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說吧 > 玄幻小說 > 尸妹 > 第一千一百零四章 罡氣被破
    見到對手的冰火雙重攻擊,心里也不免鄭重起來。

    不愧是冰火雙系的西界高手,這種雙系靈力。

    竟然能熟練的,控制到了如此地步。

    但是,想用這種方式。

    破開我的焚天功罡氣,顯然還是不夠的。

    因為我此時的修為,已經無限迫近道王巔峰境界。

    換而言之,除非道王巔峰境的高手。

    是很難將我身體上的罡氣罩,瞬間擊破的。

    所以,我沒有任何遲疑和停留。

    對著外圍的西界高手布萊恩,繼續沖了上去。

    而那些凝結在我四周的冰刺,此刻“唰唰唰”的往我射了過來。

    其數量之多,規模之大,看上去聚集震撼力。

    但是,那些冰刺在擊中我身體表面的罡氣罩時。

    卻又好似擊中了石板,不斷發出“咚咚咚”這樣的聲音,然后折斷掉落在地。

    在外人眼里,我這個時候就好似人肉推土機。

    對那些冰刺根本毫無在意,整個人就碾壓了過去。

    “我的天啊!丁凡好強!”

    “這樣的冰刺打擊,都傷不了他了嗎?”

    “這罡罩,太硬了吧?”

    “不,應該是丁凡的那種秘術太強了。

    不過秘術越強,透支他的能力就越多。”

    “嗯,有道理,時間一過,丁凡可能就會陷入一個極端的虛弱期……”

    “……”

    周圍人不斷的議論,但也看出,我這焚天功也是屬于一種提高功力的道術。

    但只要涉及到強行提升功力的道術,那么都會有一個相同的弱點。

    那就是道術結束之后,施術者必然會陷入虛弱期。

    因為外來的力量,是不會無端的出現的。

    作為擂臺上的我,自然也很清楚這一點。

    焚天功強,毋庸置疑。

    但它消耗靈力的速度,也是極其恐怖的。

    常規消耗,就達到了一般道術的三倍。

    像我這種,全面激發罡氣護罩。

    其實也變相的,將弱點暴露了出來。

    類型,就和法空和尚的金鐘罩差不多。

    需要極多的靈力支持,要不然這個術法,就沒辦法施展。

    我靈力已經不足百分之十五,如此恐怖消耗,最多就能堅持三分鐘。

    所以在三分鐘之內,我必須戰勝這個家伙。

    要不然,我真不知道,能不能獲勝。

    我強硬的沖出了火焰包圍,仍由那些冰刺扎身。

    但是,都不足以減緩我的腳步。

    等我沖出火焰包裹的瞬間,對面的布萊恩猛,猛的舉起了銀弩。

    對著我就是“嗖嗖”幾箭,這幾箭剛一射出,便帶著冰火的靈力波動。

    顯然,這布萊恩在這銀弩箭矢之上,附加了靈力。

    可我也管不了那么多,提劍繼續往前。

    就在那幾箭靠近我的瞬間,抬手一掃。

    剛接觸到其中一根箭矢,遠處的布萊恩突然低吼道:

    “爆!”

    此言一出,那箭矢上流轉的靈力,竟突然之間爆發。

    “轟”的一聲炸響,一團火焰瞬間激蕩而出。

    轉眼便將我包裹,這一幕發生得非常突然,也讓我很是意外。

    如此威力的火球爆發,可比剛才那什么“烈焰風暴”要強上不少。

    如果硬抗,就算現在有護體罡氣,恐怕都頂不住。

    就算頂住了,那么靈力的消耗,也是極大的。

    不敢有絲毫大意,身體本能的做出閃避。

    可如此爆炸,還是將我震得有些腳步踉蹌。

    罡氣護罩,也被震得顫抖“破裂”。

    不過這還沒完,這邊剛爆炸,又幾道箭矢射來。

    我暗道不好,這幾道箭矢。

    恐怕也是那種附著了靈力,會爆炸的那種。

    想要閃避,可是箭矢的速度更快。

    又是“轟轟”兩聲,一陣極寒氣息爆發。

    那冰寒的冷風有些刺骨,在爆發之中,升騰起了一陣陣白霧。

    而那白霧之中,更是射出了無數冰刺。

    因為火球爆發,讓我護體罡氣受損的緣故。

    此刻冰刺爆發,我體表被震裂的罡氣護罩,瞬間被扎破。

    好幾根冰刺,更是刺進了我的肉中。

    “啊!”

    本能的發出一聲哀嚎,低頭一看。

    發現自己胸前,就有三根細小的冰刺。

    它們很細小,但卻刺破的我的衣服,扎入了血肉之內。

    要不是有罡氣緩沖了一下,這一下肯定能讓我重傷。

    媽的,這冰刺爆發的威力,可真的是恐怖。

    如果我沒有道王巔峰境界的罡氣護罩,這一下被這冰刺給扎死都是有可能的。

    由此可見,這西界的修行者。

    西界的魔法,還是擁有著恐怖的殺傷力的。

    心頭多少有些忌憚,但還是將三根冰刺拔了出來。

    再次抬頭,卻發現布萊恩露出一個冷笑。

    “東方高手,你體表罡氣已經被我破了,你還能和我戰嗎?

    在我西方魔法面前,你們道術,根本沒有發揮的余地!”

    布萊恩冷冷的說了這么一句,發音雖然不是很標準,但語氣之中卻充滿了自傲。

    對我們東方道術的不屑,以及貶低。

    結果都不等我發火,坐在擂臺周圍的宗門弟子們可就坐不住了。

    一個個頓時就炸了;

    “草泥馬,西界小子別太囂張!”

    “特么的,敢說我們東方道術不行?

    “丁道友,給這小子點厲害悄悄!”

    “就是,弄死他,敢小瞧我們東方道術……”

    “……”

    別說是這些宗門弟子了,就算是很多前輩長老,都恨得牙癢癢。

    “這西界小兒,太過狂妄了吧?”

    “哼!敢小瞧我東方道統,實在是可惡!”

    “當我東方道門無人嗎?”

    “……”

    正位高臺之上,很多前輩都拍桌子怒斥起來。

    這對對我們整個東方道統的貶低,這些個宗門大佬,那里受得了?

    而作為東方道門的人,我自然也受不了。

    我丟掉了手里的冰刺,然后冰冷的開口道:

    “你高興得太早了!”

    話音剛落,我突然低吼了一聲。

    焚天氣滾滾而出,強大的壓迫感再次席卷。

    我體內的焚天功法,正在以急速運轉。

    體內的道氣流速,在這一個達到了頂點,焚天氣的轉換比再次倍增。

    已然達到了平時消耗靈力9倍,正常焚天氣流速的三倍。

    本來可以維持三分鐘時長的焚天功,現在再次縮短,變成了一分鐘。

    換而言之,我不打算在三分鐘能解決戰斗。

    而是要在短短的一分鐘內,將這個狂妄的西界高手鎮壓。

    讓他知道,我東方道門,是不容貶低的……
彩票北京pk拾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