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說吧 > 穿越小說 > 大唐俏郎君 > 第271章員工爭議
    日上中天,烘烤天地。

    這會,薛仁貴早已把頭疼的問題之一,交給金鷹傳遞給李二了。

    至于李二看見信箭之后會怎么做,就不是他擔心的問題了。

    而他此刻正為軍民的爭議問題,感到頭疼,毛焦火辣的難受著。

    “敗家娘們兒,你敢跟著女管家起哄鬧事,看我不打斷你的腿……”

    一位灰色麻布衣的斑白中年人,手持棍棒,作勢欲打的訓斥自家媳婦。

    而這位媳婦不僅沒有害怕,反而站在自家男人面前,理直氣壯的說道“你打一個試試?

    怎么,你不敢打了?

    是不是害怕無量宮的制度。

    靠本事吃飯,你還不如我一個娘們掙到口糧多。

    還敢處犯欺壓,歧視等規定,拿棍棒打我,來,打一個試試?”

    “我,哎,總之你不能跟著她們一群娘們瞎起哄,胡鬧下去……”

    “誰瞎胡鬧了?

    女管家不是說,公子大興紡織廠,制衣廠,繼續員工,希望軍民踴躍報名參與。

    而且員工分男女兩組,人數均等,各自管理分工。

    這是多好的機會,你不支持也就算了,還敢說我瞎胡鬧?

    我看你是忘了公子救護我們一家人,存心胡鬧,瞎起哄……”

    “哎呀,你這娘們把我說成什么人了……”

    “你什么人我不知道,我就知道整個無量宮軍民都在踴躍報名。

    大家伙都在爭奪先進,名額。

    爭取為公子效力,博前程,奔小康生活。

    當然,這種想法數你們男人最積極,原本沒什么可說的,正常。

    但你們男人憑什么阻攔女人靠本事吃飯?”

    “別說了,總之你不能去,我丟不起那人……”

    “行了吧,你別被那些光棍,說風涼話的人蠱惑了心神,變成阻礙公子興盛基地的大業。

    再說了,公子在無量宮興建的一切作坊,以及培植的農作物,哪一樣不是神仙事物?

    那是讓人做夢都想不到的事物。

    可是那真的存在,僅讓我們人人受惠,享受生活,物盡所用。

    我感覺自己過上了神仙日子。

    難道你不是這種感受?

    也沒想過這一件件,一樁樁神奇事物,被公子創造出來改善我們的生活,透著神奇嗎?

    可是神奇歸神奇,但我們只能干看著,什么也做不了。

    只能當苦力,混一口吃的。

    試問這種感受,你不憋屈,愧疚,汗顏嗎?

    而如今機會來了,只要報名就能成為員工,替公子做事,何等榮幸?

    可是你這老頑固,在幾千男人堆里難以出頭,報上名。

    你卻來反對我報名,安的什么心……”

    好么,老倆口在大庭廣眾之下爭議,吵鬧不休。

    惹得軍民圍觀,指指點點,鬧的不可開交。

    而像他們夫婦這樣爭吵的人,幾乎遍布無量宮轄區,散布在各個角落里上演口水大戰。

    這讓薛仁貴把保安隊分組出去維護治安,忙的不可開交。

    這會見他們夫婦鬧的人心動蕩,當即走上前去說道“好了,你們有什么話心平氣和的說。

    沒必要鬧的人盡皆知,對吧?

    散了,都散了,抓緊時間吃飯,下午還要勞動呢?”

    他說著話揮舞著雙手,驅散民眾。

    眼見民眾議論著走開了,他卻累的滿頭大汗,腿軟的坐到地上犯嘀咕,這都是什么事啊?

    其實,她被上官管家打了一個措手不及。

    根本沒想到,女管家立馬展開行動,借助開飯,軍民集中的時候,當眾宣布公子的決議。

    好么,一下子炸鍋了。

    這種事情,傻子都知道,報名做員工,比干苦力強數倍。

    要知道,朝廷嚴格的掌控著天下作坊,沒點關系,路子,甚至于沒點身份地位的人,別做夢進入作坊謀生養家了。

    何況是公子興建的私坊,透著仙氣,誰不想參加啊?

    那是傻子,白癡。

    可問題就在這里,人人響應,且爭吵著取消女子名額,讓男人全部攬下。

    可是大家都知道,這是公子的意思,只能口上說說,發牢騷而已,當不得真。

    于是,報不上名的男人羨慕嫉妒恨,就對有媳婦,家有女子的人說三道四的,導致矛盾激化了。

    畢竟論誰都聽不得,你家女人進入作坊,騎到頭上去了云云。

    針對這一類,違背男尊女卑格局,有損尊嚴的問題,立馬讓男人兜不住了,矛盾由此激化了。

    再加上,袁管家聽了這事之后,一邊塞選員工,一邊與女管家對峙,杠上了。

    他們之間討論的話題,無非是輸贏,男女矛盾激化問題。

    試想一下,他們兩位主管杠上了,下面的人能不瞎起哄,鬧事嗎?

    于是,可把他這位維護治安的主管忙壞了,吃力不討好,處處惹人嫌。

    當他走近袁管家,立馬迎來怨言“瞧瞧,這都是你沒有勸諫公子不用女流之輩,帶來的后果……”

    “呃,我說管家,你吃飯還堵不上嘴,冤枉人啊?”

    薛仁貴沒好氣的把手中的剛盛滿的一碗飯菜,擱在他面前的石桌上,坐下來說道。

    袁天罡也是出于沒斗過上官丫頭,心里憋屈,拿他開涮“呵,你給我盛飯也沒用。

    我告訴你,你沒有攔阻上官丫頭從公子那里爭取到女員工名額,導致你我顏面掃地。

    還會被軍民鄙視,譏諷,暗中咒罵。

    你想想,那是什么境遇?

    反正我受不了,你得設法補救……”

    “補救,我怎么補救啊?

    有本事你去找公子理論啊?”

    “哎,公子真是的,難道不知道這是顛覆男尊女卑格局的大事,會出大問題的嗎?”

    “你就得了吧。

    你能想到,公子會想不到嗎?

    關鍵是公子這樣做,在無量宮轄區鬧不出大事。

    但傳出去,一定會惹來誅心劍雨,被人敵視成仇,算計上門的。

    我們當務之急要做好預防工作……”

    眼見袁管家苦大仇深的拿飯菜撒氣,薛仁貴饞的只咽口水,又擔心的說道。

    而袁天罡咽下一口美味的飯菜,冥冥中消融了先前的怨氣,詞不達意的說道“公子這是要放大招啊!

    只是目的何在?

    我擔心公子的步子邁的太大了,會摔跟頭啊!”

    “呃,袁管家,你這話什么意思?

    我怎么一句也沒聽懂啊?”

    薛仁貴頓時懵圈的蹙眉看著他,感覺當頂的烈日,撒下冷颼颼的光芒,遍體發寒的問道。

    暗忖,不會吧,這才剛剛平息戰端,又要開戰了?

    怎么會這樣啊?

    相反,袁天罡若有所思的點點頭,又搖頭說道“什么意思你不會自己想啊?

    等著吧,李二會有反應,讓你明白的……”

    “什么呀?

    這種事情怎么能讓李二知道,從而針對公子……”

    “你太天真了,殊不知隔墻有耳,再說這么大的風送走男女軍民吵鬧的話題,聾子都聽見了。

    那李二聽不見嗎……”

    。
彩票北京pk拾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