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說吧 > 玄幻小說 > 尸妹 > 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 邪惡蠱師
    等我收工并睜開雙眼后,徐澄靜也喘著氣,緩緩的轉醒。

    但她現在的情況,已經得到了好轉。

    楊雪更是急忙問道:

    “靜靜,你感覺怎么樣?”

    徐澄靜深吸口氣兒:

    “我已經好了多!”

    說完,她被扶起。

    然后過頭來對我說道:

    “丁大叔,謝謝你了……”

    說完,她還笑了笑,但臉色卻有點蒼白。

    我笑了笑:

    “沒事兒,這里人多眼雜,我們先回客棧吧!”

    “對對對,先回酒店。

    經過這事兒,八成可以確定,這鳳凰城內不太平。”

    王虎開口。

    “嗯對,我們先回客棧!”

    王鳳也開口。

    因為我們不知道,這附近是不是存在妖邪之物,或者邪教妖人。

    只有先回到客棧內,一切從長計議。

    眾人紛紛點頭,沒有任何遲疑。

    隨即,直接往飄云客棧走去。

    這一路上,我們還小心翼翼,警惕四周。

    看是不是存在被跟蹤的情況,畢竟徐澄靜一直和我們在一起。

    為何突然出現這種異變,實在是令人尋思。

    幾分鐘后,我們來到了客棧。

    并全都來到了楊雪和徐澄靜的房間中,眾人站在一起,將門關好窗戶拉上。

    屋子里的氣氛,一瞬間變得嚴肅起來。

    隨即,就聽到楊雪第一個開口道:

    “靜靜,你什么時候感覺不舒服的?你有沒有接觸什么人?”

    楊雪問的,也是我們想問的。

    徐澄靜異變,必然有所原因。

    而現在,我們遇到的數人都失去了理智,唯有徐澄靜恢復。

    都想從徐澄靜的嘴巴里,知道一些有用的消息。

    徐澄靜其實自己也在想,也在拍出各種選項。

    但思來想去,感覺都挺正常的。

    而且大多時間是和我們在一起的,也沒出現任何意外啊!

    她沉思了少許,好一會兒才開口道:

    “我想了好一會兒,最近三天,并沒有感覺到什么異常,也沒接觸什么奇怪的人。”

    “徐澄靜,你在想想。

    你肯定漏了什么,不然你不會無端被邪氣侵入……”

    我直接開口,想要知道一切的原因。

    “除了我們一起外,你想想,你單獨做了什么?”

    紫幽也開口詢問。

    雖然她和徐澄靜有些針尖麥芒的意思,但這個節骨眼上,也想找到原因。

    徐澄靜聽完,又沉思了好一會兒,然后才開口道:

    “如果說單獨做了什么,可能就是今天白天去爬山,我單獨買了一串糖葫蘆吃。”

    “糖葫蘆?”

    眾人狐疑,相互對視了一眼。

    “沒錯,糖葫蘆。

    就是你和風雪寒上廁所的時候,我還沒吃完,就聽到你們那邊大叫。

    我包里還有一半,還沒來得及吃呢!”

    一聽這話,所有人都望向了徐澄靜的包。

    楊雪更是直接拿過,然后迅速的將徐澄靜包里剩下的一般糖葫蘆給拿了出來。

    用熟料口袋包裹著,還有四顆。

    從表面看,就是普通得不過再普通的糖葫蘆,并沒有任何異常。

    聞了聞,有一股糖香味,很誘人。

    老風見狀,直接開口道:

    “你們在屋子里等等我,我去那些工具過來。”

    說完,老風便匆匆離開。

    他是我們這里唯一的醫者,他應該能有手段檢測這糖葫蘆是不是存在問題。

    沒一會兒,老風提著他的醫藥包來了。

    他接了幾碗水,然后在水里放了一些不知名的藥劑。

    最后,小心翼翼的拿出一顆顆糖葫蘆,將其仍在那些藥劑水里。

    我們也看不懂老風的操作,但盡量不打擾他。

    不過經過老風的一陣折騰后,我們發現那些藥劑水,發生了些許顏色變化。

    不僅如此,被放入藥劑水里的幾顆糖葫蘆內,竟然爬出了一條條異常細小的紅色蠕蟲。

    那蠕蟲非常細小,感覺比頭發絲還小上一些。

    因為全身紅色,在紅色的糖葫蘆內,肉眼根本難以察覺。

    不知道的,還以為是糖絲呢。

    看到這里,所有人都倒抽一口涼氣。

    果然是這東西有問題,如果不出意外。

    徐澄靜就是吃了這糖葫蘆,這才出現了異變。

    徐澄靜見自己白天吃的糖葫蘆內,竟然這么惡心,還有這種蠕蟲。

    當場便開始犯惡心,大罵那老頭無恥,還說等抓到他,非弄死他不可啥的。

    我瞇著眼,看著這些藥劑水和蠕蟲,然后道:

    “老風,你能不能判斷,這些蟲是什么?

    能夠確定,就是這些蟲,導致徐澄靜體內出現的邪氣嗎?”

    老風搖頭:

    “這個我還真無法確定,但肯定和這東西有關系。”

    老風話音剛落,王鳳便開口道:

    “這是不是蠱蟲啊?這地方,可是古時候的苗疆地域。”

    聽王鳳這么一說,眾人感覺有這個可能。

    這湘西,的確是苗疆的一部分。

    而且糖葫蘆內,出現了蟲子,的確有可能是蠱蟲。

    苗疆蠱師,養蟲千奇百怪,各種蠱蟲都有。

    比如駭人聽聞的斷頭蠱,中蠱之人,將在會在十天之后毫無征兆的直接斷頭。

    還有恐怖的玻璃蠱,五臟六腑,長出玻璃等等。

    但我們這群人中,并沒有蠱師,所以無法辨識這蠱蟲。

    因此,只能先拍個照,以后找人求證。

    如今,最大的問題是,將這個幕后黑手給抓出來。

    加上今晚的中蠱者,前后已經出現了六人。

    間接害死了五六個人,要是不加以制止,天知道會死多少人。

    而且其它地方,是不是也存在這樣的邪惡蠱師,這還是未知之數呢!

    經過我們分析后,最后得出這樣的結論。

    大家都連連點頭,可是我們人手有限,掌握的資料也不夠。

    所以,為了最大限度的將那幕后黑手抓出來,必須得依仗道門系統。

    因此,我直接對著楊雪、紫幽等人道:

    “這事兒不可謂不大,鳳凰山以及鳳凰城都發生了這種事。

    其余地方可能還有,范圍很大。

    那么我有理由相信,這可能不是一個人所謂。

    甚至,有可能是有組織有預謀的。

    所以,這事兒必須通知道門。

    就我們幾個人,根本就分身乏術,完全搞不定……”

    大家也清楚我們現在面對了什么,傷勢沒有痊愈,魔蛛還沒搞定,又出現一個邪蠱師。

    要是不能得到道門支援,不能盡早斬除這些危害一方的妖邪。

    那么接下來,將會有更多的人死于非命……
彩票北京pk拾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