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說吧 > 玄幻小說 > 尸妹 > 第一千二百七十章 上等客房
    玉虛宮,乃武當派正殿里,最為莊重的宮殿。

    以前這里,一般是掌門所居住修行以及辦公的大殿。

    不過現在,這里已經被成旅游點了。

    除非門派有大事件,不然掌門都不會來這里。

    現在,各派門派弟子被召集。

    這里,再次彰顯了地位。

    凡是回到門派的弟子,都需要在這里登記和報道,拜見掌門。

    不過聽吳興龍說,武當派掌門還沒回來,目前還在湘西開會。

    玉虛宮目前由大長老主持,門派上下任務,也都由大長老安排和發布。

    等我們倆道玉虛宮前,發現這宮殿非常莊重,修建得異常考究。

    簡單的四平八穩就不提了,這里竟然的格局,更多的是以北斗七星等天相風水作為考究。

    就隨便一塊地磚修建,可能都是被有意安排進去的。

    來到玉虛宮前,前面有好幾個弟子從玉虛宮內出來。

    為首的,便是武當派大弟子楊迅。

    當初九霄觀一戰,我深知這家伙的實力,非常強大。

    他這會兒,也看到了我們,露出一笑。

    吳興龍和楊雪,更是直接喊了一聲大師兄。

    楊迅微微點頭,并對著我和老風保全道

    “丁道友,風道友……”

    我和老風也不怠慢,揖手示意。

    “楊道友……”

    “二位道友,不知道來我武當,有何貴干啊?”

    楊迅繼續開口,溫文爾雅,并沒有排斥我們的意思。

    只是禮貌性的詢問而已。

    但不等我和老風開口,楊雪已經提前說道

    “他們是我請來的!”

    “哦?小師妹請來的貴客,必須好好招待……”

    我和老風帶著微笑,然后聽我道

    “我和老風過來,主要還是為了道門測評一事。

    同時,領略一番武當風光。”

    楊迅帥氣逼人,一言一笑都帶著帥字和陽光。

    “如此小事,二位道友可隨便欣賞,如有不便,直接聯系我與眾師兄弟都行。”

    楊迅是比較客氣的,說話也特么好聽。

    難怪在道門里,女修士都喜歡這小子。

    客套了幾句之后,楊迅帶著幾個武當弟子離開。

    楊雪一人,獨自進了玉虛宮報道。

    我和老風以及吳興龍,就在外面等待。

    沒過多久,楊雪出來了。

    她顯得挺高興,一跳一跳的,像個小女孩。

    隨后,她和吳興龍帶我和老風去了管事那兒開了一間客房。

    結果又在這兒,遇到了武當派大弟子楊迅。

    因為也沒有什么外來賓客,楊迅很客氣。

    直接給管事的開口,越級的,給我和老風開了小院客房。

    對楊迅盛情舉動,還是很感謝的。

    不過楊迅作為門派大師兄,事物繁多,并沒有和我們多話。

    只是說晚上會和我們喝一杯,現在讓我們去客房好好休息。

    對于楊迅的客氣,我和老風都比較感激。

    我二人不過區區散修,來這種宗門大派,也就只能住一般的小客房。

    這就是不成文的規定,這個在道門的地位,有著極大的關系。

    能得到如此待遇,自然是高興了。

    等小院,掃了一眼。

    環境不錯,內還有一顆大松樹,甚至還有魚池。

    喂養了幾條小金魚,環境優雅,視野開闊。

    屋內兩張單人床,被褥什么的都很干凈,冰箱電視,現代化設備一樣不少。

    咱們放好行李,在屋子里休息了一會兒。

    吳興龍和楊雪,還給我們里里外外介紹了一遍。

    什么事兒,都給安排得妥妥當當……

    等楊雪安排完我們的事兒后,她也就回她的住所了。

    吳興龍也因為自身還有要務,就離開了。

    讓我們在屋里,休息一陣子。

    說等晚上吃飯的時候,再一起去食堂。

    我和老風點了點頭,隨后送走了二人,便在屋子里休息起來。

    可是我和老風剛躺下沒一會兒,屋外卻傳來一陣敲門聲。

    “咚咚咚”,力道有些大。

    咱們也不知道是誰,但也沒多想,武當派的地界,也不怕有危險。

    想都沒想,直接就起身開了房門。

    可這房門當一打開,便見到屋外站著七八個人。

    為首的,是一名粗獷的男子。

    我也不認識他們,便開口道

    “你們找誰?”

    可話音剛落,那為首的粗獷男子便開口道

    “不好意思,房間開錯了。

    這是重要人物,才可以入住的上房。

    這房間要騰出來,請二位去另外一邊的普通客房居住。”

    我們自然知道這是上房,而且還是貴賓房。

    可是這房間,是武當派大師兄楊迅給我們開的,你這小子是誰?

    我當場便皺起了眉頭,用著一臉狐疑道

    “這房間是武當派大師兄楊迅給我們開的,不知道閣下是哪位?”

    同時,老風也跟了出來,站在我旁邊。

    可那知道,我這話音剛落,旁邊一個小子直接開口道

    “小子,這是我們武當派二師兄,左咆哮。”

    “左咆哮?”

    我一臉懵逼,好似以前聽楊雪說過,她好似是有個二師兄,叫什么咆哮啥的。

    還說關系不好,小時候還常常欺負她,都是大師兄楊雪和五師兄吳興龍幫他。

    莫非,就是眼前這個小子?

    我心里想著,一時間沒搭話。

    可那為首的粗獷男子左咆哮卻直接開口道

    “現在知道我的身份了吧!楊迅那小子不負責門派內務,客房這一塊兒,歸我左咆哮管。

    而且,以你們二人的身份,恐怕也沒資格入住這上等客房吧?”

    話語之間,帶著對楊迅的極度不屑。

    而且,對我二人,也都點點蔑視。

    更加重要的是,咱們這都入住了,你突然讓我們搬出去,這丫的不是欺人太甚嗎?

    并且,給我們開房的,還是你們的大師兄。

    現在,你一個二師兄跑來讓我們直接搬出去。

    還說出這樣咄咄逼人,并帶著藐視的話,我和老風那能舒服?

    更為重要的是,我發現,對方并非單純的要房間。

    而是來這里,找麻煩的……

    想到這里,我便直接反駁道;

    “不好意思,這位、這位咆哮二師兄。

    有什么問題,你可以直接去找你們大師兄。

    你們大師兄讓我們搬,我二人不說一個字,立馬離開。

    要是不行,對不起,做不到!”

    因為我認為,對方這就是來找茬的。

    之前開房的時候,咱們就知道。

    武當除了我們,根本沒客人。

    客房幾乎全在,上等客房也不是這么一間。

    可對方不偏不倚,偏偏就讓我們搬走。

    還語氣不善,說話帶著刺。

    這尼瑪不是找麻煩,是干嘛?

    。
彩票北京pk拾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