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說吧 > 穿越小說 > 大唐俏郎君 > 第270章一言而決
    陽光暖背,面向談笑生風的公子與上官管家,薛仁貴回味著這位女管家的話意,冥冥中覺著寒氣逼人。

    冷熱侵身,變陰陽人了?

    這是一種什么樣的感受?

    他問自己,不禁懵圈的嘀咕了一句“男女競賽,會出人命的……”

    “什么?

    你這話是存心唱反調,瞧不起女人?

    還是你這個大男人怕輸,還沒比賽你就開始妖言惑眾的阻撓比賽,你還是個男人嗎?”

    上官婉兒聽得立馬晴轉陰,寒著一張俏臉面對著他譏諷。

    王浪軍微微蹙眉,側目,惹得薛仁貴連連擺手,急出一頭冷汗說道“不,不是這樣的。

    我的意思是這場男女競賽沒法比……”

    “你什么意思,把話說清楚了?”

    “行了,你急什么,讓他慢慢說,不著急。”

    上官婉兒急眼,王浪軍擺手定調,爭執的場面轉為詭異的心算與眼神對決。

    而薛仁貴也沒動什么歪心思,直言不諱的說道“公子,你也知道我們無量宮軍民,尚處在驚魂未定之中。

    說不好聽的,軍民還沒有把心融入無量宮。

    軍民沒有歸宿感。

    這是軍民剛剛家人,已經朝廷步步緊逼,帶來的恐慌效應。

    雖然被公子的神威,以及神奇的農作物征服了脾胃,有了敬仰,神往,沉迷的投效之意。

    但是這并非效忠,死心塌地。

    我敢說,一旦無量宮轟然倒塌,即便公子完好無損,也難以籠絡軍民的離心。

    而在這種狀況下,男女軍民本就存在著嚴重的失衡比例。

    男多女少。

    初步統計,男子六千余人,女人不足千人。

    關鍵是這些女子多為人婦,騙老,平均年齡在四十歲以上。

    她們人人拖家帶口。

    可想而知,若是把她們組成競賽團隊,根本行不通啊。

    不說她們能不能接受這種男女競爭的比賽,單說她們會與家人離心,鬧矛盾。

    這會出大亂子的……”

    “對呀,我怎么沒想到呢?

    這該怎么辦啊?”

    上官婉兒不待他說完,頓時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急得團團轉。

    然而,王浪軍失笑的搖頭說道“哈哈,多大點事啊?

    看把你們給急的,都成熱鍋上的螞蟻了?

    急啥子嘛?

    你們要知道,我同意男女競爭,并非搞什么分化,拆散家庭之類的,這不存在的。

    相反,我要讓男女競爭互通有無,相互學習著完成織布,制衣等等任務。

    在這期間,男女可以任意交流取經。

    不存在隔閡,矛盾。

    但是,舊觀念與新理念的管理模式,是男女雙方共同面對的矛盾。

    那么,最終結果是什么樣子,我們暫且不談。

    這會兒,我們之論管理者的能力,是否能夠組織,調動他們的積極性,在完成任務的同時,接受現實。

    當然,這個現實是管理者的能力具現化。

    具現任務勞動量,以及思想覺悟,雙向評定,輪輸贏。

    當然,我也知道這對女子組不公平,存在著很多不利,不良的抵觸,乃至敵視,沖突性的問題。

    但這正是展現管理者素養的一面,懂了么?”

    “公子,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一定,我保證!”

    “啊,這,這也行啊?”

    二人異口同聲的說道,王浪軍擺手說道“行了,上官丫頭,你去忙吧……”

    “好,啊,不,公子,你還沒說我爹怎么樣了?”

    上官婉兒一直擔心著自家爹爹的安危,這才急趕急的跑過來詢問。

    對此,王浪軍笑而搖頭說道“你呀,真不知道你在想些什么?

    你最好問心,悟透自己的本心,迎接挑戰。

    當然,你所擔心的問題,根本不是問題。

    放心吧,你爹暫時沒事。

    當然,你爹的安危,全在他自己處理善后。

    或者說朝廷對你爹既往不咎。

    總之,你爹的安危說不好,而我也不能替你爹出頭,惹來小人對你的非議……”

    “明白了,多謝公子體諒!”

    上官婉兒難得誠心的疊手,屈膝盈盈一禮說道。

    當然,她這話是一句兩口話。

    第一,她理解公子的處境,不宜為爹爹出頭。

    否則不僅會害了爹爹,讓人非議爹爹被女兒,妻子拋棄了,背上一輩子的罵名。

    這不僅會毀了前程,而且一輩子都抬不起頭來做人。

    甚至于會被小人拿來算計公子,鬧出公子蠱惑她與娘親拋棄爹爹,變成勾引別人妻女的污名。

    這可是小事情。

    一旦鬧大了,準沒好事。

    第二,她這話在暗示公子,暗中維護爹爹,不要讓爹爹出事就行了。

    只要人沒事,一切都有可能。

    否則一切免談。

    顯然,她的話意,王浪軍秒懂,含笑不語,擺手示意她忙自己的事。

    待上官管家離去,薛仁貴很是無語,頭疼的收回觀看她的視線,轉向公子行禮說道“公子,這事是不是急于求成了?”

    “急于求成,我看未必吧?

    難道你沒見我的一項項指令,全都超出了時代觀念,但完成了。

    這是為什么?”

    王浪軍說著話邁步走向無量山,愜意的體嘗著晨光沐浴的清新空氣,跟沒事人似的。

    這可把薛仁貴急壞了,追上公子的腳步說道“公子,我知道這都是公子的神奇能力。

    以及先天武力,震懾人心的結果。

    但男女競賽之事,太過尖銳,搞不好會出大事……”

    “出事,你想多了?

    我告訴你,這個時候才是破釜沉舟,背水一戰的大好時機。

    這叫順勢而為,破而后立。”

    王浪軍邊走邊說,沒當一回事。

    “好,好吧,那有人以信箭算計我們,該怎么處理?”

    薛仁貴極度無奈,苦著一張臉,轉移話題。

    “嗯,這件事確實有點小棘手。

    不過對我來說小菜一碟,但我想聽聽你的對策?”

    王浪軍止步轉身,遙望沙塵敗葉,隨風跌宕在遠方的朝陽底下,略顯失神的說道。

    其實他在想,這件事的主謀,是不是哪一位呢?

    只是沒有證據,他感想不便說出口。

    而薛仁貴頓時亂了心神,揪心的說道“啊,公子,我哪有什么對策啊?”

    “好吧,不為難你了。

    你呀,想想這事落到李二耳中,會是什么效果……”

    王浪軍語不驚人死不休,說著話轉身繼續向前走去。

    余下薛仁貴遍體一顫,驚詫的說道“什么?

    通知李二,這能取到什么作用?

    莫非是反戈一擊?

    不能吧,畢竟這件事沒證據,李二又能怎么樣……”

    “那可未必,你只要把那份信箭送到李二手中,必有意想不到的效應。”

    王浪軍頭也不回的向前走著說道。

    語氣鏗鏘有力。

    只把薛仁貴給說楞了,這可能嗎?

    可是公子這般自信,肯定,說明什么?

    好像是自己太笨,沒弄明白……

    好吧,這個問題讓李二去頭疼吧……

    。
彩票北京pk拾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