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說吧 > 玄幻小說 > 尸妹 >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一而再的夢境
    隨著我們離開,身后的獨立別墅已經竄出了火苗,滾滾黑煙正在不斷往外冒。

    至于我們,則做個過路人一般,很快的便離開了這里。

    來到曲陽坡腳,我們很快的便叫到了一輛出租車,并第一時間離開了這里。

    這一路上,徐澄靜都顯得非常的郁悶。

    畢竟第一次出門見個網友,結果遇到了這么一檔子事兒。

    放在誰面前,都會感覺到特別的揪心。

    些等再次回到下榻的酒店時,天已經亮了。

    大家在酒店里吃了個早餐,然后便各自回到屋里休息。

    折騰了一個晚上,眾人都挺累的。

    不過等我和老風回到房間,開啟電視后,卻意外的看到一則電視新聞。

    “這里是都市早間新聞,據本臺消息。

    今夜凌晨,曲陽坡的一棟別墅內突發火災。

    我市區曲陽坡消防大隊接到群眾報警,第一時間趕往火災現場,并成功撲滅火情。

    根據現在報道,有一人遇難。

    事故原因,尚在調查當中……”

    說著,一些畫面就出現在了屏幕上。

    我和老風當聽到“曲陽坡”三個字的時候,便被吸引。

    在看到那火災別墅時,也一眼就瞧出,那正是我們昨晚作為的別墅。

    從畫面上看,別墅已經被燒得面目全非,地板都被燒沒了。

    至于那楊帥,恐怕就都被燒成了干尸。

    我沒開口,旁邊的老風卻嘣出一句:

    “死有余辜!這種人,下了地府,也得進十八層地獄!”

    我嘴角勾起一絲的弧度,老風這話到沒任何毛病。

    根據我去地府的經歷還來,這種殺人煉藥的妖人。

    首先會被送到枉死城,然后會被仍在血河里的特籠子里。

    只能露出一截手指,任由血河水沖刷干凈他們身上的戾氣。

    然后還會被關在枉死城內,除去他們身上的怨煞之氣。

    最后就是送去十八層地獄里折磨,這年限,少說也是百年起步。

    至于熬過了十八層地獄的折磨,下輩子也沒可能在做人了。

    說不定就只能做任人宰割的畜生,或者眾生踐踏的昆蟲蛇蟻啥的……

    但那些,并不是我所關心的。

    如今,只想好好睡一覺。

    等睡醒了,去市區逛一逛,玩一玩,然后就去衡山九霄觀參加五年一度的道盟大會。

    所以,我對著老風招呼了一聲道:

    “老風,我先睡了!”

    老風點了點頭,繼續看了一會兒電視。

    我則一頭倒在床上,呼呼大睡起來。

    可是一覺下去,我特么的竟然又開始做怪夢。

    這個夢境和以前做過的一個夢境一模一樣,奈何橋上一女子。

    女子看不清臉,但我卻可以感覺到,她的目光里從滿了憂愁和悲慘。

    最后說了兩個字“等我”,然后一躍跳下了滿是亡魂的忘川中……

    夢境到了這里,我又一次的被驚醒。

    這才發現,自己又做了那個么夢。

    我摸了摸自己的額頭,已經被汗水打濕。

    左右看了一眼,老風還在另外一張床上睡覺。

    時間已經到了下午五點多,我深吸了口氣兒,給自己點了根煙。

    心頭莫名,因為我不知道為何,我又做了這樣的一個夢。

    而且這個夢,是從我從地府回來之后,開始做的。

    我不知道為什么,這夢中女子又是誰?

    為何我會一而再的夢見她?

    難道我被冤魂纏身?

    但仔細一想,不可能。

    自己就是驅魔人,就是道士。

    有沒有冤魂纏身,我自己會不知道?

    但不是,為何又老做這樣的奇怪夢境呢?

    心中不解,只能順著繚繞的煙霧,陷入無盡的疑惑之中。

    夢境虛幻,但在我們這行人看來。

    如果接二連三,那就是預示什么了。

    從另外一個角度看,這應該是預示命運的一種。

    一想到命運,我突然想到了天機子梁文生,以及他在九曲山下,給我卜算的命卦。

    “風刮亂絲不見頭,顛三倒四犯憂愁。

    慢從款來左順遂,急促反惹不自由。

    批注;破得三世九攬月,夜幽方得自在心。”

    這是一個下下卦,預示我的命運并不那么好。

    一路走來,都不可能會有一帆風順。

    只會有荊棘滿布,亂石嶙峋。

    如今想想,我這輩子好似真如同卦象所說。

    從出生到現在,我的人生都沒太平過。

    剛生下來就被父母遺棄,除了一張夾在襁褓里的生辰八字外,再無其它。

    師傅收養了我,給我取名。

    但師傅因為是做白鋪子的,結果自小就被小朋友們疏遠,只有一個兒時的玩伴,小曼。

    可和我好的小曼,家里也因為火災,父母沒了,她也被收養。

    上學的時候情況也都差不多,普普通通,甚至還走點霉運。

    高考都能填錯答題卡,野雞技校讀了兩年。

    回家幫師傅做生意,第一次收尸就能遇到厲鬼,我這人生,也真是夠倒霉的。

    可現在這個跳橋的女子,對我又預示了什么呢?

    是不是這個預示,隱藏在天機子給我的批注之中?

    破得三世九攬月,夜幽方得自在心。

    看不懂,也難以理解其中深意。

    不過我卻有一種隱隱的猜測,我的命運,是不是與一名女子有關系?

    而這個女子,是不是就是我夢境里跳橋的那位?

    當然,這只是我的憑空猜想,我沒有任何證據。

    說直白一點,就是胡思亂想。

    感覺沒一會兒,一根煙就抽完了。

    等我準備在點一根的時候,電話響了。

    拿起看了一眼,是楊雪打來的。

    接通電話:

    “還在睡呢?出門吃飯了。”

    聽到楊雪的聲音,我放下了香煙,對著電話里“嗯”了兩聲,說一回兒就到。

    掛斷電話,我長出了口氣兒。

    想不明白,干脆就不想了。

    既然是命中注定,有何必去提前知曉呢?

    這是我給自己找的借口,隨后也放心了心。

    叫醒了老風,隨即下了樓。

    等到了樓下,發現楊雪和徐澄靜以及胡美,早已經在樓下。

    楊雪和徐澄靜以及胡美,今天都是一身勁爆裝。

    就是那種一眼看過去,低胸短裙,黑絲高跟。

    周圍人紛紛側目,甚至還有主動搭訕的。

    畢竟各個都如花似玉,美艷絕倫。

    就這外表,大長腿,撩人嫵媚。

    看得人忍不住的流口水,蠢蠢欲動的樣子……
彩票北京pk拾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