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說吧 > 修真小說 > 魔道八荒 > 第三一一章 小的不行老的上
    安道揚看得觸目驚心,腦門上青筋直冒。

    他咆哮道“笨蛋!難道不會遠攻嗎?”

    經他一點醒,眾人紛紛止步,將云梭圍了個滴水不漏。

    又各顯神通,或掐訣念咒,或取出法寶符箓。

    五顏六色的靈光從他們身上顯現,形勢變得不容樂觀,楊碩二人立刻陷入了被動。

    “轟!”

    “砰!”

    不斷有法寶或法術飛來,被金色蓮瓣一一接下。

    上官紅燁手持道指,俏臉含霜。

    無論法寶多么強悍,終究需要法寶主人的法力加持,否則不過是一具頑鐵。

    所以,面對安家眾人的狂轟濫炸,她此刻的壓力可謂是前所未有。從小被道一真人嬌生慣養的她何曾經歷過這些。

    但她沒有理由認輸,她是道一真人的女兒,圣符峰的三師姐,怎么能被這些烏合之眾所擊倒!

    所以,她不能退縮!

    漫天的法寶和符箓籠罩的光圈中,她仙姿卓立,紅衣飄蕩。

    持續不斷的攻擊使她的面色變得煞白,但她仍然緊咬牙關拼命堅持。

    “我幫你!”

    一個溫厚的聲音傳入耳中,緊接著一個溫熱的手掌印在了她的身上。

    如過電一般的觸感使她俏臉微紅。

    一股暖流順著那只手掌傳入她的身體,如奔涌不息的江河,滔滔不絕。

    這使她立刻從靈力枯竭的邊緣緩過勁來,微微側顧,從齒縫里擠出一句話來

    “你……換別處不行嗎?”

    楊碩一臉正色的道“不行,靈力只有直接注入丹田才不會浪費。”

    上官紅燁聽罷,輕輕咬了咬下唇。

    丹田者,乃分上下兩處,然一般而言,丹田指的就是小腹位置的下丹田。

    這樣的位置,顯然已經觸及私密了,更不要說某人的小指頭甚至快要觸及恥骨了。

    這使她分外感到羞恥,但眼前嚴峻的形式又使她不得不暫時忽略這些細節。

    于是恨恨的一咬牙“好,那我倒要謝謝你了!”

    楊碩嘿嘿一笑“何必這么見外,人都是我的,不幫你幫誰?”

    “去你的!”

    “小心前面!”

    一柄飛劍突破了蓮瓣的防御網,直取上官紅燁。

    楊碩一揚手,將它打了下來。

    云梭在慌亂中稍稍晃了晃,又重新恢復了穩固。

    “好險,紅燁,小心點。”

    “還不是你!”

    “怪我嘍。”

    眾人久攻不下,安道揚的臉色越來越難看。

    原本打算借收拾這兩人的機會在族人中豎立自己的威信,可他怎么也沒想到這塊骨頭竟會這么難啃。

    至于安楚良,則早就放棄了。有人替他出頭,他求之不得!

    見他一副作壁上觀的架式,漆文西在一旁攛掇。

    “大公子,你為什么光看著呀,這可是立功的好機會啊!”

    安楚良嘴角一撇道“他安道揚不是喜歡搶功嗎?那就給他個機會好了!”

    “大公子高見,可是,萬一真給他……”

    安楚良白了他一眼“那不是挺好?難道你不希望看到嗎?”

    “呃……這倒是。”

    天空中的戰斗已經進行到了白熱化。

    所有安家子弟抬頭就能看到空中那場五光十色的激戰。

    安家一眾耆老此刻都聚集在安家武堂的屋頂上,密切的著關注著眼前發生的一切。

    他們的神情由剛開始的悠哉游哉,慢慢的變成了凝重,到了后來臉色則變得越來越難看。

    “嗨!法寶怎么能這么用?”

    “那玩符箓的,是在過家家嗎?”

    一個頓足捶胸,唉聲嘆氣,怪這些個家族子弟不爭氣。只有少數人才看到了問題的關鍵,不是他們不爭氣,而是眼前這兩人的戰斗力實在是高得有些離譜。

    “心意宗這兩個小娃娃竟如此難對付,他們究竟什么來頭?”

    “一個是道一老鬼的寶貝千金,一個是他的記名弟子,叫什么……對了,張浩來著。”

    “就算如此,他們終究只有兩人而已,為何卻遲遲未能拿下?此戰若傳出去,叫我安家的臉面置于何處?”

    “既知如此,何不速速將他們拿下!”

    “可若是我等上前,豈不是坐實了安家子弟的無能!不可、不可!”

    這時,安頌出言道“恕在下不能茍同。密會內容已被他們知曉,茲事體大,遲恐生變!”

    聽他如此一說,眾人才明白事情的嚴重性。

    盡管有家主打過招呼,要他們不要插手,但安頌的表態卻代表了宗家的立場,有他帶頭,最后一點顧忌也不復存在。

    立刻有數人飛天而起,朝著楊碩二人所在的方向飛去。

    “長老們出動了!他們死定了!”

    安家族人們興奮起來。

    對他們而言,能夠親眼見證安家長老碾死兩只老鼠也是一件非常令人期待的事,尤其是當眾多筑基期子弟受傷墜落后,這種渴求更是強烈。

    畢竟,這兩只老鼠正在不斷的挑釁著安家的權威,踐踏著安家的尊嚴,任何一個安家族人都感到面上無光。

    氣勢洶洶的數人近似雁形陣飛來,領頭的正是安頌,空中安家子弟們也停止了轟擊,紛紛為他們讓路。

    眼見于此,楊碩也只能找機會拖延時間了。

    只要破開這結界進入了大宛城,那么他安家就算再強橫,也不可能在王宮府地附近殺人。

    于是遠遠的笑道“這不是安頌安大管家么?宛城安家什么時候由你來指揮了?”

    安頌聽了臉色一沉,他如何聽不出弦外之音。

    上官紅燁道“喂,你們要不要臉?小的不行了老的上?而且還這么多人圍攻我們兩個?”

    安頌冷笑“牙尖嘴利。可惜,吾現在就要送你們一程!”

    “你敢?我若有事,我爹一定會拆了你的骨頭!心意宗也……不會放過你們!”

    她倒是想說“心意宗也會把安家夷為平地”,但一想到安家宗家的實力,這句話還是生生咽了回去。

    安頌陰陰一笑道“呵呵,如此就更不能善了。小娃娃,領死吧!”

    說罷,單手虛抬,一股強橫無匹的靈力波動便在他的手心凝聚。

    漫天的筑基期子弟們都一眼不眨的盯著這一切,眼中滿滿的都是崇拜。

    有辟谷期強者出手,一次就夠!

    。
彩票北京pk拾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