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說吧 > 其他小說 > 守護神之致命守護 > 第28章 失敗
    竺浩然雖然蹙眉,但還是說到:“還不至于,但不管出于什么原,他都不能現在影響到學姐,那可是關于相爺一輩子的事。”

    文云翔斜眼看著他:“你這話我怎么聽著有些別扭!”

    竺浩然翻了一個白眼,手一揮,“神經,走了,差的幾味藥你們公司也沒有,只能去別的地方找找看,明天必須找到。”

    幾個人都比較在意林晨相腿的情況,知道這是一個漫長的過程,但都不想缺席,還有就是侯旭堯,那家伙他們太了解了。

    果然,昨天說了讓下鄉鎮去的人,今天下午就拿著一個水果籃大搖大擺的來了別墅,權當昨天什么事也沒發生。

    好在上午的時候就已經檢查結束,喬思慕看都沒有看一眼就轉身上樓去,反正對他就是好感不起來,和醫院那個秦俊逸一樣,令人反感。

    “喬······”

    “我說堯哥,當我的話放屁呢是吧!”賀遠航臉色也不怎么好,原本幾個人里侯旭堯最大,都28歲了,該是最不讓人操心的才是,可就是相反,最小的竺浩然到是最省心。

    侯旭堯早就想好了,振振有詞到“你們都有其他職務在身,我要是走了這邊出事了怎么辦?我答應協助你那也只能是在市里,其他地方我是不會去。”

    不管怎么說他是不會走的,這是他第一次對一個女孩動心,如果可以,這次任務完成他就不回部隊了,沒有什么比和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更重要,父母年紀也大了,也需要他。

    一直沒說話的林晨相沉默了半響問道“旭堯,我們都知道你是為了什么,但你覺得,這個時候出現在這里,為了你所謂的‘愛情’合適嗎?”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林晨相都不希望他越陷越深,喬思慕的態度就是最好的答案。

    “怎么不······啊,你干什么?”侯旭堯還沒有說完就被竺浩然狠狠的踢了一腳。

    “我說侯堯哥,這才離開部隊幾天,腦子被門夾了是吧,我們不說這次回來是干嘛的吧,你也可以無視相爺的存在,小澤呢?”竺浩然真想一巴掌拍死這貨,見色忘義說的就是他。

    “對,對不起,我······”侯旭堯一下說不出來話。

    “對不起有屁用,而且你死心吧,我學姐不會喜歡你的。”竺浩然可以肯定,學姐喜歡誰也不會是他,就僅僅是她的態度就能說明一切,喜好厭惡基本都在臉上,一眼就能看出來。

    “那可不一定,好了,以后我來別墅不回提這事,等小澤好了再說這總行了吧!”喬思慕在這里要讓他不來怎么可能。

    他不是不知道這幾個人誰都比他優秀,家底也都比他好,就是因為知道才這樣,他要是不加把勁的話那不是讓別人捷足先登了嗎!

    而且喬思慕還是個醫生,以后家里誰有個什么多方便的事,想想就開心!

    幾個人都懶得理他,賀遠航也轉身離開回警局去,讓他幫忙也沒指望了,這個樣子還不如不去。

    接下來幾天,侯旭堯還是會天天出現,喬思慕依舊沒有理會過他。

    一周過去,喬思慕打算正式開始施針下藥。

    文云翔和賀遠航知道第二天一早要施針,晚上都過來留宿。

    一切準備就緒,喬思慕叮囑道“不要讓我分神,竺浩然,你看著他,不然錯過任何反應,你們兩個按住他的腿,前幾針下去他不會有什么感覺,但越往后那就不一定,第一次也叫試藥,我要盡可能的知道他腿的承受情況,這是最好的辦法。

    所以,這會是他最痛苦的一次,你們最好期待他越痛苦越好,那就意味著我估算的百分之五十成了,但要是沒有什么效果那這百分之五十可能會降低一半以上。”

    既然是試藥,喬思慕還是在保證安全的前提下下了最大劑量來探測實際情況的,這一劑藥和后面的不同,所以真是林晨相反應越大證明能恢復的幾率越大。

    兩個小時下來,結果卻是不如人意的,也大大出乎了喬思慕的意料,林晨相不但沒什么反應,臉上的汗還沒有旁邊幾個人的多。

    看著腿上幾乎扎滿的針,喬思慕沉默了,怎么會這樣?不管是在醫院用最新醫療設備檢查,還是她自己反復檢查,他的腿都沒有什么,可為什么會這樣,連最壞的反應都沒有達到她的預期!

    最后還是林晨相苦苦一笑,他本來就沒有抱太大的希望,所以沒什么好失望的,“沒事。”

    喬思慕沒說話,盯著那些銀針想了半天,看的另外幾個人都想說,要不先把銀針取下來再想,雖然沒什么感覺,但這樣一直扎在腿上真的好嗎?

    突然喬思慕看向竺浩然,問“你藥都是哪里來的?”

    “啊?云翔他們家的,他們家沒有的那幾味也不在你用的第一幅藥里。”這點竺浩然十分肯定的,都是他親自著手的,一點沒有假手于人,需要分毫不差的也都是他親自上手過的稱。

    文云翔自己也嚇到了,“喬醫生覺得是藥的問題?這不可能,我們家雖然不是這一行數一數二的公司,但也算是一個老字號,采購方面都是相當嚴格的。”

    喬思慕還是覺得是藥有問題,“你把這幅藥拿到外面去重新配一副回來我瞧瞧,你們兩個留下了幫忙。”

    “好。”

    竺浩然拿藥回來的時候他們也剛好收拾完,喬思慕接過藥攤開放到桌上,另一邊是剛剛已經用過后的殘渣。

    “學姐,你這樣就能對比出來?”

    “如果真的是藥有問題那這樣就已經可以了!”

    幾個人雖然不是很懂,但這話卻很好懂。

    喬思慕確認后看向文云翔,“你還是回你們公司了解一下具體情況,看看這批藥加工后流出多少。”

    喬思慕需要都是沒有加工提煉過的,而現在的醫藥公司所出品的都要提煉加工成西藥,最后才流通在市面上。

    “具體什么情況?”文云翔雖然從來沒有過問過家里的企業,但他也知道從來也沒有出過任何問題。

    。
彩票北京pk拾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