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說吧 > 玄幻小說 > 尸妹 > 第九百三十一章 平靜
    前輩沉睡后,我在家里也安逸了大半個月的時間。

    在這期間,再沒出現什么麻煩事兒。

    平日里就開開鋪子,和徐澄靜老風玩兒玩兒手機游戲,聊聊天什么的。

    在聊天之中,我還是比較關注當前的道門局勢。

    因為不在門派這種體制之內,我也只能從徐澄靜和楊雪的口中,知道一些當前的形勢。

    我還陽的時候,鬼眼向天下各方勢力下了詔安帖。

    因為這事兒,道門聯盟直接就炸了鍋。

    一些門派比較激進,說匯聚各派弟子。

    直接和鬼眼拼了,將目前所知道的邪教據點,逐個毀滅。

    這三百里外的黑暗谷,就在其中。

    但一些門派比較保守,說時機未到。

    現在各方勢力匯聚,情況復雜。

    應該加強自身,等時機到了,在出手。

    還說什么,如果前腳走,后腳就被人家給滅了門。

    那可就得不償失什么的。

    這只是兩個比較針對性的意見,還有很多爭吵的原因。

    不過大都是各顧各,心沒有連在一起。

    大多門派,都為了保全自己實力,不愿意當出頭鳥。

    所以道門各派吵得兇,行動卻少的可憐……

    除了這些,我還利用閑暇,給慕容言上了一些供奉。

    第一,是感謝當初在獨山出手相助。

    第二,是感謝她為我尋找前輩劍身,提供了便利。

    不過也很奇怪,按理說,我和慕容言的交集僅限于此。

    我們之間,也并無可能,有更多的交集。

    畢竟人鬼殊途,作為一個活人。

    是不應該和一只鬼,有太多的關系的。

    腦子里,更是不能有太多的雜念。

    可現實是,腦袋里,不時的就會閃過她的身影。

    或許是她太漂亮,又或許是她那漂亮的外表下,有著一顆女暴龍的性格。

    也可能是因為黃泉路一行,加上她性格和美貌的巨大反差感,讓我不自覺的會想到她。

    當然,也可能還有著其它什么原因。

    只是這個原因,我已經忘記了……

    不過我剛想到這兒,一通電話打了進來。

    拿起一看,見是楊雪。

    也沒在意,便接通了電話:

    “喂,楊雪!”

    “丁凡,最近康復得如何?”

    楊雪聲音清靈,帶著陽光。

    這都回來兩個月了,體重也漲了回來,身體各項指標已經達到了正常。

    所以我笑了笑,直接開口道:

    “恢復如初,今天給我打電話,是為了黑暗谷的事兒嗎?”

    因為距離前往黑暗谷的時間,已經不足一個星期,所以我才有此一問。

    結果楊雪卻有些不滿道:

    “啥意思啊?難道除了找你捉妖驅邪外,就不能有其它事兒?”

    我聽著這話卻有點尷尬:

    “那還有啥事兒啊?”

    楊雪在電話里嘟囔了幾句,然后才開口道:

    “明天去游樂園。”

    “啥?游樂園?

    多大的人了,還去游樂園干嘛?”

    “大人就不能去了嗎?

    徐師妹說,咱們不是就要去黑暗谷偵查敵情了嗎!

    這事兒我們都沒敢和師門說,所以去之前,我們要去游樂園放松放松。

    同時,打算叫你和老風一起。”

    我當是什么事兒,原來是叫我和老風去游樂園當陪練。

    我翻了個白眼,說實在的的。

    我現在對游樂園什么的,真沒興趣。

    人多,消費高,吃飯還沒地兒。

    沒等我這里回答,楊雪又開口道:

    “丁凡你到底去不去?”

    這一次,她的語氣帶著一絲嚴肅。

    我聽完,尷尬的回了一句:

    “我能不去嗎?”

    “不行!”

    楊雪毫不顧忌,直接慫了我一句。

    我只能在電話這邊苦笑,你都給我回絕了,那你還問我?

    心里這么想,但嘴上卻沒有這么說。

    所以,只能無奈的開口道:

    “好吧!明早我去和你們匯合。”

    楊雪聽我答應,本來沉下的語氣,嚴肅的態度,瞬間輕松了起來。

    “嘻嘻嘻”的笑了幾聲。

    “好吧!明早九點,青石游樂場大門口集合……”

    說了幾句,楊雪便高興的掛斷了電話。

    這女人啊!真是難以揣測。

    去就去吧!滿足一下這些少女心。

    掛斷電話,繼續守著鋪子做生意。

    今天生意很差,從早到晚,就三個人來光顧過。

    我看天色漸暗,便打算收攤做飯,畢竟明天還得早起。

    可就在這會兒,一個衣著體恤衫的高瘦男子,緩緩的向著我所在的鋪子走了過來。

    因為對方是徑直往我鋪子走來,所以我愣了一下,打量了對方幾眼。

    對方三十歲上下,帶著金邊眼鏡。

    梳著一個分頭,手里還提著一個電腦包。

    看上去就是一個普通的職場職員。

    男人不是鎮上的,有些陌生,卻有有一種熟悉感。

    好似在哪里,見過。

    可是哪里,一時間有想不起來。

    見對方過來,我平靜的對著男子開口道:

    “先生,你要點什么?”

    男子來到攤位前,并沒有直接回答我。

    而是左右打量了幾眼,看了看放在旁邊的紙人。

    他用手摸了摸,然后有些感嘆的開口道:

    “白紙人,好細致的手藝。”

    見對方夸贊,我還是有些高興的。

    白紙人我可是從小糊到大,我這手藝,自然沒的說。

    便笑著說道:

    “先生,我這手藝絕對沒得說。

    您是要選幾個,燒給仙去的親人或者是朋友嗎?”

    我說到這里,對方才扭過頭來看我。

    他樣子挺帥,皮膚比較白。

    帶著金邊眼鏡,很斯文的樣子。

    此時他面帶微笑:

    “你是這家鋪子的主人,丁凡嗎?”

    對方突然說出我的名字,我有些驚訝。

    “你認識我?”

    對方微微笑了笑,點了點頭:

    “是的,一個朋友介紹我來的。說你的手藝很好!”

    我挺高興,老顧客介紹。

    說明我白事兒的名氣,已經逐漸的傳了出去。

    至少,沒丟了師傅的臉面。

    加上今天生意不好,我很爽朗的說道:

    “先生,老顧客介紹。

    白紙人我給你打個折,一百塊一個,一百九男女金童一雙。”

    眼鏡男面帶微笑:

    “你挺會說生意,好我要一雙。燒給我師傅!”

    “你師傅?”

    我下意識的問了一句,因為師傅在我的生命中意義很重大,加上師傅已經死了。

    現在,聽到對方燒給他師傅,心里多少有些觸動。

    對方微微點頭,然后嘆息了一聲:

    “是的,師傅。

    我已經有二十年,沒見過師傅了。

    我真的,很想很想他……”

    /tt/100962/

    。_手機版閱讀網址:

    【悠閱書城小說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
彩票北京pk拾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