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說吧 > 玄幻小說 > 尸妹 > 第九百八十八章 被圍困
    “什么?被圍了九天九夜?”

    聽到自己昏迷了九天九夜,到可以接受。

    畢竟那是前輩的力量反噬,沒昏死個一年半載,就值得慶祝。

    當然了,反噬至死。

    我感覺這種可能性不會太高,在我看來,前輩是不允許我死的。

    當然,這是我的想法。

    只是當我聽到后面,被圍困九天九夜,就讓我有些做不住了。

    我記得我昏迷的前一刻,狐族人馬不是來了嗎?

    而且那妖女樓月,也應該被打敗了,現在我們還能被圍困?

    我心里這般想著,而老風著重重點頭。

    “沒錯,我們已經被圍困了九天九夜了。

    現在,我們躲在一處隱秘的山洞之中。”

    老風話音剛落,又一陣腳步聲傳來。

    緊接著,便見到一個有一個人出現。

    楊雪、徐澄靜、宋山河、吳興龍、胡美、天機子以及一些陌生人等等。

    他們進入石窟后,都是一陣驚喜。

    然后對著我就跑了過來,一個個欣喜的叫我:

    “丁凡!”

    “丁兄!”

    “丁大叔……”

    “出馬……”

    “……”

    我見他們,都無恙,心里也高興。

    微微點頭:

    “諸位,這些日子,勞煩你們了!”

    我話音剛落,吳興龍便開口道:

    “丁兄那里話,之前要不是你以一人之力,殺死眾妖獸,我們恐怕已經成為一具尸體了!”

    “丁大叔,這點小事兒無所謂了。

    要是真感謝,等我們離開這里,請我們吃大餐!”

    徐澄靜高興的開口。

    楊雪也點點頭:

    “就是,你醒了就好!”

    說著,楊雪的眼睛有紅了。

    “……”

    其余人也是七嘴八舌的,都為我醒來感覺到高興。

    而這時,一名陌生中年男子開口道:

    “出馬的體質真是超乎常人,沒想到受到如此重的反噬。

    不僅沒事,甚至區區九天就轉醒了!”

    “是啊!圣母選的出馬就是與眾不同。”

    “沒錯沒錯,咱們狐族的出馬,那能是一般人能比?”

    一些陌生面孔開口,一看便知。

    這些人是成了氣候的狐仙,當時正是他們出現,打敗了樓月。

    我淺淺一笑,然后費力的對他們揖了揖手:

    “不知各位如何稱呼?”

    我話音剛落,那中年大胡子才反應過來。

    “哦!老狐都忘記介紹了。

    “老狐是這方寸山的狐首,胡金,這是我的二弟三弟四弟五弟,胡木、胡水、胡火、胡土。”

    聽到這里,我愣了一下。

    好家伙,這一家子的名字還真好記;金木水火土!

    但我沒多言,繼續揖了揖手,喊了一聲前輩。

    和眾人招呼之后,我再次對著眾人開口道:

    “剛聽老風說,我們被圍困了九天。這、這是怎么回事兒?”

    話音剛落,眾人的表情便露出一絲神傷。

    然后便聽到宋山河憋不住的開口道:

    “他奶奶的,那些個妖道不知道用了什么辦法。

    追蹤到了我們,而且封死了我們回歸都市的道路。

    現在我們,被困在一定區域里。

    一旦離開,便會再次被追蹤到。”

    聽到這些,我心頭威震。

    但旁邊的方寸山頭領胡金,在此刻附喝道:

    “不僅如此,我們還是去了與狐山的聯系。

    現在狐母,也都無法知道我們躲在這里。”

    我下意識的皺了皺眉,我們被包圍,而且還失去了與外界的聯系?

    眾人見我皺眉,旁邊的楊雪又開口道:

    “但不用擔心,他們還找不到我們,現在的我們還比較安全!”

    我微微點頭,安全就好。

    只要人沒事兒,總會找到逃出去的辦法的。

    接下來,我又和大家簡單的詢問了一些當前的情況。

    得知這妖女樓月并沒死,而是成為了我們的階下囚。

    現在正被關押,準備帶出去交給道盟。

    目前看來,形勢還是比較“樂觀”。

    而大家見我病怏怏的樣子,在和我聊了一會兒之后,便沒再打擾我休息,紛紛離開。

    告別了眾人之中,我也感覺到了困。

    所以躺下,繼續睡覺……

    等我再次睜眼的時候,感覺精神好了不少。

    身體也恢復了很多,我已經能夠獨立的坐起身來。

    雖然肌肉還是很酸疼,但還是能夠控制身體行走。

    我扶著墻,然后一步一步的離開了石窟。

    剛到門口,便碰見徐澄靜。

    徐澄靜見我,急急忙忙的就跑了過來。

    “丁大叔,你醒了!

    你這一覺可真久,又睡了一天。”

    我一臉尷尬,只是說想出去看看,曬曬太陽。

    徐澄靜也沒廢話,扶著我便離開了石窟。

    等我走出山洞后,刺眼的陽光射在了臉上。

    遮了遮眼睛,然后才緩緩的看清四周。

    我發現自己所在的位置,竟然是在半山腰。

    山洞前有一塊空地,但也不大,二十來平米左右。

    然后周圍就是綠綠蔥蔥的樹木了,周圍有些趴在地上睡覺的狐貍。

    至于老風、楊雪等人,是一個沒瞧見。

    我便問他們去哪兒了,結果這一問才知道。

    大家這是出門找吃的了,畢竟被困在這里,眾人包括狐族,都是需要食物的。

    我點了點頭,然后找個地兒也坐了下來。

    徐澄靜給我拿了帶你吃的,是熬好的肉粥。

    吃飽后,我感覺身體的力量又恢復了不少。

    便盤膝坐下,開始打坐吐納。

    不得不說,這山林中的靈氣,要比都市之中濃郁了很多。

    在這里吐納修煉的效果,要比在都市,好上二三成。

    可是就在我吐納修煉的時候,徐澄靜突然注意到了我道氣的強度。

    當場便驚愕道:

    “丁、丁大叔,你、你突破了?”

    聽徐澄靜開口,我也沒睜眼,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

    “嗯,道王了!”

    結果話音剛落,徐澄靜便突然罵了一句:

    “臥槽,你這個死變態!”

    我倒!

    我差點沒被徐澄靜這話給噎死,啥叫“死變態?”

    “徐澄靜,你能不能說話文明點?啥叫死變態?”

    徐澄靜不為所動,白了我一眼。

    “你還不死變態?

    我們累死累死都無法突破,你到好。

    在黑暗谷打了一架,回來睡了幾天。

    然后你就突破了,你不是死變態是什么?

    死變態、死變態……”

    我一陣無語,但也沒有絲毫生氣。

    在我的認識里,這才是最純正的徐澄靜。

    所幸我就沒理會她,繼續打坐運功。

    不僅可以鞏固我現在的修為,也能讓我自身早些康復……
彩票北京pk拾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