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說吧 > 玄幻小說 > 戰巫女帝:極品邪君霸上身 > 第658章 來者是客,必須飲酒
    在接下來幾年里,五道中似乎沒什么事。

    但大家卻很忙碌,或忙于重整五道的秩序,或忙于到處打聽白奉刀的下落。

    白奉刀是危險的因素,不管是死是活,都必須要得到他的消息,眾人才能夠放心。誰也不知道,已經是無緣的他,在徹底感悟神秘人的尸骨遺志后,又會變得怎樣強大。

    由于各種因素,惡鬼道的重建并不快,甚至可以說是非常緩慢。除了閻王城稍微有些起色以外,閻王星的其他地方依舊荒蕪、沒有人煙。不過現在惡鬼道的荒蕪是雜草叢生,樹木交錯。和昔日自是大不相同。人總會慢慢多起來的。

    相比于惡鬼道,長天道的重整就非常快了。長天道本就是五道的第一道界,元氣濃郁,勢力林立,是人杰地靈的福界。白巫族這一次的隕落,頂多也就萬成星的波動比較大,重建大千城為“追夢城”后,第二姐妹和刑自孤、戰牧魂著手管事。

    本來白巫族倒臺后,長天道的各大勢力蠢蠢欲動,想借此機會登上長天道的巔峰。因為他們根本不知道白巫族是怎么被覆滅的,以為是第二姐妹等人用了調虎離山之計致使白巫族被抄了老家,而四道尊又被鬼尊擊敗所以下落不明,所以一致認定這次重建追夢城的勢力只是計謀多,而實力并不強。

    于是,這些勢力趁著追夢城根基未穩,聚集在一起,打算先把第二姐妹掰倒,再去決定誰坐鎮長天道第一。

    結果這些人氣勢洶洶地抵達了追夢城,烏壓壓地在高空上大放厥詞,揚言要第二姐妹出來投降送城。然而除了城中的普通民眾在瑟瑟發抖,并沒有人理會他們。

    甚至于一些在茶館中喝茶的祖境武者,都輕咬著杯沿搖頭,似有隱隱約約的不屑嗤笑。這些武者,自然是從惡鬼道中歸來的武者。對于如今追夢城的實力,他們是最了解的。

    見許多沒有人搭理,各大勢力只當第二姐妹是害怕,越發怒氣洶洶。

    有人大喊“再不出來,我們就不客氣了!”抬手作勢要去摧毀追夢城剛剛建起來的亭臺樓閣、飛檐屋宇。

    “過來飲酒?”一道悅耳的女人聲音悠悠地從追夢城最中央的府邸中傳出。

    “這是誰?”大家嘀嘀咕咕,以為是第二姐妹的聲音,但有跟第二姐妹見過面的人卻說,這不是第二姐妹。但不管是誰,難道他們這些長天道最頂尖的勢力,聚集在一起了,還會怕不成?

    飲酒便飲酒!

    當即幾個領頭的,整理整理衣冠,端正自己的形象,讓自己看起來威武霸氣,然后三五成群,接連往府邸去了幾回。結果進去幾個,臉或紅或白的出來了,紅的是因為被灌了很多酒,白的似乎是被嚇著了。

    問他們怎么了,他們只說是“惹不起惹不起”,“練姑娘天下第一”,“我喝多了,我得回去吐——嘔——”

    一時間人心惶惶,不明白那府邸中究竟藏了什么人,但出來的人也各個完好無損,并沒有受到什么非人待遇,只是受到驚嚇罷了。便有幾個膽大的,三三兩兩又往府邸中去。

    他們遠遠地就聽見府邸中有嬉鬧聲,絲竹管弦聲中夾雜著“他們又來人啦”,“老鬼,又來跟你搶酒咯”,“好酒給我,壞酒灌他們”。

    離近了,就瞧見府邸中有亭臺水榭,碧水荷香,紗簾飛舞,陣陣酒香撲鼻而來,男男女女就在水榭中飲酒作樂、暢談春秋,哪里有敵襲的覺悟?

    他們面面相覷后,也挺直腰桿,八面威風地往水榭落去,掀開紗簾走進。

    有人將目光落在他們身上,有人自顧自的歡愉。

    “來啦,地海星葉家?”第二夢和善地笑著,他們自是認得第二夢,便略微點頭。因為第二夢是追夢城的新城主,他們便當第二夢是這群人的老大了。

    “正是葉府。”他們也認識第二春,想跟第二春客套客套,看第二春跟一個器宇軒昂的男人說著話,便要去打斷,第二春戴著面具表情未知,并沒有理會,倒是那男人淡淡地瞥了一眼過來,這幾個人頓時寒毛都豎起,他們竟然從這個男人的身上感受到了上位者的碾壓氣勢,而且是個神海強者!

    再仔細感受去,似乎在場無一不是神海強者!

    又有一個男人舉著酒杯,坐到了第二夢的身邊,對他們舉起酒杯,笑道“來者是客,必須飲酒。”雖是笑著,但幾人心驚肉跳,這個男人似是笑里藏刀,氣勢絲毫不弱于第二春身邊的男人。

    桌上的酒壇凌空飄起,自動往碗里倒了酒,穩穩地往幾人飛來,在碗飛來的縫隙間,他們又看見一個容貌驚為天人的女人摘下自己的頭顱,在逗一具小骷髏玩耍,那女人忽然抱著頭看向這邊“這可是你們平時喝不到的好酒。”

    太魔幻了!

    幾人被這一幕嚇得不輕,卻又聽見一聲“什么好酒?好酒是我的!”一個糟老頭子突然撲了過來,將飛來的碗抄走,送到嘴里喝了一大口,緊接著“噗”地一聲將酒全部吐出,摔碗道,“這算什么好酒!”

    抱頭女人嗤笑道“你這老鬼,我跟他們說客套話呢,好酒都給你喝啦,哪有他們的份?不過這些酒,他們喝了也說好。”

    葉府幾人臉上一陣青一陣白,這竟是在羞辱他們?

    正要說話,只見一個小男孩停下吹笛,一蹦一跳地走過來,在他們每個人的額頭上敲了一下,說道“跟我念,練姑娘天下第一美。”

    幾人頓時臉色煞白,區區一個小男孩怎么可能拿笛子敲到他們的額頭?他們剛剛想躲開,但根本躲不開,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額頭被小孩子敲!他們看不透這個小孩子!

    “大魔王!別鬧了!”抱頭女人走過來,將小男孩拉走,擺擺手,幾壇酒就飛到他們面前,“怎么可以一口酒都不喝?說了是客人,喝!”

    小男孩“說!練姑娘天下第一!”

    忽然間,他們似乎隱隱約約察覺到了小男孩和抱頭女人的修為,有……有緣?!

    。
彩票北京pk拾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