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說吧 > > 重生之網絡大亨 > 第三百四拾三章 最后的最初(大結局)
    "你愿意娶她為妻嗎?"

    "愿意!"

    "你愿意嫁給他嗎?"

    "愿意!"

    9月15日,拉斯維加斯一座極不起眼的教堂里,于駿握著秦雪的手,笑吟吟的將1枚20克拉的鉆戒戴在她的手上。

    10月21日,巴西首都巴西利亞的圣保羅大教堂里,于駿拿另1枚20克拉的鉆戒戴在了鄧斯特的手上。

    11月30日,加拿大多倫多圣瑪麗大教堂里,于駿給洛媛戴上了1枚20克拉的鉆戒。

    2004年1月14日,于駿坐在林海潮家的客廳里,瞧著一根接一根抽著煙的他,緊緊握著林嫵的手,看起來他可比林嫵緊張多了。

    林海潮得知于駿要娶林嫵的時候,差點把桌子都給踢塌了,但他瞧著女兒眼里那種希冀,又心知怎么勸都沒用了。

    是說這兩年來每回說起要相親的事,林嫵都撅起好看的小嘴,將京城的大少們貶得一文不值,原來是一顆芳心早就系在了這個家伙的身上。

    平心而論于駿絕對是林海潮所認識的小一輩里最了不得的了,但自己的女兒,林家的女兒,好端端的要去給于駿做情婦,這是他實在想不通的,這口氣也咽不下。

    被于駿拉過來做緩沖的林子軒大氣都不敢出,他可知這位三叔要是脾氣上來時是怎樣的。他比林海潮只小十幾歲,林海潮還沒到30的時候,他腦子里就足夠記下那些印象極深的事了。

    當時還是中校的林海潮一言不合,將人家的修車廠砸成了稀巴爛的事,他現在還記憶猶新,幾大軍區里做副司令的大半都跟這位中將稱兄道弟的,就算是親叔,他都不敢亂說話。

    賺再多的錢又怎樣,三叔可不會放在眼里。

    于駿感到的壓力更大,他都覺得林海潮隨時都要跳起身一腳將他給徹底的人道毀滅了。

    他能鼓足勇氣來這里,自是不想辜負林嫵,雖說兩人相處的時間在6個女孩里是最短的,但林嫵卻是他不能不面對的。

    "你聽說過辜鴻銘的茶杯茶壺論嗎?"林海潮突然說道。

    于駿一怔抬頭說:"聽說,他說男人是茶壺,女人就是茶杯,自來只有一個茶壺配好幾個茶杯的,沒有一個茶杯配好幾個茶壺的。"

    "哼!"林海潮將手里煙直接掐滅,他手上由于練槍的緣故有層粗繭,那煙頭燙在手指腹上連絲毫燙都感覺不到。

    林嫵陪著于駿是跪在他爸的身前,可她是極倔強的女孩,林海潮這拿捏不定的態度讓她心里也很難受。

    "爸,答應不答應你說一句,大不了我們私奔……"

    "你……"林海潮這回是真的跳起來了,手夾著煙顫抖指著女兒。

    "三叔,于駿保證對每個人都是一樣,清心島那上面修建了7座島,他的誠意我都能感受到……"

    "你給我閉嘴,沒你說話的地方。"林海潮把火發到了林子軒的身上,他這算什么?跟于駿合伙過來拐走堂妹的了?

    林子軒無奈的聳聳肩,示意不說話。

    "你一共有幾個女人?"林海潮皺眉問道。

    "雨朦、吳妤、秦雪、洛媛、鄧斯特、還有我。"林嫵代替于駿了這個問題,這讓他更加無地自容了。

    "好手段啊,個個都是頂級的尤物,"林海潮冷冷的說,可想到自己的女兒也在內,這樣說話有些不恰當,就咳嗽了聲說,"你來找我想怎樣?"

    鄧斯特那里是瞞著家里人的,秦雪的父母倒容易擺平,洛媛的父母早就去世了,只有林嫵這里和吳妤的父親吳思政那里難辦一些。

    "我想求親……"于駿大著膽子說道,"三叔,您看,要不這樣,我保證以后不再拈花拈草,要是我再惹什么事的話,那您派特種兵把我解決了。"

    "哼,特種兵,你收集了那樣多的退役特種兵,保鏢里還有一些血十字的人,血十字現在可是全球十大雇傭兵公司,我能拿你怎樣?"林海潮冷冰冰的說。

    林子軒推推于駿的肩膀說:"三叔,他給你寫保證,要是他再做什么事的話,那他的西嶺就歸您了。"

    林海潮冷笑道:"希罕嗎?有幾個臭錢就想要來拐我家林嫵……"

    "爸,是我要跟他在一起的,跟他沒關系,你再說這種話,我真的就……"林嫵想要站起來,被于駿死死的拉住了。

    林海潮瞧女兒真是死了心要跟于駿在一起,無奈的擺擺手說:"你想怎樣就怎樣吧,隨你的便,婚宴就不辦了,省得給我丟臉。"

    林嫵和于駿交換了個眼色,跪倒在了林海潮的眼前,齊聲道:"謝謝爸。"

    別說林海潮就是林薄陽都拿越做越大,在全球都擁有絕強影響力和控制力的西嶺無法可想,拿于駿更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雖明知于駿是會跟林家的利益死死的捆在一起的,而林嫵嫁給他,也能將雙方的合作綁得更緊,但是于駿要娶6個,這也太那啥了吧。

    雖說那些紅二代,官二代的,政冶聯姻,在外搞什么情人的很常見,但這是明目張膽的事啊,重婚罪想來只要檢察院不起訴,也沒問題。

    有哪個檢察官會頭腦發暈到想要起訴于駿?

    "哼!好大個鉆戒,你倒是有錢得很。"林海潮瞧著那20克拉的鉆戒,搖頭道。

    于駿忙將準備好的保證書交給了林海潮:"爸,你只要在上面簽好字就行了。"

    林海潮將保證書撕掉說:"你好好做人吧,要是有對不住阿嫵的時候,她回來哭的話,那你就等著吧,在中國就是100個血十字都沒用。"

    于駿笑笑扶著林嫵起身道:"對了,還有件事,阿嫵懷孕了……"

    "你小子怎么不早說!"林海潮跳起來拉著女兒的手說,"是不是你不懷孕的話,這小子就不娶你了?"

    于駿撓撓無奈的跟林子軒相視一笑。

    ……

    吳思政皺著眉聽著于駿和吳妤的請求,他緩慢的捧起茶杯,一言不發的抿了口,又將茶杯慢慢放下,站起身背著手繞著葡萄架子走了幾圈。

    "爸?"吳妤嬌問道,"你倒是說話啊。"

    吳思政轉頭在她的臉上掃了幾眼,再瞧向老實裝孫子的于駿。

    "桃園小學的學生都要逐漸的升中學了,為了不讓他們跟社會產生隔核,這學校總不能空置了,我看那些讀不起書的孩子也能送到這里來嘛,"吳思政慢悠悠的說,"林老當初題字桃園小學,自是想到桃李滿天下的意思,讓全國的小孩都送到這里,讀不起書的,有身體殘疾的,只要有困難的都能來這里讀嘛。"

    "是,是,吳叔,您說什么就是什么,"于駿腆著臉說,"我讓董事局給啟航再劃100億,專項針對桃園小學的慈善項目,這事由阿妤負責,您直接和她說就好。"

    吳妤瞧著這兩人說婚事的說著說著變成了公事,就咬著嘴唇說:"爸,你答應還是不答應啊?這公事不能留到以后有空再說?"

    "島上的別墅都蓋好了,女兒的心也不在這里了,我說不說也是一樣,"吳思政微笑道,"何況,做大事的人,這些小節自然是不用多考慮的,自古圣賢與常人有異嘛。這個婚事,我就答應了。"

    于駿驚喜莫明,他原以為吳思政會糾結在娶幾個老婆問題上,可老吳明顯是讀書讀通了,不像那些尋章雕句的老書蟲。

    拿他跟古代圣賢比,于駿也有點飄飄然。

    "還不叫爸。"吳妤小聲的在他耳邊說了句,就推著他說。

    于駿忙跪到地上,磕頭道:"爸。"

    "嗯,酒席不用擺了,茶還是要敬的,找個良辰吉日,關上門敬個茶就好了。"吳思政笑吟吟的說。

    于駿連連說是。

    ……

    清心島上,懷胎9月的孫雨朦腆著大肚子坐在露臺上,旁邊的桌上放著茶、點心和雞湯,還有6天,她就要去上海的醫院里等生了。

    林嫵也坐在一旁,她才懷胎4個月,可嘴里就沒停過。

    林淑蓉樂呵呵的瞧著這兩個兒媳婦,她可巴不得于駿越娶越多的好。

    鄧斯特在美國拍戲,秦雪在馬德里開演唱會,吳妤在為桃園小學的事奔波,洛媛還沒回島上,雖說她已經逐漸將雷霆在線的事交給別人管了,有些事還是要她親自處理。

    于駿傻呵呵的一下聽聽孫雨朦懷里的孩子,一下聽聽林嫵懷里的孩子。

    最多再有1個月孫雨朦跟他的孩子就要生了,要做爹的他現在可真是清閑人一個了。

    "于駿,給我倒杯開水。"林嫵叫道。

    于駿忙轉身往屋里走。

    "于駿,我也要,我要加蜂蜜。"孫雨朦喊道。

    于駿忙又取了個水杯,瞧著兒子把保姆的活都做了去,林淑蓉也樂了。

    剛將水杯遞給兩人,于駿就接到了衛菁的電話。

    "歐盟、巴西、俄羅斯、印度四方面想要針對ing、b搜索引擎做反壟斷調查?唔,不用擔心,調查由得他們做,"于駿雙手撐在欄桿上說,"讓公關部多做一些公關工作。"

    衛菁在電話那頭點頭說:"我會讓羽婷安排的。"

    "物聯網、云計算的研發要加速,我想全應用能在08年做到,還有件事,"于駿微笑道,"子軒哥和你的事我知道了。"

    衛菁那冰山似的臉孔突然一紅,難得的口齒不清的含糊兩句將電話掛斷了。

    孫雨朦走到他身旁,攬著他的胳膊說:"要出差嗎?"

    "我的女兒小砦出來前,我可不會出差。"于駿擰擰她的鼻頭笑道。

    孫雨朦幸福的把頭倚在他的胳膊上。

    "于駿,新來的送貨員過來了。"王冰在后面喊道。

    于駿托著杯澄汁走到別墅外,就看個穿著白色t恤印著佑寧超市圖案的女孩低著頭,手里握著本子在計算著送了多少貨。

    等她抬起頭來時,澄汁從于駿的手中滑落,砸在地板上摔得粉碎。

    許琳?

    (全書完)

    [..c]
彩票北京pk拾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