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說吧 > 科幻小說 > 重建聊齋 > 章節目錄 第二十章 小環扳開刀戟史,角弓拉動戰征途
    戀上你看書網 ..,最快更新重建聊齋最新章節!

    一直到二十一世紀,鉆頭仍然是人類發明的最好的開孔工具。徐文山上輩子的老爸是個diy愛好者,因此家中什么工具都有,電鉆自然也不少。用石膚術造出個麻花鉆頭,就是徐文山的極限了。

    可惜這個鉆頭不能離體,不能通電,也不能轉。

    不過有這個鉆頭,徐文山給鹿角中心開孔的速度提升了三倍不止。徐文山先是用鉆頭,在剛才掏出的鹿角瓤上開了孔,再用開水燙一道,再換個粗點的鉆頭,把孔擴大,再用水洗。

    如是反復了無數遍,那截鹿角終于被漸漸打磨得內壁光滑,外壁粗糲,筒型渾圓。

    徐文山把那截鹿角做成的物件套在了大拇指上,剛剛合適。他豎著大拇指對鹿澤問道:“怎么樣?”

    鹿澤看了一會兒,如實說出了自己內心的感受:“不是很好看。”

    徐文山差點摔著,說:“不是讓你看好不好看,這不是個裝飾品。”

    “那這是什么呀?”

    “這個呀,”徐文山道,“這個是扳指。”

    扳指,扳機的扳。

    他舉起這枚扳指,堅硬的鹿角在陽光的透射下折射出柔和的光以及血線。

    這枚扳指折射出來的光,投在徐文山的眼中,卻讓他看到邊塞古城邊哀歌的控弦者,看到手托步槍的游擊隊員,看到背著機槍、嚼著口香糖的大兵……

    扳指就像一支楔子,狠狠地釘在了人類戰爭史的序幕。

    徐文山小時候看電視里的清宮劇,經常能看到滿清大少戴著個扳指,穿著個馬褂,大搖大擺地走來走去,那時候他一直以為扳指是裝飾品,直到后來接觸射箭之后,才明白這枚小小的物件,對于控弦意義非凡。

    弓箭的射擊手法一般只有兩種,地中海式射法和蒙古式射法,或者說,“胡法”和“漢法”。

    “胡法”且不提,“漢法”適用于亞洲弓臂短、拉距大的弓箭,須用大拇指勾弦,箭尾搭在虎口上。如果不佩戴護具,手指很容易被弓弦所傷。

    這個時候就要用到扳指了。有扳指對手指的保護,手指就不會受傷。有扳指的射擊和無扳指的射擊,完全是兩種感覺,所以說,扳指也是弓箭的一部分。

    它就和火槍上的扳機一樣,是武器的擊發裝置。

    而據徐文山的觀察,鹿鶴溝的獵戶們,都還沒有見識過扳指。

    扳指打磨拋光之后,還需要放些時才好用。于是徐文山歇了兩天。

    兩天后,徐文山右手戴上扳指,左手提著弓箭,把鹿澤打扮成童仆模樣,入了山。

    環鹿鶴溝皆山也,其四面諸峰,都不美。

    北面山陡,從山腳往山上看,怪石嶙峋,峭壁險峻,只有猿猴飛渡,從無有人涉足,得一“險”字。

    南面山矮,叢林密布,藤蔓錯結,樹冠遮天蔽日,棘草扎人腳跟,淤泥侵道,瘴氣攔路,得一“怪”字。

    西面山多,群壑起伏,才過一峰,又得兩峰,動輒失路,目光盡處,綿延不絕,得一“深”字。

    東面山異,常有異象,晴天起青氣,雨天有虹光,有時還會有山市,得一“奇”字。

    四面諸峰,深險怪奇,獨有西南一條小路,可以通向沙江。

    其中南面深山,就是一處天然的獵場,林中飛禽走獸數不勝數,鹿鶴溝幾乎所有獵戶,幾乎都在南面山中打獵。

    徐文山的目標,就是南面獵場。

    山間蚊蟲猖獗,敗草扎踝,枯藤遍垂,野兔亂躥,怪鳥泣血。兔子雖然還不錯,但徐文山看不上這點肉,手中箭支也不多,不想浪費在它們身上。

    在林中走了一會兒,徐文山發現一個大家伙。

    那是一頭體型龐大的麋鹿,通體黝黑,頭上鹿角像山一樣高高支起,正在遠處低頭吃草,時不時抬頭四處張望。

    徐文山趕緊蹲下。這個距離他還沒有信心,就算射中,弓箭造成的傷害也不足以擊殺,他蹲伏著向前移動,慢慢接近那頭麋鹿。

    一無所知的麋鹿還沒發覺自己已經被盯上了,但好似感受到殺氣一般,忽然直起身,警覺地四處張望,鼻頭抽動,好像嗅到了什么氣味。

    如果再靠近,可能會被發覺,盡管不是最好的距離,但這可能是最后的機會,徐文山抽出箭支,搭在弦上,眼睛盯著麋鹿。

    正要彎弓射箭時,從另一個角落飛出一支箭,朝麋鹿的頭部激射去,就在這一瞬間,麋鹿低了低頭,那支箭撞到鹿角上,落在了地上。

    麋鹿被驚動了,撒腿就跑,很快就沒影了。假如剛才那一箭中了,倒還可以追,但現在無論如何是追不上了。徐文山無奈地站起來,看到不遠處,另一個人也站了起來。

    那人也看到了徐文山,顯得有些吃驚:

    “這不是徐家的少爺么?怎么到這里來了?”

    此人徐文山也認識,是鹿鶴溝里有名的獵戶,名叫李四六。在李四六旁邊,也站起來一個和徐文山年紀相仿的少年,是李四六的兒子李大壯。

    據說這李四六每次入山,都會帶一堆獵物回,人們都說他是鹿鶴第一獵手,不過這李四六倒挺謙虛,人前從不自矜功伐,有時還會送一些獵物下水給暫時困難的人家。

    李四六帶著大壯朝徐文山走來,又問了一遍:“少爺,你怎么在這兒?”不等徐文山回答,又拍了一記大壯的后腦,道:“快見過少爺。”

    大壯憨憨地朝徐文山鞠了一躬,徐文山擺了擺手,舉了舉手中的弓箭,說:“跟你瞅上同一個獵物了。”

    李四六皺了皺眉,他并不相信徐文山真是來打獵的,在他看來,作為一個地主家的公子,怎知窮人家的艱辛?歪歪地挎著一副弓出來狩獵,旁邊還帶個漂亮小僮仆,想必也是想過把癮,他這種公子哥,哪像自己家這種要把腦袋別在褲子上討飯吃的人家?

    他根本就不懂狩獵的辛苦。李四六做出了判斷,并暗暗藏在心里。

    李四六擅長狩獵、靠狩獵吃飯,因此也對狩獵有著超出一般人的崇敬。對于徐文山這種“褻瀆”狩獵的做法相當瞧不起,于是話語里就帶了一絲不耐,跟徐文山說:“這里很不安全,我看你啊,這身子板,還是快點回去歇著吧。”

    看清爽的書就到【戀上你看書網 ..】
彩票北京pk拾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