,發現進屋的不是別人,正是我的數名好友和長輩。

    老秦爺、老風、楊雪、小曼、徐澄靜五人。

    他們剛一進屋,便見到我已經醒了。

    一個個面色驚喜,紛紛開口道:

    “丁凡,你醒了!”

    我微笑著:

    “嗯,醒了有一會兒了。

    各位,這些日子,謝謝你們了。”

    我聲音帶著一絲沙啞,很是感激的開口。

    離開的這四十天,要不是大家的悉心照顧,我恐怕早就死了。

    而眾人卻紛紛搖頭,急忙圍了過來。

    “小凡,你都說的什么話!你中的鬼咒解除了嗎?”

    老秦爺來到床前,急忙開口。

    “是啊老丁,你的鬼咒解除了嗎?”

    老風也附喝到。

    旁邊的楊雪白了他們二人一眼:

    “丁凡都回來了,鬼咒肯定是解除了。”

    “應該是這樣,對吧!”

    徐澄靜盯著我開口。

    只有小曼,一臉期待的望著我,想從我口中得到答案。

    可是靠在病床上的我,整個人都懵逼了。

    滿臉錯愕的望著他們,有些云里霧里。

    因為,我完全不知道他們在說什么?

    什么“鬼咒”,什么“解除”。

    我竟然,一點概念都沒有,完全懵了。

    我瞪大了眼睛,看著眼前的幾人。

    直到過了好一會兒,才有些狐疑的開口道:

    “什、什么鬼咒?”

    眾人在見我一臉懵逼的時候,便感覺有些不對勁。

    此時聽我說出這話,更是皺起了眉。

    “咦,丁大叔,你不會是失憶了吧?

    你不知道你這次下去干嘛了?”

    徐澄靜第一個開口。

    老風、楊雪等,也瞪大了眼睛,狐疑的盯著我。

    我就納悶兒了,我下去過陰來能干嘛?

    不就是為了幫助前輩,找回他在重泉水內的身體嗎?

    我愣了一下,看了一眼不遠處的劍柄,又看了看他們。

    感覺自己,是不是忘記了什么?

    我努力的回想了一下,卻發現腦子有些疼。

    記憶有些朦朧,很多事情已經記得那么詳細了。

    我回憶了好一會兒,還是沒有想起什么“鬼咒”。

    便開口道:

    “我只記得,這次下去是幫助前輩尋找身體。”

    說完,我看了不遠處的劍鞘一眼。

    其余人見我看向房間角落,也紛紛扭頭望去。

    發現一柄劍鞘,正靜靜的放在不起眼的角落里。

    可是他們看完劍柄之后,都是一臉疑惑,根本不知所云的樣子。

    “丁凡,什么前輩?這劍鞘,真是你從地府帶回來的嗎?”

    楊雪秀眉微挑,一臉凝重的開口。

    我看楊雪的樣子,徹底混亂了。

    這到底怎么了?他們怎么一臉不相信我的樣子?

    但沒等我說話,老秦爺卻突然開口道:

    “別問了,我看小凡這樣子。

    應該是忘了,對鬼咒的事兒,徹底失憶了。”

    “天啊!老秦爺爺,我看丁大叔這次回來有些傻傻的。

    要不要,找個精神科專家給他看看?”

    “嗯,這個可以,一會兒我就聯系一個權威的精神科專家!”

    小曼一本正經,嚴肅的開口。

    我就靠在病床上,聽著他們的交流。

    徹底的混亂了,什么鬼咒,什么失憶,你們到底在說什么?

    心中不解,便急忙問道:

    “我忘記了什么?難道這次我過陰,還有其它目的?”

    大家見我滿臉疑惑的開口,齊刷刷的點了點頭。

    見他們點頭,我心里“咯噔”一聲,更想知道其中原因。

    “那你們給我說說,我忘記了什么?”

    我很是狐疑。

    眾人對視了一眼,便見到楊雪對我開口道:

    “之前你身中鬼咒,魂力衰減。

    需要過陰,在地府重泉解除鬼咒。

    你現在一點都不記得了?”

    楊雪反倒質問我一句,可我現在想破腦子,都記不得什么“鬼咒”、“魂力衰弱”的事兒。

    只是后來才知道,這次儀式的后遺癥根本不局限我和慕容言。

    凡是認識我們的所有人,當我們在重泉祭壇上,完成儀式之后。

    都出現了記憶缺失和人物的錯誤連接,就比如現在。

    已經沒人知道真相,沒人知道真正的過程和完整的始末……
彩票北京pk拾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