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說吧 > 其他小說 > 此曲終兮不復彈 > 第一百一十三章
    吃過晚飯后秦悠悠便早早睡下了,肖辛夷躺在榻上輾轉反側,在這短短一日當中她知道了太多事,可最讓她難以釋懷的依然是蘇月仙。

    想了足足半夜肖辛夷依然無法釋懷,穿戴整齊后打開房門走了出去,今夜有風,乍出房門肖辛夷的衣衫便如水波般蕩漾開來,今夜亦有月,被層云遮了一角,但即使如此也掩蓋不住清冷的月輝灑滿整個凌峰。

    肖辛夷走出自己院子漫無目的的走著,她在這里生活了十年,身邊的一草一木也陪了她十年,對這里她早已刻骨銘心,如果她想去哪里,即使閉上眼睛也能走過去。可她現在不知道要去哪里,只想就這樣一直走下去,走遍凌峰的每一個角落。

    如果她只是洛九天的后人而不是肖無塵的后人,司馬正清是不是就不會將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蘇月仙身上,是不是她就可以用‘亂世’,可以在雙圣門需要時挺身而出。

    走過一條又一條蜿蜒曲折的小路,連她自己都不知道現在身在何處,直到她聞到一股若有若無的酒香,才回過神來發現不知不覺間已走到了后山,她熟悉的酒香味道就是從搖曳的竹林后傳來的,借著月光轉過竹林,肖辛夷看到鐘淵正坐在紀的墓碑上執壺而飲。

    在肖辛夷眼中鐘淵的姿態一向是優雅端正的,即使他現在將整個身體都靠坐在紀墓碑上,那份優雅都不曾減掉半分。

    肖辛夷站在遠處看著他喝了三瓶‘焚情’后再也忍不住了,快步走到鐘淵身邊將他手中正要開封的酒壺一把奪過,鐘淵抬頭看了她一眼道“這么晚了你來這里做什么,把酒給我。”

    肖辛夷看了他一眼沒有說話,扯下酒壺上的蓋子喝了一口,入口辛辣口齒留香,還是她熟悉的那個味道。

    “師兄,你不能再喝了,師姐現在一定還在等著你,你回去吧。”肖辛夷咽下口中的焚情對鐘淵道。

    “無妨,我等她睡著了又出來的,我過會就回去。”鐘淵說著從旁邊又摸出一只酒壺說道“正好你來了可以陪我一起喝。”

    肖辛夷將他手中的酒壺奪下說道“如果你想喝可以明日再喝,今天不能再喝了,如果你喝醉回去師姐會擔心的。”

    鐘淵聞言不再去拿酒壺,沉默片刻對肖辛夷道“你都知道了。”

    “師父都對我說了。”肖辛夷輕聲回道。

    “你有時間就去陪陪她,你不在的日子里她時常念叨你。”

    “是,師兄,我會的。”肖辛夷心頭一酸,差點落下淚來。

    “上次你來信說你們已經查到了十年前的主謀,那個人是誰。”鐘淵問道。

    肖辛夷聞言緊了緊手中的酒壺,鐘淵于她而言如兄如父,她心里有什么想法都想說給他聽,可鐘淵的性子向來清冷,所以肖辛夷從未與他說過心里話,若是放在往日肖辛夷定然不知如何開口,可現在鐘淵如此頹廢的模樣竟讓她覺得鐘淵比平時看起來平易近人。

    肖辛夷不顧地上的泥污,在紀墓碑另一邊坐下,抬手飲了口焚情一字一頓道“是我的舅舅江云愷。”

    鐘淵聽到這個答案時身子一僵,緩緩轉過頭來看著肖辛夷,肖辛夷苦笑一聲道“師兄你是不是沒想到會是我的親人,我也沒想到。”

    “把你知道的都告訴我。”鐘淵說完不再靠坐在紀墓碑上,將身子坐正對著肖辛夷道。

    “是,師兄。”肖辛夷飲完焚情長出一口氣道“十幾年前我的曾外祖父花無眠老將軍被奸人所害,我的舅舅江云愷查到幕后主使后來到了蒼安山莊……”

    待肖辛夷將前因后果都對鐘淵講完之后天空已有些發白。

    鐘淵聽完后久久沒有說話,沉默許久后才對肖辛夷道“我知道了,你回去休息吧,師父那里我會去說的。”

    肖辛夷邊說邊飲,此時已有些醉意,搖搖晃晃站起身來對鐘淵行了一禮道“是,師兄。”

    說完頭也不回的離開后山,鐘淵站在遠處看著她東倒西歪的消失在竹林后面才抬步朝凌空殿而去。

    肖辛夷回到自己院子后倒頭就睡,有道是身在夢中不知夢。

    片刻后她站在一片白茫茫的雪地中有些不知所措,她為什么會站在這里,她又要到哪里去,直到她環視四周看到一座小小的石拱橋和一大片海棠樹林后才知道,這里是江城,不遠處就是蒼安山莊。肖辛夷瘋了一樣拼命向前跑去,但無論她再怎么用力奔跑,還是停留在原處沒有挪動半分,她崩潰到想要放聲大哭,誰來幫幫她,她想回蒼安山莊,那里有她的父母,有她的兄長和祖母,他們一定都在等她回家,可她過不去,她已經拼命在往前跑了,可身邊依舊是那座小石橋和那片海棠樹林。

    白色的雪映著血色的海棠妖冶的近乎詭異,肖辛夷突然覺得很害怕,巨大的恐懼向她席卷而來,她想逃跑,只要不讓她留在這里,無論逃到哪里都可以。她想放聲大呼,可喉嚨里像是被灌了鉛一樣發不出聲音。此時的她就像是被世界遺棄了,茫茫天地間,皚皚白雪間,仿佛只剩下她一人。

    就在她崩潰到絕望的時候突然聽到一陣馬蹄聲由遠而近,她抬眼向四周望去,一個小黑點正慢慢的向她移動而來,離她越來越近,越來越近。馬背上有一淡藍色少年正溫柔的看著她,那一刻所有的孤獨不安,恐懼崩潰都化為烏有,只要有諸葛清鴻在,肖辛夷什么都不怕了。

    少年策馬來到肖辛夷跟前伸出一只手,肖辛夷將手放在他手中與他十指相扣,少年一雙桃花眼中滿是笑意,微微一用力便將她扯上馬背,墨鴉長嘶一聲帶著兩人絕塵而去,馬蹄濺起的雪花飄到半空中化作片片桃花瓣,飄飄灑灑的落在兩人身上,肖辛夷只不過是拿掉粘在自己眼上的一片花瓣,卻在這眨眼的瞬間來到蒼安山莊門前,兩座雕刻精細的雄偉石獅守在山莊大門左右,門楣匾額上蒼安山莊四個大字格外顯眼,肖辛夷的眼眶瞬間濕了,和她小時候一模一樣,一點都沒有變。

    諸葛清鴻放開她的手將她從馬背上接下來,然后拉著她的手一起向蒼安山莊門口走去,眼看就要踏進蒼安山莊大門,突然漫天的熊熊大火瞬間籠罩住蒼安山莊,那么大的火灼的肖辛夷睜不開眼睛,她就要開口喚諸葛清鴻離開這里,突然覺得手中一松,諸葛清鴻放開了她的手,獨自一人走向火海。

    “阿隱,回來。”凄厲的呼喊聲回蕩在肖辛夷耳邊。可諸葛清鴻就像是沒聽到一般,依舊邁著堅定的步子走向火海,肖辛夷在恐懼中抬腳就要去追,可無論她怎么用力奔跑只能停在原地踏步,眼看著諸葛清鴻的身影一點一點被火海吞噬,她卻一點辦法都沒有。

    眼中的淚水可以鋪天蓋地,心中的痛楚可以翻江倒海,卻阻止不了那個向她回眸一笑的少年瞬間消失在漫天大火里。

    “姐,姐,你怎么了,是不是做噩夢了?”

    肖辛夷聽到秦悠悠的聲音猛的從榻上坐起,迷茫的環視四周,雪地,石橋,樹林,大火,還有諸葛清鴻,全都不見了。

    直到額頭傳來溫熱的觸感肖辛夷才意識到自己剛才是做了個夢,做了個很可怕可怕的噩夢,回過神來她才發覺眼睛有些干澀,身上的衣衫已被冷汗浸透,肖辛夷抹了抹滿臉的淚水對秦悠悠道“是做了個夢。”

    “夢中有諸葛公子吧。”秦悠悠好奇的問道“剛才你叫她的名字了,可你為什么哭的那么傷心呢。”

    肖辛夷聽著秦悠悠的話回想了一下她的夢境,她為什么會哭的那么傷心,為什么她會做這樣一個夢,蒼安山莊早就不在了,還有諸葛清鴻,她是在害怕失去他嗎?

    秦悠悠看她呆愣的樣子喚了她一聲,肖辛夷穩了穩心神說道“我忘了剛才做的是什么夢了。”

    秦悠悠聳了聳肩笑著說道“我也是經常醒了之后就會忘記做過什么樣的夢,不說這個了,既然是一個夢,醒了就好了,姐你餓不餓,我做了點心給你帶過來了。”

    肖辛夷像是剛經過一場惡戰渾身乏力,沒有一點胃口,聽到秦悠悠的話后搖搖頭回道“我還不餓,現在是什么時辰了。”

    “申時。”秦悠悠回道。

    肖辛夷起身看了一眼窗外,果然是日色西偏,起身走到衣柜前拿出一套干凈衣衫,在屏風后面換上后對秦悠悠道“今日還未向師父請安,師父可曾傳過我。”

    “有的,朱顏上午來過一趟,司馬門主讓她來看看你的情況,見你睡得很沉她便又走了。”秦悠悠道。

    肖辛夷點點頭道“我去向師父請安,你可以找古月陪你到處走走。”

    秦悠悠道“姐你不用老是擔心我,我不會悶到自己的。”

    。
彩票北京pk拾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