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說吧 > 其他小說 > 璀璨城13科的吉恩 > 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 激斗!師徒41(下)
    “爸!”

    陳杰靜靜的看著自己的父親陳梁,摟著兩個宴會上的女人,看起來開心至極的樣子,陳梁笑呵呵的摸了摸陳杰的頭。

    “小杰,快點回去睡覺了。”

    “你不去找媽嗎?”

    陳杰問了一句,父親頭也不回的帶著兩個女人離開了,陳喬走了過去。

    “哥,你能不能在孩子面前收斂下,好歹”

    “好歹什么?他們母女兩本來就討厭我,我只是名義上的父親而已,現在威爾茜不是過的很好嗎!畢竟再過幾年,小杰就要入贅到安格斯家了,她也可以名正言順的和兒子一起過去。”

    看著離開的陳梁,陳喬嘆了口氣,身后的陳杰表情怪異的看著自己的父親。

    “叔叔,我有些討厭女人。”

    陳喬詫異的瞪大了眼睛,拽著陳杰離開了宴會大廳。

    “我討厭那個妮雅,她總是欺負我,學校里人家都叫我妮雅的跟班,她總是讓我做各種奇怪的事,我不愿意她就揍我。”

    陳喬疑惑的看著陳杰。

    “我不是聽說去年一整年自從經歷了那次綁架案后,妮雅不是已經收斂很多了嗎,挺乖巧的。”

    陳杰搖了搖頭。

    “那是假象,她的本質是不會變的。”

    陳喬嘆了口氣,隨后帶著侄子回到了他的臥室。

    “什么都別想小杰。”

    “叔叔,我以后是不是真的要和妮雅結婚。”

    陳喬看著侄子臉上透著的懼意,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么說明。

    “這個問題,你現在先不要想,你只需要好好的學習就行了。”

    看著侄子欲言又止的樣子,陳喬接著說道。

    “未來可能會出現變化,也不一定。”

    陳喬離開了房間,快速的穿過了宴會的草坪,來到了庭院里,威爾茜坐在湖邊。

    “怎么才過來,你干嘛去了?”

    “哎,小杰那孩子好像很不情愿的樣子。”

    威爾茜點點頭問道。

    “存到多少錢了?”

    陳喬笑呵呵的說道。

    “已經有1000多萬了,而且最近大哥他們讓我管理了一家公司,我按照你說的去做,還有老吳提供的意見,成效還真不錯,還有希爾曼家族和我合作了,我做成了一大筆生意,只要等時機成熟,我們就不需要陳家了。”

    威爾茜點點頭。

    “辛苦你了這幾年。”

    陳喬無奈的嘆了口氣。

    “最近希爾曼家提出想要把他們家的一個第四代的小姑娘嫁給我,你覺得怎么樣?那小姑娘叫琉璃。”

    威爾茜疑惑的看著陳喬,他笑呵呵的樣子,看起來已經是接觸過了。

    “好像她的名聲不太好,而且我是聽聞,影視區里有不少她不好的傳聞,她經常和一些男星鬼混。”

    陳喬尷尬的搖了搖頭。

    “我是無所謂的,只要能夠和希爾曼家合作就行,誰做老婆已經無所謂了,反正大家各玩各的就行。”

    “已經根深蒂固了嗎,連你也”

    陳喬搖了搖頭。

    “我只是個廢柴而已,你忘記了嗎。”

    “你自己決定,這是一輩子的事,一輩子要和一個根本不愛的人生活,未來的幾十年里,或許是非常難熬的。”

    陳喬嗯了一聲。

    “那能怎么辦,我和琉璃結婚的話,我起碼可以脫離出去,我也希望能夠幫幫你,威爾茜,還有小杰,那孩子真的不應該一直活在家族的陰影中。”

    威爾茜苦笑著站起身來。

    “不是人人都像阿爾法那樣優秀,不過我覺得未來應該會有機會的,阿爾法曾經和我們說過,她會改變一切的,不會讓婚姻成為家族女性們真正意義上的墳墓。”

    陳喬哈哈的笑了起來。

    “她的確非常有能力,那種天才的確能夠辦到很多事,走吧我帶你去見見琉璃。”

    “你真的不后悔嗎!”

    陳喬點點頭。

    “后悔有用嗎?我這樣的廢柴又做不到什么,只能夠往好的地方去,站穩腳跟,等我翅膀硬了,才可以幫你。”

    威爾茜跟了過去,面容有些苦澀,但卻帶著點點欣喜。

    凌晨2點49分

    58區的街道上,到處都是爆竹聲響,李昂興奮的拆開了從隔壁叔叔李凌家里拿到的紅包,打開后他有些失望的看著里面的錢,還是7塊。

    看著自己父親和旁邊的李凌叔以及一大堆管理官們喝著酒,李鑫也已經喝得爛醉了。

    滴滴滴

    李昂看著自己的電話,一個讓他無比討厭的號碼,他直接不打算接起來,但很快一條信息就發了過來。

    敢不接老娘電話,找死!

    李昂無奈之下,只能打了一個電話過去。

    “你在干嘛?”

    “沒干嘛!”

    電話里有些惡毒的聲音,隔著屏幕李昂都能夠想象得到妮雅那家伙的模樣。

    “過幾天讓你叔帶你來我家。”

    “不去。”

    電話那邊傳來了一陣笑聲。

    “后果自負。”

    李昂背脊一涼,哆嗦了起來。

    “我知道了。”

    “這才對,記得把作業做好了,我要抄。”

    李昂嗯了一聲,他實在想不明白,自己竟然會對妮雅唯命是從,學校里的很多男生都是,架不住她那股強硬的氣勢,只能夠屈服,大家都被妮雅欺負得服服帖帖。

    “我可是警告你,絕對不能亂說。”

    “我知道了,你這個混蛋。”

    電話那邊傳來了妮雅的笑聲。

    “你不是想要學戰斗嗎,還是說不想學?”

    李昂嗯了一聲。

    “明天你記得通知陳杰那小子一聲,他竟然敢不接我的電話,還有羅宇,張晨,還有”

    一大串名單,李昂都詳細的記錄了下來,妮雅還嚴厲的警告了一番,才掛斷電話。

    李昂如釋重負的靠在了門邊。

    “怎么了,看你一臉沉重的樣子,年紀輕輕的,怎么就嘆氣。”

    醉醺醺的李鑫笑呵呵的蹲在了李昂的旁邊,李昂看了一眼李鑫,說不出來,自己被女孩子欺負得服服帖帖這種事,任何男生都說不出來。

    妮雅雖然表面上文靜了太多,但實際上本質還是不變,只是在大人們面前裝乖乖女,背地里對他們這些男生特別狠,而女生們也知道一些,但基本上都是選擇無視,因為不想和妮雅扯上任何的關系。

    妮雅改變了策略,不再是動不動拳腳相加,而是會主動和他們道歉,而道完歉后馬上固態萌發,如此反復循環的讓男生們已經難以脫離她的掌控了。

    加上不少男生都想要學習下斗毆技巧,只能夠屈服在妮雅面前。

    李昂曾經希望李鑫可以指導他下,但李鑫卻搖頭了,表示不希望李昂學習這些東西,李昂也知道,現在父親經營著酒廠,未來需要他來繼承,成為一個酒廠老板,所以李鑫顧及到自己父親的情況,就不教自己這些,加上李昂也是個暴脾氣,在區域內沒少惹事。

    看著記錄下來的長長的一大串30多人的名單,李昂感覺到這些人開學就慘了,妮雅肯定不會放過他們的,除非他們主動去找妮雅承認錯誤,否則的話下場會很慘。

    “以前李婆婆給我算過的東西,應驗了。”

    李昂說著,旁邊的李鑫笑了起來。

    “妮雅那孩子不是變得乖巧文靜多了嗎?”

    李昂瞪大了眼睛,最后還是點點頭。

    “去睡覺吧,想要玩游戲的話,最多半小時,明天街上會更熱鬧的。”

    李鑫說著回到了酒局中,李昂發現李鑫每次回來,給人的感覺都不同,總是帶著一種無奈感。

    李昂多少還是有點感覺的,現如今李家族人的勢頭越來越大,已經通過各種各樣的手段,控制住了周邊的一些街區,因為李家族人太過于團結,團結到令不少人羨慕的地步。

    李昂也意識到,有些事情太過了。

    此時李鑫微微的笑著,在敬著一桌子人酒,除了當地的幾名管理官外,一屋子的三桌人里都是李家的長輩,大家都在討論著明天就會上市的一些光影家電產品,其中最為重要的便是一些烹飪需要用到的機械。

    不少人都已經和一些電器店訂購了,過幾天就會送到,很多烹飪食物的店鋪里需要用到的器具,時間久了,油污的清理是一個問題,而現如今特別管理官們都要求當地的管理員們定期一個季度進行為生方面的檢查。

    大部分食物店鋪都只能夠聘請專業的油污清理人員來清理廚房,但現如今已經完全不用擔心了,這種光影器物是可以收入光影儲存晶體里的,收入的瞬間,附著在這些器物上的油污,都會自然而然的掉落,只要在西面放一塊包裹物就行,非常的方便。

    “諸位叔叔伯伯,我只希望諸位以后能夠盡量的遵守律法,請大家不要進行一些觸犯律法的經營手段。”

    一時間一屋子的人都答應了,說一定會顧及李鑫的面子的,幾個管理官也說完全能夠理解,大家開始吆喝著繼續喝酒。

    李鑫有些無奈的笑著,每次李鑫回來都會提醒李家的人這些事,但大部分人只是把他的話當做耳邊風一樣,只是聽聽就過了,而李鑫也沒辦法,這幾年里,58區的很多事物都是李鑫在處理。

    科長希斯科特也說過了,其他科的科長們也是,讓李鑫自己來處理58區的問題,因為大家也心知肚明,這問題有些棘手,特別是阿爾法,嚴重的警告過李鑫,給他一定的時間來處理這些事,如果他實在無能為力,下一次阿爾法會帶隊親自來處理這里的事。

    李鑫不斷的和父親,以及李昂的父親李勤說著一些東西,兩人也答應會幫忙李鑫找街坊鄰里做一些工作的。

    只是這些工作不是太順利,大部分李家的人,都只是口頭上應承,過幾天又會請客吃飯送禮,這樣繼續循環往復的話,對于整個街區都不是什么好事,甚至對于整座城市來說也是一樣的,最近李鑫在國會里也遭受到了一些非議。

    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如果真的到無能為力的話,只能讓會長來解決!

    李鑫喝下了一杯酒,這原本來自李昂家酒廠的美酒,此時此刻喝下去卻有些苦澀。

    凌晨4點01分

    “動作快點!”

    巴萊卡怔怔的看著母親,她叼著一根煙,旁邊擺放著一套衣服,看起來妖嬈性感。

    巴萊卡的神情中透著一絲不甘和屈辱。

    “媽,可不可以”

    啪

    母親把一疊錢丟在了桌子上。

    “人家付過錢了,待會就會過來,我養你究竟是為什么?你是不是該為媽媽我做點什么。”

    說著母親把一管避孕藥劑放在了桌子上,說著要怎么使用的方法。

    “你是第一次,可能會有點點不適應,不過習慣就好了。”

    巴萊卡瞪大了眼睛,她很想要哭,但卻哭不出來,隨后母親直接過來,扯掉了巴萊卡的衣物,很快給她換上了一套成熟而性感的衣服,讓她擺好姿勢,斜靠在床上,調暗了屋內的燈光色調。

    咚咚咚

    巴萊卡緊張了起來,不一會一個醉醺醺的男人就被母親帶到了房間門口,男人一看到巴萊卡,瞬間就打算進來,但卻被母親拉住了。

    “還是算了,隔壁的先生給的價格更高。”

    一時間男人冷笑了起來,從兜里掏出了一疊錢,砸在了巴萊卡母親的臉上。

    巴萊卡絕望的看著母親欣喜若狂的在撿地上的錢,隨后微笑著轉身離開了房間,看著門一點點的關上,巴萊卡靜靜的閉上了眼睛,這一刻她的內心里已經只剩下了絕望。

    此時在巴萊卡家的門口,一個金色頭發的靚麗男人靜靜的看著巴萊卡位于二樓的臥室里,此時可以聽得到一陣哭聲,他點燃了一根煙,靜靜的看著眼前的一切,隨后斜靠在了旁邊屋子的一角。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哭聲越來越小了,變成了痛苦的慘叫,金只是靜靜的站著,地上多了很多的煙蒂。

    漸漸的,夜晚結束了,一輛車子緩緩的駛了過來,停在了金隔壁的房間處,不一會一個看起來精神有些渙散的女人走了出來,穿得很好。

    “太太快點吧,老爺雖然喝醉了,可能不一會就會醒過來。”

    金露出了燦爛的笑容,女人整理著衣物,隨后走到了金的面前,從兜里掏出了一筆錢遞給了金。

    “謝謝你的惠顧,女士。”

    女人親了金一口后,滿足的離去了,金神色略顯疲憊的苦笑著。

    看著離去的車子,金轉身走到了房間里,幾個一起和他住的女人們也都起床了,不少人打算先吃過東西然后一覺睡到下午。

    “金,你小子還真厲害,這下子那富婆肯定時不時會來,比我們都會賺錢了。”

    一個女人笑嘻嘻的抱著金,金馬上從兜里拿出了錢來,拿出一部分給了屋子里的女人們。

    “記得幫我買點吃的回來,順便幫巴萊卡也買一份。”

    金靜靜的等待著,表情上透著些許的浮躁,終于隔壁房間的門打開了,一個男人看起來面色昏沉,但一臉滿足的走了出來。

    金緩步的走入了房間里,整個房間里一片狼藉,從樓下到樓上都是,很快金來到了巴萊卡的房間門口。

    “要不要我幫你買點藥。”

    床上的巴拉卡神色凝重,血液還在白皙的腿上沒有干涸,她痛苦的捂著腹部,搖了搖頭,蜷縮在床上。

    金四下看看找到了燒水器,很快端了一杯兌過的溫水遞給了巴萊卡,她神情木那的喝了下去,金微笑著幫她整理著頭發。

    “想要哭的話,可以哭!”

    “我不會哭的,金。”

    金掏出了一根煙,點燃后遞給了巴萊卡,她吸了一口就咳喘了起來。

    “以后你打算怎么辦,她賣了你第一次,就會賣你第二次。”

    巴萊卡搖了搖頭,金曾經勸過巴萊卡,到管理所去舉報她母親,巴萊卡的母親嗜賭如命,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賭徒,欠了不少人錢。

    巴萊卡從很小的時候就知道自己未來的命運是什么,生在這樣的街道上,生在這樣的家庭里。

    “你呢金!”

    金仰著頭,搖了搖。

    “我也不知道要怎么辦。”

    巴萊卡看著金,表情緩和了一些,或許是有金在這里,她才感覺到一絲絲的慰藉,金比她要慘得多了,在10歲的時候,就被強迫著接待一些女性客人。

    現在金基本上一晚上可能要接待四五個客人,每天都很累,而組織里的人動不動就會對她拳打腳踢,這里是光芒無法照射到的邊緣地帶。

    “別想了,沒事的。”

    金安慰著摟著巴萊卡,此時巴萊卡靜靜的凝視著房間里的一把刀,她眼中苛求的看著尖刀,金察覺到了她的眼神。

    “不要想了巴萊卡,你做不到的,或許你對你母親還有一絲一豪的親情,但她現如今無法從這個狀態里脫離出來,什么都不要去想會輕松一點,這樣對自己也算好一點,知道的話就照我說的做就好,想要從這里離開,只能夠不斷的存錢,我已經存了一點了。”

    巴萊卡點點頭。

    “金!謝謝你,如果能從這里脫離出去的話,我就嫁給你好了,只要你不介意。”

    金哈哈的笑了起來。

    “不要開這種玩笑了巴萊卡。”

    清晨6點31分

    各地的街道上都熱鬧了起來,大量的人在一些電器店的門口排成了長隊,不斷有店員用擴音器喊著希望大家維持秩序。

    所有人都在滿心期待著,能夠第一時間買到想要的光影器物,大家對于現如今的一切都是滿意的,大部分人都是如此。

    哈里森扶著已經有些站不穩的艾達,她還有些醉,不一會在位于3區的一個高級公寓13樓的門口,哈里森打開了房間門。

    “艾達小姐,你快點休息吧,我回去了。”

    猛然間艾達突然間從后勾住了哈里森的脖子,把他拉到了沙發上。

    “你這個小可愛,幫我好好按摩下,待會我就便宜你好了,你不是很喜歡我嗎!”

    一時間哈里森瞪大了眼睛,有些不知所措起來,艾達輕柔的撩撥著哈里森的胸口,打算褪去他的工作服,猛然間哈里森站起身來,推開了艾達,氣急敗壞的跑了出去,關上門的瞬間,身后傳來了艾達的聲音。

    “要是你錯過了這次機會,下次我可就不會那么好心了!”

    哈里森喘息著,神情恍惚的下樓,茫然無助的走在大街上,他想要離開這里,已經受不了了,現如今的艾達游走在商人和權力者們中間,他之前提醒過艾達,不要如此的作踐自己的人生。

    只不過艾達從來都只是笑笑,把哈里森當做傻子,艾達只是把哈里森當做工具一樣,為了幫艾達,哈里森幫艾達開過好幾次別人家的門鎖。

    “我看我還是逮捕你好了!”

    猛然間哈里森停住了,他轉過頭,看著斜靠在巷子里叼著煙的吉恩,有些慌了神,但很快就好像犯錯的孩子一般,低下了頭。

    “抱歉吉恩先生,真的非常抱歉,我”

    “你想要改變她的話,現在的你是做不到的,因為她從未正眼看過你,也從未”

    哈里森苦澀的低著頭。

    “我知道吉恩先生,我知道,我完全知道,但是”

    吉恩微笑著拍了拍哈里森的肩膀。

    “不要再做那種事了哈里森,沒有下一次了,不管你有什么理由什么借口,下一次如果我再發現的話,我會把你扔進監獄的,因為你有前科,進去后還會再繼續蹲上20年。”

    哈里森點點頭,吉恩微笑著從兜里掏出了一把鑰匙,遞給了哈里森。

    “這是”

    “我最近在上層買了房子,哈里森你要是沒地方住的話,可以先到那邊去住。”

    哈里森詫異的瞪大了眼睛。

    “吉恩先生,謝謝你,謝謝。”

    看著舉著手風輕云淡的離開的吉恩,哈里森緊緊的握住了鑰匙,鑰匙柄上有清楚的房子所在地,哈里森詫異了,竟然就在艾達住的高級公寓,艾達家的隔壁。

    淚水不住的流了出來,哈里森不斷的說著謝謝。

    長長的青龍街上,灑滿了朝陽的光芒,不少人神色萎靡的從兩側的店鋪里走了出來,吉恩靜靜的漫步在街道上。

    四下看著,不一會吉恩便看到了一個正在幫客人裝東西的年輕人,吉恩緩步的走向了這家早點鋪。

    “吉恩先生!要吃點什么嗎?”

    吉恩看了一眼。

    “給我來一份煎餃。”

    男人馬上點點頭,轉身開始做了起來,只不過男人有些殘疾,一條腿看起來不太靈活。

    店鋪的老板馬上湊了過來。

    “吉恩先生,你還真是個大閑人。”

    吉恩笑著坐在了店鋪里,老板也說他推薦來的年輕人,很賣力的在干活,從不遲早早退,雖然一條腿有問題,落下了殘疾,但正在努力的工作賺手術的錢,是個不錯的年輕人。

    此時一個人走進了店鋪里,吉恩剛看過去的瞬間,進來的男人也詫異了起來。

    “多少年不見了,吉恩先生。”

    冉智有些激動的坐在了吉恩的面前,但此時吉恩臉上的笑容有些僵住了。

    “你好像變了不少!”

    吉恩說著,冉智點點頭。

    “這都是多虧了你吉恩先生,真的謝謝你了。”

    吉恩微笑著點點頭,眼前的男人截然不同了,過去他的眼神和言語中透著的是真摯,但現如今卻完全變了,虛偽的氣息已經把這個男人徹底的改變了。

    “聽說你最近躋身到了上層,是個很成功的商人。”

    “也不是吧吉恩先生,我想要請教你一個問題。”

    冉智說著,吉恩點點頭。

    “你覺得現如今的底層合理嗎!”

    吉恩沒有回答,冉智微笑著,看著一份煎餃放了上來,直接掏出了幾百塊遞給了老板。

    “這頓我請!”

    吉恩搖了搖頭,拿著煎餃沾了一個吃下后,微笑著看著那個還在忙活著的年輕人,他做出來的煎餃味道很不錯。

    “不用了,我自己付錢就行。”

    冉智微笑著也沒有說什么,讓老板來一份和吉恩一樣的煎餃。

    “我最近思考了很多事吉恩先生,我覺得人這種東西,在某些時候,真的很不可思議。”

    此時店鋪的門口處,幾個年輕的希爾曼家族成員看到了冉智后便來和他打招呼,關系看起來很好。

    吉恩靜靜的看著一個家伙談論著昨晚的一些事,他笑呵呵的說著昨晚把一個女人怎么騙到了他們的包房里,而后做了什么事。

    冉智靜靜的聽著,一時間面色凝重了起來,吉恩不斷的吃著煎餃,對面的年輕人越說越過分了,此時吉恩站起身來,走了過去。

    “先生,現在你涉嫌多項罪名,請你跟我回去協助調查。”

    氣氛瞬間僵住了,年輕人耀武揚威的推了吉恩一把。

    “你誰啊?”

    冉智靜靜的坐著,吃著煎餃,很快5人就躺在了地上一動不動。

    “也請你跟我回去協助調查。”

    冉智嗯了一聲。

    “當然了吉恩先生,我肯定會協助你調查的,城市總是需要鞭子來敲打,否則一些東西又會故態復萌。”

    吉恩微笑著,仰著頭,看著直射在街道上的光芒,表情略顯嚴峻。

    “我真的很感激你吉恩先生,那個夜晚你阻止了我,否則的話我現在恐怕已經死了。”

    冉智起身鞠了一躬,隨后緩步的走了出去,幾輛管理車已經駛了過來。

    吉恩嗯了一聲。

    “你變了!冉智,我想要提醒你一句冉智。”

    “洗耳恭聽吉恩先生。”

    冉智鞠了一躬。

    “不要讓我抓到了,一旦被我抓到的話,下一次我不會客氣的。”

    “謹記你的教誨,吉恩先生!”

    。
彩票北京pk拾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