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說吧 > 其他小說 > 守護神之致命守護 > 第82章 林靖澤知道
    對于賀遠航來說只要是相爺信任的人他都會信,而且還是發自內心的去信。

    賀遠航回到局里就招來了十個人,這已經是最多了,再也抽不出一個多余的人,這其中還包括了田銀。

    賀遠航看著這十個人,表情十分嚴肅,說“找你們過來是因為個人的私事要找你們幫忙,這件事說難不難,說不難也不容易,可能有危險也可能不會,而且這件事如果是真的,你們得保證除了你們十個人以外不會再有第十一個人知道,你們可以拒絕,因為這屬于個人私事,如果出意外不會上報,只能當做一般意外來處理后事,你們十個人中如果家里是獨生子女的就可以馬上回家,不需要任何理由。”

    田銀就站著賀遠航身旁,低聲問“賀隊,我們這是去干什么?”

    賀遠航沒有先回答田銀,而是看著另外的九個人,“剛剛我說的你們都聽清楚了嗎?”

    九個人異口同聲的說“絕對服從命令,絕對保密,保證完成任務!”

    賀遠航這才把手里的資料發給他們人手一張,當所有人看完資料后都傻眼了,他們看見了什么?

    這資料要不是賀隊親自給的他們都要懷疑這是惡作劇。

    在場唯一沒有露出任何詫異表情的就是天田銀了,因為之前已經在別墅聽喬醫生提起過,經過這么久早就消化這一消息,反而很是沉穩的問道“賀隊,確定了嗎?”

    “嗯,這次你帶隊全權負責這件事,事情的嚴重性你應該很清楚。”

    田銀以為自己聽錯了,指著自己問“賀隊,你剛剛說什么?我帶隊?”

    “嗯,你帶,我相信你,你可以的。”讓田銀帶隊還是有賀遠航的想法。

    首先她的能力肯定沒問題,還有就是到時候會和喬思慕有接觸,那這個人只能是田銀無疑了。

    跟著他這么久最看重的就是她從來不多嘴,干實事,可惜了是個女孩,要是是個男的,那前途可以說是一片光明,可惜了現在這社會再優秀的女孩發展空間也是有限的。

    “賀,賀隊,這是真的?”田銀還是有些不可置信道,比較她還在實習期,這十個人里有好幾個都是賀隊手里的老人了。

    “你看我像是開玩笑?現在退出還來得及,”后面句話是對另外幾個人說的。

    雖然都面面相覷不愿意相信,但也都沒有一個人退縮,往為了自己為了家人,往大了說那是為人民為國家,怎么可能會退縮,退縮對不起他們身上穿的這身衣服,也對不起guo家的栽培。

    喬思慕突然就變得忙起來,林晨相和竺浩然開始和秦俊逸去周旋,所以她白天就在別墅照顧林靖澤,晚上就出去幫忙找文云翔的父母,依然是顧黎昕給她圈地方,她負責找,不過都不是很順利,還是沒有一點消息,可以說應該是文云翔的身份問題,那些人真的把他父母藏的很好。

    今天一早那兩個人就出去,好像是他們公司有個什么項目出了點問題,此時別墅里就喬思慕和林靖澤兩人,早上空氣好,就都在小院子里,喬思慕坐在旁邊看書,林靖安靜的在一邊玩著樂高積木,才剛開始也看不出來拼湊的是什么,和諧的畫面被柵欄外突然響起的一聲小“‘小寶’給打破,喊得有些小心翼翼。

    喬思慕放下手里的書看著柵欄外的劉穎沒說話,要是注意看林靖澤的話,其實會發現他拼樂高的手,在那聲小寶響起的時候,有明顯的抖了一下,不過也只是一下。

    劉穎再次試圖喊到“小寶,我是······”

    林靖澤頭也不抬的回到“那是誰?我們這里沒有這個人!”

    “······”劉穎有些羞愧的看著低頭在玩的兒子,其實她除了知道以前的名字現在叫什么她不知道,也沒人告訴過她。

    喬思慕放下手里的書,也沒打算去開門讓她進來,依舊坐在那里,“請問有事?”

    “我來看我兒子要你管。”劉穎不想在兒子面前丟了臉,硬著頭皮說。

    喬思慕毫不客氣的嘲諷道“你兒子?誰?在哪里?你又是誰?”

    “關你屁事!”

    “嗯,是不關我事,小澤走我們回房間去,現在有些曬了。”

    林靖澤拿著那些積木起身進去,從頭到尾都沒有看過外面的人,這引得劉穎沒形象的大喊大叫到“小寶,我是你媽媽,親媽媽,媽媽特意來接你回家的。”

    “我沒有媽媽,只有爸爸和太爺爺,這里就是我的家。”

    “小寶你跟媽媽走,媽媽會彌補你的,真的,你看你爸爸都結婚了,你以為后媽會對你很好嗎,那都是假象,我才是你親媽,是我十月懷胎生下的你,是我······”

    “生下我之后呢?還有,請不要說我爸爸的任何壞話,爸爸沒有說過一句。”

    劉穎不可思議的看在不遠處的的話嗎?再看向一旁的人,“你教的,他還只是一個孩子,你怎么能教他這些亂七八糟的?”

    “孩子在我身邊我愛怎么教怎么教,和你有關系?再說,你沒資格說我,慢走不送,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你什么意思給我說清楚,我是他媽你有什么資格說我不配。”

    “你來什么目的別以為我們不知道,不捅破始終是看在小澤的面子上,別給臉不要臉。”

    “你你你,不明白你在說什么。”

    “呵,小澤,走了!”

    “嗯!”

    進到屋子里喬思慕才問道林靖澤,“你早就知道她是你媽媽了?”

    從剛剛的他的反應能看出來并不是很驚訝!

    “嗯!”林靖澤依然還是一個字。

    “什么時候知道的?”

    “那天你和爸爸說的我聽到了。”

    “你都知道了?”

    “嗯!”

    喬思慕沒有在繼續這個話題,而是問了一些他這幾天飛針學的怎么樣了啊這樣的問題,然后還給他示范了幾次。

    等林晨相回來特意去書房找他說了今天的事,也說了林靖澤聽到了他們上次的談話內容。
彩票北京pk拾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