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說吧 > 玄幻小說 > 尸妹 > 第九百八十七章 九天九夜
    看著楊雪這般,我心里一顫。

    就好似觸電一般,那種感覺讓我感動,又讓我很不是滋味。

    我想張開嘴巴說話,卻發現臉上的肌肉,已經不聽我使喚了。

    我根本就無法張嘴,更加無法開口。

    可以想象,這次使用了前輩的力量之后。

    讓我的身體,出現了嚴重的反噬。

    而楊雪,依舊沒有察覺我已經醒了。

    她拿起一把用木條做的勺子,舀起一勺鹿肉粥。

    粥已經煮得稀爛,還冒著熱氣。

    非常的香,就聞一聞,便很有食欲。

    楊雪對著勺子吹了吹,然后再次對我開口道:

    “丁凡,吃吧!

    吃了你就能好了!

    要是、要是你死了,我、我該怎么辦呢!”

    說到這里,楊雪的眼眶里,竟然流出了眼淚。

    這一切,我看得真切,聽的清晰。

    我的心里,被深深的感動。

    在這一瞬間,我能很清晰的感覺到楊雪對我的感情。

    那是一種超乎友誼的感情,讓我感動卻又莫名的讓我排斥。

    我愣了一下,甚至都停止了呼吸。

    而楊雪卻沒有發現異常,她擦了擦眼淚。

    另外一只手,直接將我的嘴巴給掰開,然后將粥倒在我的嘴里。

    我雖然不能說話,但舌頭卻還能動一動。

    我吞下鹿肉粥,感覺這個味道好極了。

    我瞇著眼看著她,心里很亂。

    而楊雪在喂完我一勺之后,驚訝的發現。

    我今天吃東西,竟然在自然的吞咽。

    平時的時候,還需要用一根竹簽,輔助我吞食物。

    楊雪愣了愣,竟然都沒有發現我瞇著眼,我已經醒了。

    所以她又連續盛了好好勺給我吃,而且她一邊喂,一邊自言自語……

    即使如此,我在吞咽了幾下之后,也感覺累。

    很多粥都順著我的嘴巴流了出來,那模樣,就和植物人一般。

    需要通過輔助喂食器,才能正常進食。

    這里什么喂食器沒有,直接就被楊雪用一根竹簽往嘴里捅……

    尼瑪!那感覺要多難受就有多難受。

    我真的是想死的心都有了,只想快點回復力氣,早點好起來。

    要是一直這樣,我還怎么活啊?

    昏暗的燈光下,楊雪將一碗鹿肉粥給我吃完了。

    在她的自言自語中,我讀到了一些訊息。

    楊雪說,這粥里不僅用了鹿肉還有鹿茸鹿血,靈芝、山參等草藥熬制。

    不僅高熱量,高蛋白,而且能恢復我自身元氣。

    同時,楊雪還提到,說從我昏迷開始,這都過去了一個星期。

    也就是整整七天了,這幾天我,我都無意識的躺在這山洞之中。

    但這地方是那兒,楊雪沒有說,目前還不知道。

    隨后,楊雪離開。

    我也閉上雙眼,逐漸感受自己的身體。

    我緩緩的吐納氣息,以此補充靈力。

    卻驚訝的發現,我竟然突破了。

    已然從道君巔峰,達到了道王初期境界。

    心頭猛跳,尼瑪這啥情況?

    難道我修煉成了睡夢羅漢拳?只要我昏迷睡覺,就能突破?

    我一臉蒙圈的樣子,感覺自己這次突然,有些莫名其妙的樣子。

    可是當我運轉起道氣之后,卻有額外發現。

    我發現筋脈之中的焚天氣,好似又變粗了。

    從最開始的百分之一,比發絲還細。

    到現在,幾乎占據了我筋脈的百分之十。

    見到這兒,我有些明白了。

    明白我的修為,為何會突然突破,達到道王境。

    在黑暗谷中,焚天氣便有一次提升,同時有個猜測。

    焚天氣修煉得越粗,占比筋脈道氣越大,自己的修為也會變得越強。

    從最開始的百分之一,到現在的百分之十。

    焚天氣變強,我的修為,自然也就提升了。

    至于焚天氣為何會變粗,這很有可能,是得到了前輩的力量有關系。

    前輩的力量,讓我的焚天氣達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強度。

    在這種情況下,利用這個契機。

    我的道行,便沖破了最后的屏障,達到了道王境界。

    只是這幾天我在昏迷,沒有第一時間發現而已。

    心中驚喜,感覺有些因禍得福的樣子。

    我才突破巔峰多久?

    從我還陽開始算起,也就幾個月時間。

    可幾個月的時間里,我便從巔峰,突破了瓶頸,達到了道王境界。

    如此道行,如此修煉速度。

    放眼天下年輕一輩,恐怕沒幾個人能達到吧?

    驚喜之余,我繼續運轉著道氣。

    道氣的不斷運轉,四肢百骸逐漸有了一點點力量。

    更為重要的是,隨著道氣的運轉,自身傷勢也會恢復得快一些。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感覺自己終于可以動一動身體了。

    我停在了功法運轉,開始操控身體,想坐起來歇一歇。

    這樣一直躺在床上的感覺,真的不太好受。

    我先挪動了幾下身體,發現肌肉只要一用力,就撕裂般的疼痛。

    顯然肌肉受到了非常嚴重的創傷,沒有個十天半個月,肯定是無法痊愈了。

    但我咬著牙,不斷的落動身體。

    嘴里不斷得喘著氣,顯得很是吃力。

    可能是我在石屋里弄出了響聲,石屋外突然傳來一陣腳步聲。

    隨即,便見到一個男子走了進來。

    男子皮膚較白,表情冰冷。

    不是別人,正是風雪寒、老風。

    老風剛進石屋,便見到我在挪動身體。

    已經昏迷許久的我,突然動了。

    這讓老風顯得頗為驚訝,雙眼一睜,臉上瞬間露出驚喜之色。

    “老、老丁!”

    說著,急急忙忙的就跑了過來。

    緊接著,他一把扶住我,很是激動的開口道:

    “你特么的總算是醒了,你知不知道我們都擔心死了!”

    能讓老風這個冷面男激動的事兒,還真不少。

    這會兒見我醒來,算是一個。

    我比較吃力的擠出一個微笑,隨即很沙啞虛弱的開口道:

    “我、我,我不是醒了嗎!”

    “醒了就好,醒了就好!”老風激動。

    隨即,他對著石窟外便喊道:

    “楊雪,楊雪,老丁醒了,老丁醒了……”

    看著老風激動的樣子,我對著他問道:

    “老風,我昏迷,昏迷多久了……”

    說話的同時,老風已經將我靠在石壁上。

    老風露出一絲苦笑,然后對我開口道:

    “你已經昏迷九天九夜了,而我們也被困在這山里,九天九夜了……”
彩票北京pk拾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