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說吧 > 網游小說 > 天外飛仙恩怨錄 > 七百零八章 恐怖一族
    聽到摩恩族族長的話,韓寒渾身上下打了一個冷禪,“真是一個惡心的事情!令我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就算是隨便幻想一下,都會令我口吐白沫!韓寒情不自禁的上下打量著摩恩族族長,看不清摩恩族族長的臉,但是這兒老家伙肯定是一個非常厲害非常無情的人物,不然也不會讓自己和烏鴉啪啪啪這么恐怖的事情如此平平淡淡的說出口了!

    摩恩一族,都是這么恐怖的嗎?

    “切。真以為你的臉是多么好看的東西了!”韓寒在得到了摩恩族族長的警告之后,就立刻收起了自己的好奇心,不在對摩恩族族長那黑色披風下的容貌身段感興趣了,“那么現在,我們應該快速訓練了!”“沒錯。”摩恩族族長緩緩點頭,“你只有在不停地和我交手對決的份上,才能夠讓魔力更加快速茁壯的成長,那么,現在你準備好了嗎?”

    “準……”韓寒話還沒有說完,遠處的摩恩族族長就已經沖了上來。韓寒雖然認識摩恩族族長已經很久了,但是這是韓寒第一次見到摩恩族族長,摩恩族族長是高是瘦呢?看起來有些高挑,也有些瘦弱!摩恩族族長的容貌是一臉胡子的老頭還是半臉胡子的大叔呢?韓寒不知道。

    韓寒甚至還沒來得及跟摩恩族族長這個家伙好好寒暄喝杯茶心平氣和的聊天幾下,然后就不得不面對摩恩族族長的進攻,而且還是這么快的進攻!讓韓寒完全來不及反應!一個字剛剛脫口而出,韓寒發現摩恩族族長就已經從遠處召喚出了一把冰劍沖了上來。北寒之地,擅長使用冰魔法的摩恩族族長,所召喚出來的武器自然肯定也是寒冰材質的。

    摩恩族族長手里握著冰劍,就像是一個驍勇的戰士沖了上來,身子前沖而來,摩恩族族長手中的冰劍已經快速砸在了韓寒的頭上,似乎準備用這鋒利晶瑩的冰劍斬下韓寒的腦袋!來真的?韓寒瞧著摩恩族族長一點也不留情大吃一驚,連忙使用黑魔法在身前聚集,變出了一個黑色的盾牌擋在了自己脖子上。

    摩恩族族長見此,面無表情的說道,“很好,召喚系的魔法使用的時間不長,說明你對召喚系魔法已經是足夠熟能生巧起來!”摩恩族族長身為一個導師的身份,充分看到了韓寒各種各樣的全方面。摩恩族族長手中的冰劍刺在了韓寒召喚出來的盾牌上,然后就感覺到了冰劍下盾牌的堅硬!

    摩恩族族長所召喚出來的冰劍在韓寒的盾牌上砍下了一道痕跡,但是并沒有給盾牌造成太多的傷害,更不用說這個一直躲藏在盾牌下平安無事的韓寒了。摩恩族族長握刀后退了一步,然后微笑著說道,“可以!不但使用召喚系魔法的速度足夠快,而且召喚出來的物品擁有足夠的能力,能夠防下我的攻擊,針對召喚系魔法來說,你已經合格了!”

    “合格?我還差遠了呢!”韓寒不以為意的聳肩,“你不會教導我這么幾個召喚系魔法的咒語就能夠說明我合格過關了吧?還有很多的口訣和咒語我都不清楚呢,這召喚系魔法又怎么可能合格?”摩恩族族長聽到韓寒的話之后,立刻反駁說道,“你現在是要去和四階魔獸戰斗,所以,我現在只需要將你能夠用得到的魔法咒語全部都教給你就可以了!以后想要在風云大陸開一個商店的話,我才會將剩余其他排不上用場的召喚系魔法咒語教給你。”

    “哦?”聽摩恩族族長這么說,韓寒緩緩點頭,“你竟然還會開玩笑,真是罕見呢!那么,召喚系魔法之后,我應該學習什么魔法呢?”“當然是毀滅系魔法!”摩恩族族長如此說著,立刻抬起手,手指之間凝聚了一個冰凍的魔法。這冰冷的氣息覆蓋在摩恩族族長的手指上,就像是生長在摩恩族族長身上的一樣,“毀滅系魔法,就要在召喚系魔法之后間接使用出,是一個非常不斷的組合手段!”

    說著,摩恩族族長就開始示范新的戰斗策略。摩恩族族長的左手又召喚出了那一把冰劍,然后筆直沖向韓寒。韓寒立刻全神貫注盯住摩恩族族長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只見摩恩族族長身影敏捷的沖上來,手中的冰劍立刻朝著韓寒刺過來。韓寒毫不猶豫,用自己召喚出來的盾牌立刻擋在了自己面前。

    砰!摩恩族族長手中的冰劍立刻抵在了韓寒的盾牌上然后便造不成任何傷害了。雖然這是一個比試,但是摩恩族族長并不打算放手,摩恩族族長所召喚出來的冰劍是非常認真的過關合格產品,不但鋒利而且輕盈,一劍而來,能夠輕而易舉將許多野獸都刺穿。但是摩恩族族長召喚出來的冰劍落在這韓寒的盾牌上的時候,卻沒有絲毫的殺傷力,。這足以說明韓寒召喚出來的盾牌是多么的堅固牢靠。

    摩恩族族長的冰劍刺在韓寒的盾牌上之后就難以再往下壓動傷害韓寒,所以這時候摩恩族族長就開始使用毀滅系魔法了。另一只手中的冰魔法從手指之中脫手而出,直接射在了這韓寒的盾牌上。剎那間,韓寒感受到了摩恩族族長射在自己盾牌上的那一種冰冷氣息。

    韓寒抬頭一看,只見自己的盾牌已經變成了冰冷的模樣,上面包裹住了一層寒冰,冰渣將自己召喚出來的這個盾牌變成了一個冷冰冰的東西。于是乎,韓寒理智的丟掉了自己的盾牌,與此同時,韓寒又召喚出了一把鋒利的黑色長劍。這由黑魔力組成的長劍立刻朝著身前的摩恩族族長刺去。

    摩恩族族長見到韓寒的這一劍刺來,露出一個平淡的笑聲,“你的動作太直接了!反而破綻百出!”與此同時,摩恩族族長抬起手,五指微微張開瞄準了韓寒,手指間的冰魔法在一瞬間就像是開花一般站放開,寒冷的氣息包裹著這樣的魔法,立刻凍在了韓寒的劍刃上。

    韓寒瞧著自己召喚出來的長劍被摩恩族族長凍成了冰劍,韓寒不以為意的咧嘴一笑,然后立刻抬手將手中已經被冰層包裹的長劍刺向了摩恩族族長的胸口。“愚蠢!”摩恩族族長不以為意的冷哼一聲,站在原地絲毫不動,“既然已經被我的冰魔法,攻擊到了,就應該快速退開,如果你這樣一意孤行,強行沖上來,是很危險的!”

    “哦?有什么危險!”韓寒不以為意的微笑了下,手中已經被冰凍的寒冷陰森的長劍依舊朝著摩恩族族長的腹部刺去!摩恩族族長不以為意的搖頭,不屑說道,“當然是有會被我冰凍成塊的危險!”說著,摩恩族族長的手指就已經指向了韓寒刺過來的長劍上,盡管還隔著一段距離,但是摩恩族族長的冰魔法使用的很快,飛快就將韓寒手中的長劍徹底冰凍住了。從劍尖直到劍刃、握把都被寒冷的冰封住,隨即,韓寒握著長劍的手指也被摩恩族族長的冰魔法冰凍住了。

    寒冷的冰魔法就像是一條快速又蜿蜒的小蛇,這冰魔法將韓寒召喚出來的武器冰凍住之后,又將韓寒的五個手指都凍住了,這冰魔法的形勢走的非常快,繼續向下蔓延凍住了韓寒的手腕,然后這寒冷的冰魔法就向下垂直連接到了地面上,綿長的冰魔法將韓寒的手腕和長劍都一并連著地面凍結了起來。韓寒的手變成了動彈不得的局勢。

    摩恩族族長輕蔑的發出一陣笑聲,“我早已經說過了,你在中了敵人的魔法之后還如此莽撞的正面沖上來,就已經輸了。”“是嗎?”韓寒不以為意的歪頭,“我為什么沒覺察到?”說著,韓寒那被凍結住的手臂立刻浮現出一層淡淡的黑魔力,這黑魔力就像是火焰一般,吹碎了韓寒手臂上的結冰,消散了所有的冰魔法的凍結效果!“即使我正面直上,我也會是勝利的!”韓寒如此說著,恢復自由的手臂已經朝著摩恩族族長的胸口刺上去。摩恩族族長微微吃驚,想要退后已經來不及了,只能眼睜睜看著韓寒的握著的劍刺在了自己腹部,然后再距離一寸之遙的地方停下。

    韓寒抬頭,一臉得意洋洋的盯著摩恩族族長,“如果我這一劍刺下去,你應該已經死了!”摩恩族族長并不承認這個事情,甚至不屑的冷哼一聲說道,“不可能!如果你真的能夠刺傷我,那么在你刺傷我之前,我早已經用冰魔法護住我的身體了!白癡。”摩恩族族長不以為意的盯著韓寒,然后將自己的手指抬起,上面凝聚著一層又一層的冰魔法。這就像是白色的霧氣纏繞在手指上,輕輕一碰,就能夠讓所有東西都凍結成冰。

    “切!”韓寒不以為意的搖搖頭,然后收回了自己的長劍。黑色的長劍就像是一縷煙氣一樣消失在了空氣之中,撤銷掉了黑色長劍的韓寒面無表情的盯著摩恩族族長說道,“毀滅系魔法的口訣似乎很簡單?”,摩恩族族長點頭,回答著韓寒的這個問題,“很簡單,只需要用意念操控你的魔法,用思想操控你的身體就是了。”

    韓寒點頭,“就像是我將魔力轉換在白象牙雙槍之中發射出來的一樣?”“沒錯!”摩恩族族長點頭,“只不過,你需要將魔法更加集中的引爆出來!因為毀滅系魔法索要消耗的魔力,可是很多很多的。”

    “我明白了。”韓寒在摩恩族族長的指導下,立刻學著操縱自己的黑魔法,既然韓寒自己已經學會了將魔力灌輸在白象牙雙槍上以及魔力箭上,那么直接將黑魔力引爆出來也不是什么難事。韓寒如此思考著,然后立刻將手指之中的魔力引到了出來。

    血族只擁有黑魔力,這魔力是從血族之中的血液帶有的,即使韓寒想要學摩恩族族長那樣挫一個冰魔法出來,那也是沒有辦法的,韓寒集中精神想著黑魔法的事情,然后,在這一瞬間,黑魔力就形成了。就像是一道光波,這黑魔力立刻在這冰冷深厚的湖底射下了一個坑洞。摩恩族族長緩緩點頭,看著那被射穿的痕跡,說道,“你的魔力引導的不夠快,需要更加得心應手才是!而且看你的魔力的深淺,這毀滅系魔法是一個非常好用的戰斗技能,在一定時候,可以起到偷襲并且一擊必殺的效果!所以,毀滅系魔法,你一定要熟練!”

    “我覺得我已經很熟練了!”韓寒平靜的看著自己的手指念念有詞,“畢竟我不是第一次驅動這樣的魔法了。”“千萬不要自大。”摩恩族族長呵斥著韓寒,“現在你的使用毀滅系魔法的時候,根本不是我的對手!”“你在說什么呢!”韓寒絲毫不信,“你說你還能超過我不成?我可是服用下了惡魔果實,魔力無窮無盡,猶如深海哦!”“不,我說的不是威力,而是指你發動魔法的效率,太慢太慢了!”

    “我不信!”,韓寒緩緩搖頭,盡管有時候男人太快并不是一件好事,但是現在韓寒迫不及待的想要在速度上超越過摩恩族族長,韓寒瞧著摩恩族族長,似笑非笑的說道,“既然如此,那么我們來比一比如何?愛麗絲·羅琳就是我們的賭注!”“哦?”摩恩族族長平靜的說道,“如果你贏了,你要讓我釋放愛麗絲·羅琳,讓愛麗絲·羅琳不再享受被我冰凍的愉悅?”

    韓寒瞧著韓寒緩緩說道,“這愛麗絲·羅琳被你冰凍成冰雕的模樣,怎么看也不像是一種愉悅的待遇。”“不,你誤會了。”摩恩族族長微笑著拍了拍自己的胸膛,這隱藏在黑色兜帽下的臉發出一陣陣的笑聲,“我是說我將愛麗絲·羅琳凍成冰雕之后,我很愉悅!”“你還真是一個壞人!”韓寒無可奈何的搖頭,“怎么樣,我們的賭注就是他了!”

    。
彩票北京pk拾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