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說吧 > 玄幻小說 > 戰巫女帝:極品邪君霸上身 > 第659章 命運啊,真是好玩
    葉府人只能嚇得一邊喝酒一邊夸抱頭女人天下第一美。

    酒剛入喉,幾人便覺得確實是世間難得的好酒,就是特別辣、勁大。而且他們不敢用修為抵抗酒意,一壇下去,幾人嗆得面色酡紅,天旋地轉就要栽倒在地上。

    “既然不勝酒力,那你們就走吧。”

    只聽那抱頭女人輕飄飄地說著,一揮手,幾人莫名其妙就被一陣風帶到了半空中。

    天上的風吹得他們漸漸清醒。

    “我靠,剛剛那糟老頭是白奉刀的弟弟白鬼!”

    “兩個有緣,全部都是神海!”

    “還有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小骷髏和小猴子?那個小男孩!”

    幾人絮絮叨叨的,趕緊跟其他幾個勢力說清楚情況,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府邸內的水榭。

    練三生望了望天空,嘖嘖道“放走幾個還算清醒的,把話給其他人講清楚,他們果然不敢再來了,你們剛剛非要把那幾波人玩到神志不清。”

    騰沖山連忙喊道“我可沒有,都是刑自孤和戰牧魂!他們兩個當過皇帝的,那什么帝王之氣無形外散!還有若狂!明明你自己也……”

    “你明明也當過國師,也算半個皇帝了?怎么還是個傻子。嗨呀!”練三生輕咳一聲,道,“總之經過這一次,以后長天道也總算能穩定下來了,是件值得高興的事,來來來,大家多喝幾杯。”

    瘋百鬼嘆氣道“回家一點也不好,我不想呆在長天道了,還是云來界的酒好喝。無命小姑娘,呆會兒送我回風味吧?”說著還砸吧砸吧了嘴,似是在想念風味的美食配酒。

    無命笑著應了。

    觥籌交錯,歡笑不盡。

    練三生這幾年并非呆在惡鬼道,而是在長天道追夢城穩固自己的修為,體內的四團道火燃燒得更加旺盛。再加上體內有不名宙的本源,實力穩穩增長。

    說到不名宙,自從水星族徹底離開后,那里變成了式妖的樂園。雖然這些式妖巨獸智商不高,但實力也會逐漸強大,練三生擔心以后會難以管控不名宙,便將梟鴆派了過去。

    不名宙的巨獸體型龐大,可梟鴆一點也不輸給它們。

    梟鴆很快就坐穩了不名宙第一式妖的位置,基本式妖都對它唯唯諾諾。悟魚一直跟在練三生的身邊,陪著小鬼頭嬉鬧。不過,因為有無命在,來去各界都非常自由,所以悟魚也常常跟小鬼頭去不名宙。

    有一次梟鴆在不名宙的另一顆星球,悟魚和小鬼頭暫時沒找到梟鴆,一群巨獸就想欺負一下這兩個小東西。一開始悟魚和小鬼頭懶得跟它們計較,結果這些巨獸還欺負上頭了,竟然把他們當球來拋!

    氣得悟魚當即變異為招兇猢,當場就把一頭巨獸撕為兩半。

    而小鬼頭則變為一具七尺骷髏,從胸前拆下一根肋骨來化為骨刀,紅光閃耀間,又當場將一頭巨獸批為兩半。奇怪的是,雖然惡鬼道的陰氣消失了,但小鬼頭身上卻依舊蘊藏著大量的陰氣,似乎之前葬王的陰氣養育了小鬼頭,而小鬼頭如今便把自己變為了陰氣之源。

    這些巨獸立刻嚇得瑟瑟發抖,不敢再惹這兩個“人小鬼大”的家伙。

    悟魚變回三眼小灰猴的樣子,自是得意洋洋。如今它的實力在式妖中也算超凡脫俗,經過變異后已經不會再虛弱。

    長天道、惡鬼道、不名宙已經走上正軌,獄魔道也不差,闞七娘和余四已經從云來界回獄魔道。至于貪人道,練三生讓它隨意發展,也并不會出什么問題。

    于是,五道完全形成。

    若不是四個本源還在白奉刀的手上,五道其實還不算安全,練三生都想把親朋好友從云來界接到長天道來了。

    若不是白奉刀下落不明,一伙人也是蠢蠢欲動想把練三生捧上“五道尊”的位置。即便可以,即便練三生得到了五道的所有本源,她也沒有很大的意愿掛這個頭銜,她更傾向于大家一起協同打理五道。

    對于修道者來說,時間流逝是很快的,或許打個坐,睡一覺,就是幾年過去。

    而練三生不過借著本源之力,呆在追夢城后的北山打坐了一會兒,赫然就已經三十多年過去。

    在第二府邸見到了仇若狂,他也可能是剛出關,興奮地在府里嘰嘰喳喳。仇若狂的修煉方式比較不一樣,他需要到道墟天中去尋找道風,然后和雷神一起歷練。

    雷神現在一直都跟著仇若狂,按雷神的話來說,是因為邪上君現在和晏雨粘得緊,他不想呆在那吃狗糧。而仇若狂這邊,因為練三生是個傲嬌鬼,兩人沒有那么親密無間,雷神覺得舒服多了。

    仇若狂大為不滿“我不要你覺得,我要我覺得,我覺得我不舒服!小娘子,來,抱一個嘛~”

    練三生冷漠“我不跟小孩子亂來,拜拜。”她轉身就往北山去閉關了。

    仇若狂只能無奈地往道墟天中去修煉,還扯著雷神絮絮叨叨地說了一陣,雷神倒是開心得很。

    至于其他人,練三生管那么多呢,大家都是成年人,更是活了那么久的老東西了,哪里還需要她安排這安排那的。

    此時,仇若狂看見練三生,高興地蹦跶過來“娘子,你醒啦!我幾天前去看過你呢,你是不是不知道哦!”

    練三生臉上便是黑線滑下來,不爽地說道“我雖然在閉關,但用腳趾頭算了算,也知道時間過去了三十年!你怎么還是這么大點?”

    “胡說!”仇若狂比了比自己的身高,再秀了秀那小長腿,“我現在分明已經是十四歲的小孩模樣了,是個帥氣的少年郎啦!”

    “呵。”練三生翻了翻白眼,抬腳就往里走。

    然而其實練三生心里卻不太平靜,因為仇若狂此時的模樣,和她初次在山賊窩見到的仇若狂一模一樣,是宿命開始的模樣。

    而且他的沒臉沒皮絕對是更上一層樓。

    “血月籠天地,萬里慘戚戚。不懼百鬼唳,大王來娶妻。畫好黛蛾眉,披上紅霞衣。花轎搖進山,護我十年安……”

    練三生的腦子里又開始響起這首凄楚的歌謠來,曾經誰都以為她要給那個山大王當壓寨夫人了,怎么會想到是跟這個少年郎糾纏一輩子呢?

    命運啊,真是好玩。

    練三生不禁笑出了聲。

    “你笑什么?”仇若狂好奇地湊過頭來。

    練三生把仇若狂的腦袋推開,笑道“沒什么,還不準我笑了?”

    “別打情罵俏了!”第二夢走了出來,面色嚴肅道,“已經有白奉刀的消息了,而且對我們來說,不太樂觀。”

    。
彩票北京pk拾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