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說吧 > 其他小說 > 嬌妻有毒:顧少盛寵雙面妻 > 第四百九十八章
    第四百九十八章

    找顧昀琛拍戲?還是導演?

    找顧昀琛拍戲?還是導演?

    是她聽錯了還是喬盛頓說錯了?

    “你不知道?”喬盛頓有些錯愕,顧昀琛雖然不輕易出手,但他的歷史絕對是傳說。

    蘇慕錦慢悠悠轉動著腦袋,她該知道什么?

    腦子里輕飄飄的,蒼白一片。

    就連到家也是這副樣子。

    顧昀琛解決完手里的文件,看到坐在沙發上發呆的某人,抬腿靠近。

    真皮沙發凹陷下去,蘇慕錦立刻察覺到了動靜,下意識間,整個人往顧昀琛身上靠近。

    這是……沙發咚?

    顧昀琛仔細分析了眼前的情況,他的后背是沙發,前面是來勢兇猛的某人。

    眼冒金光的模樣越發像小白。

    但小白可沒這么香甜軟糯。

    當初的他,到底是怎么會認為這是個“小子”。

    心里抿笑著,不置可否。

    蘇慕錦沒想這么多,顧昀琛怎么能這么厲害呢,又會做生意,又會拍戲。

    而且從喬盛頓的嘴里得知,他拍戲的還挺厲害。

    這么一個無所不能的人,怎么就被她遇到了呢。

    “顧昀琛,我要吃了你。”

    蘇慕錦慢慢低頭,漸漸得,呼吸撲打在他的臉上,四目相對的那一刻,兩人的呼吸同時亂了。

    想退,卻來不及。

    男人的手掌蓋在她的腰上,略一用力,整個人往前倒去。

    一切的失控,仿佛水到渠成一樣。

    宣泄后,蘇慕錦枕在顧昀琛的手臂上,一轉身,身上的薄被一點點往下滑,露出白皙的顏色。

    顧昀琛如饜食過后難得飽腹的狼虎,縱容著蘇慕錦后的“報復”,但骨子里的獨占欲卻沒有絲毫松懈。

    用空閑下來的手將被子嚴嚴實實的蓋在她身上。

    “還動?”頗有她不配合就讓她嘗嘗厲害的滋味。

    蘇慕錦沒將這話放在心上,“喬盛頓說的是不是真的,你真會拍戲?”

    “還行,涂酒第一部戲我導的。”說是導,但其實整部劇就說了一句話,“會拍嗎?”

    蘇慕錦在腦子里搜索了下,涂酒第一部片子,斬獲五大新人獎,而且是全球含金量極重的新人獎。

    還僅僅是因為一句話?

    真氣人。

    “喬盛頓的建議,你真不打算采納?”

    蘇慕錦被子下的手不安分的挪動,隔著被子,顧昀琛的手微微用力,“別吵。”

    你讓我不動,我就不動?

    蘇慕錦在經歷了非人的折磨后才知道顧昀琛善解人意的意思是什么。

    但好歹,結果很“美好”。

    喬盛頓在劇組看到顧昀琛的身影險些崴了腳,未免引起更大的轟動時,趕緊拉著兩人到會議室。

    “顧爺,你真打算參與我這部電影。”

    “可以,我導她的部分。”

    蘇慕錦正襟危坐,兩人十指緊扣,明明那嘴角都要咧到耳后根去了,卻還死鴨子嘴硬。

    “導演,要是他不導我的戲,我怕我發揮失常。”

    喬盛頓嘴邊的笑幾乎掛不住,知道你們恩愛,不用一直秀了。

    “那就按照你們說的來。”

    蘇慕錦“心滿意足”轉頭,一副討好模樣。

    “他還想把我們分開,實在是太過分了。”

    喬盛頓想要反駁,雖然他打不過顧昀琛,但該闡明的事實還是得說明白。

    他剛想開口,后背卻是一陣發涼。

    細細看去,顧昀琛那雙銳利的眼直勾勾的鎖住他的,對蘇慕錦的護犢模樣讓他不敢開口。

    這兩人……太明目張膽了。

    雖然喬盛頓有諸多“不滿”,但顧昀琛三個字就是板上釘釘的金字招牌,《黑客》劇組同時開工,原先的西劇組不足以容納兩位導演的調配。

    顧昀琛直接讓涂酒把他的人帶過來。

    這配件,驚訝掉一眾人的下巴。

    蘇慕錦的戲份經過剖析,完全由顧昀琛操刀,不得不說,顧昀琛的獨特眼光最大限度找尋出演員身上的獨特魅力。

    作為女主,曦曦絲和蘇慕錦的對手戲最多,直接導致曦曦絲被顧昀琛“教導”得最多。

    “cut。”

    “重新來。”

    “cut。”

    ……

    顧昀琛喊停,不會分析戲路,涂酒團隊對此倒是熟悉得很,沒有廢話直接重新開始。

    曦曦絲拍得膽戰心驚,到了最后顧昀琛直接靠在椅子上,稍一皺眉,團隊負責人直接喊cut。

    好歹也是當紅演員,什么時候被人漠視到這地步。

    “你到底會不會拍啊。”

    又一次喊cut,曦曦絲直接爆發,蘇慕錦原本坐在顧昀琛身邊,一聽這話直接站起來。

    “不會拍坐這里干嘛。”

    蘇慕錦也是個倔脾氣,說她可以,但是說顧昀琛,絕對不行。

    她好說歹說求來的人,可不是讓人上趕著被懟的。

    她寧愿不拍這部戲,也不會讓任何人有機會踩顧昀琛一腳。

    顧昀琛微微抬眸,原本平淡如初的眼眸深處蕩起一圈圈漣漪,外人說什么,于他何干。

    比起顧家的破爛事,曦曦絲說的話沒有任何攻擊力度。

    然而現在,有一個人把他放在心上,全身心的重點都放在他的身上,這樣的感覺,確實不錯。

    能讓她知道什么人值得她關心,曦曦絲所為可以原諒三分之一,至于那三分之二嘛……

    顧昀琛伸手拉住蘇慕錦的,在站起來的同時將她攬入自己的懷里,旁若無人。

    曦曦絲知道有那么一群人,身上有缺陷,選擇常人所不能容忍的這一條路。

    但如此惡心的關系就在自己眼前,讓人反胃。

    “真惡心。”

    下意識的,脫口而出的一句話,兩人臉色驟變。

    蘇慕錦想要掙脫開顧昀琛,但男人怎么能讓她獨自面對,克制住心底的怒意,“安分點。”

    意思是她來處理?

    蘇慕錦不再掙扎。

    顧昀琛從蘇慕錦身邊走過,三兩步走到曦曦絲面前,男人面對的哪一個是簡單的角色,隨便拎出一個來都能讓曦曦絲嚇破了膽。

    曦曦絲一顆心幾乎提到了嗓子眼,上下顫抖得厲害。

    眼神不斷閃爍,是心虛,是害怕。

    “你,你想干什么。”

    “沒什么,只是得讓你知道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招惹。”

    。
彩票北京pk拾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