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說吧 > 玄幻小說 > 尸妹 > 第一千零七章 批注
    看著紙條上的紅筆字,我下意識的便楞了一下。

    破得三世九攬月,夜幽方得自在心。

    這什么意思?而且還不用口說,直接將這紙條遞給了我。

    并且著重用了紅寫,很顯然,這最后一句詩,是重點。

    可話也說會回來了,因為我完全看不懂上面寫詩句。

    所以我整個人都是蒙圈的狀態,心里一陣莫名。

    很快的,天機子和吳興龍便離開了酒店,開始返回道盟,復命去了。

    而這會兒,徐澄靜卻突然湊了過來。

    伸長了脖子,盯著我手上的紙條念道:

    “破得三世九攬月,夜幽方得自在心。

    丁大叔,天機子給你的什么啊?

    怎么看不懂啊?”

    聽到徐澄靜開口,我才反應過來。

    收起紙條,回頭看了她一眼。

    徐澄靜笑嘻嘻的,挺可愛。

    我卻無奈的搖了搖頭,這算卦的,都是神秘兮兮的。

    這誰能知道?

    “我也不知道啊!但看樣子,這是天機子給我批的卦辭。”

    我這么一說,其余人也都好奇起來。

    剛才他們都聽到了天機子給我說的話,他給我免費算了一卦。

    而且是“命卦”。

    在整個白派里,讓天機子算卦,可以說難上加難。

    別說免費算,就算是金山銀山在他面前,這天機子都未必會掐一掐指頭。

    而且就算算,也很少卜算命卦。

    因為在卦術里,算命其實只最難的。

    最消耗功力,最能觸碰到禁忌的。

    人生的境遇多種多樣,遭遇也個不相同。

    混跡在形形**的人際圈子里,其命數的變化,非常大。

    算命,其難度可以說是相當的高,幾乎很難算準。

    可是世人最喜歡的,就是算命。

    因為每個人都想知道自己的命運,知道自己的未來。

    因此,這才有了天橋下一堆老南道。

    八卦盤都未必看得懂,然后就開始吹噓。

    說自己是麻衣神算,算天算地算你祖宗都成。

    不過這種,幾乎百分百都是騙子,絕對沒一個真的。

    畢竟命運,那是一般人可以隨便窺探的?

    不過放眼天下,到也有一些例外。

    其中,梁文生就是整個道門內公認,并繼承了上一代天機子名號的神算子。

    他不僅博古通今,精通天文地理,七星八卦。

    更是有著出眾的卜算能力,摘葉成卦,不過小道。

    “攤手天下”卜算萬事,也不是不可以,并能有測算他人命運的能力,且十分精準。

    但就是這種人,還能被鬼眼給抓了去……

    是命中注定,還是說天機子也有算漏的時候?

    不過那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此刻聽聞天機子不僅給我算了命卦,還給我批了卦辭。

    除了胡美,都想過來看看。

    楊雪直接來到身前,對我道:

    “除了剛才那句詩,天機子還給你說了什么?”

    “你可得記好了,聽我師傅說。

    上次龍泉前輩去請天機子算卦,他都閉門不見的!”

    宋山河插著手,有些羨慕我的樣子。

    老風這個冷漠男,也挺好奇的,對著我說了兩字兒:

    “說說!”

    “對說說!天機子算卦可準了,咱們也幫你參謀參謀,說不準就能看破你的命運!”

    徐澄靜也興致勃勃的開口。

    見大家都如此有興致,我也沒啥好隱瞞的。

    反正這卦也算了,我自己也看不懂。

    便對著眾人開口道:

    “天機子,剛才對我說。

    他昨晚給我算了一卦,說是第三卦……”

    結果我剛說到第三卦,在場眾人臉色“唰”的一聲都變了。

    一個個瞪大了雙眼,明顯有些不敢相信。

    眾人都是出至道統,老風師傅獨道長也精通卦術。

    對周易卦術,自然比我了解得多。

    當我說出第三卦,眾人心里都不免驚訝不已,畢竟這是個出了名的下下卦。

    “水、水.雷屯?”

    徐澄靜驚訝。

    楊雪也愣住了,老風的臉皮也是一抽一抽的,顯然對我這個命有些尷尬。

    只有宋山河這殺馬特在楞了一下之后,“哈哈哈”的笑了起來:

    “臥槽,我就說這些日子怎么這么背

    原來丁凡你是個掃把星啊!

    哈哈哈,水.雷屯,笑死我了,百年難得一遇啊!”

    聽宋山河笑,我也只能翻了白眼,沒有說啥。

    畢竟從卦面上說,我真就是個掃把星,萬事都不能順。

    到是楊雪呵斥了宋山河一句:

    “宋山河,有那么好笑嗎?”

    宋山河被呵斥,頓時閉嘴。

    畢竟這殺馬特對楊雪的話,那可是言聽計從。

    同時,老風也對我開口道:

    “除了這些,他還說了什么!”

    我嘆了口氣兒,然后繼續道:

    “然后就直接說了卦相的注解,風刮亂絲不見頭,顛三倒四煩憂愁。

    慢從款來左順遂,急促反惹不自由。

    因為我聽不懂,我就想問他什么意思。

    結果天機子就給了我這么一張紙,上面就寫了這個!”

    說完,我在場將那張紙條拿出來。

    眾人接過,細細看去。

    就是那句詩;

    破得三世九攬月,幽夜方得自在心。

    眾人看了幾眼,這次包括宋山河也思索起來,沒有嘲笑。

    上述是正常的卦辭,這最后一句,應該批注。

    可眾人琢磨了半天,也特么看不明白。

    這九攬月到還能理解,掌握天地。

    一般來說,采摘,形容壯志豪情罷了!

    可這破得三世是個什么梗?

    還有這最后一句,幽夜方得自在心?

    從字面上看,自在心還能勉強理解,可這幽夜又是什么鬼?

    這中華文化博大精深,別說一句詩詞里只看懂幾個字。

    就算是錯了一個標點符號,都能改變意思。

    況且,這可是我的命卦的批注。

    因此,一時間沒有任何人能分析,并作出判斷。

    大家琢磨了一會兒,都沒有頭緒。

    索性我也不去管了,水.雷屯就水.雷屯吧!

    除了是下下卦外,還能有更壞的?

    地府都闖了一次,還在乎這個?

    破罐子破摔,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好了,大家也別琢磨我這卦了。

    說不定天機子玩兒我呢!咱們還是分析分析石嶺的事兒,一會兒趕路吧!”

    眾人聽我說完,也都點了點頭。

    緊接著,我們在沒去理會這什么命卦。

    再壞又能壞到哪兒去?

    而且自己背著這個命,也不好好的活到了現在?

    雖然多次九死一生,到也逢兇化吉吧!

    想到這些,心里到也安穩了不少。

    隨即,我們將關注點。

    全都放在了今晚石嶺,將面對日月邪教購買尸油的接頭人身上……
彩票北京pk拾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