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說吧 > 都市小說 > 魔鬼的溫柔,二嫁前妻太難追 > 魔鬼的溫柔,二嫁前妻太難追(兩岸鴛鴦) 第1527章 什么都變了
    雖然氣惱,但是凌清沒有再說什么,隨即便整個人便靠在了連城翊遙的懷里。

    看著一臉乖巧的凌清,連城翊遙的嘴角不由得上升了一個弧度,眼底卻透著溫柔和寵溺。

    不一會兒,車內便再度陷入了沉默,凌清也閉上了雙眸,而連城翊遙自始至終都低著頭,雙眸一眨也不眨的看著在她懷里,睡得一臉香甜的凌清。

    車子依舊在行駛,一切都顯得特別的靜謐,可是才過了不到十分鐘不到的時間,突然一陣猛烈的剎車聲傳了過來。

    先是司律痕所在的那輛車猛地剎了車,后面跟著的連城翊遙和言亦的車也不由得停了下來。

    原本還在司律痕懷里,小聲的喘息著的流年,因為這突然的剎車,嚇了一跳,察覺到流年受到了驚嚇,司律痕伸出自己的一只手,輕輕的拍打著流年的背,安慰著她。

    “沒事,不要害怕,有我在。”

    其實就只是突然的那么一下,讓流年受到了驚嚇,反應過來的流年,其實并不害怕,因為此刻,她最信賴的男人就在她的身邊,所以她一點都不害怕。

    不過聽到司律痕的話,在感受到司律痕的安慰,流年的內心卻是感動的,隨即流年抱著司律痕的雙手更加的緊了緊。

    “嗯,有你在,我不怕。”

    “乖女孩!”

    說著,司律痕撫了撫流年的發頂,隨即低頭,在流年的額頭落下了一個問。

    “少爺,前面有十幾輛車,堵住了我們的車子。”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傳來了司機的聲音。

    “嗯!”

    淡淡的一個嗯字,司律痕便沒有再說話,只是耐心的透過車窗,看著對方的動作。

    沒有聽到司律痕的吩咐,司機便知道,他家少爺在等待著什么,隨即司機的雙眸也不由得看向了前面的那十幾輛車子。

    而緊緊地跟在司律痕的車后面的,連城翊遙的那輛車子,也因為前面司律痕車子的突然剎車,也不由得突然剎車。

    這讓還在連城翊遙懷里安然入睡的凌清,緩緩地張開了自己的雙眼。

    “怎么回事?”

    一張口便是帶著暗啞的有點糯糯的聲音,如果是平常,連城翊遙絕對會因為這樣軟軟糯糯的聲音而好好逗趣凌清一番的。

    但是此時此刻,外面的狀況似乎有些不對勁,這也讓連城翊遙壓下了想要逗弄凌清的心思,但是連城翊遙面上卻沒有絲毫的變化。

    “沒事,可能就是有點堵車,不用擔心。”

    還是一如往常的語調,本來就還在沒睡醒的狀態中的凌清,迷迷糊糊的點了點頭,隨即便再次睡過去了。

    看著凌清迷迷糊糊睡過去的模樣,連城翊遙不禁失笑,他的凌清還真是可愛的沒話說。

    忍不住親了親凌清的額頭,隨即連城翊遙的視線不由得看向了正前方,不知道現在到底是什么狀況。

    不過不管是什么狀況,連城翊遙都不擔心,可是那是凌清不在他身邊的時候,現在凌清在他的身邊,連城翊遙反而有一絲絲的擔心了。

    他怕萬一有點什么事情,讓凌清受傷了怎么辦?萬一他沒有保護好凌清怎么辦?

    可是倏地,連城翊遙便笑出了聲,他這是做什么,到底是什么事情,他都沒有搞清楚,他就已經在這兒瞎擔心,況且他什么時候變得這么膽小,這么沒有魄力了……

    隨即連城翊遙便低頭看了一眼自己懷里的凌清,果然現在的他有了軟肋,有了顧忌。

    不過,他卻一點也不氣,也不惱,相反的他很開心,心里有一個能夠牽動自己的人,挺好的,真的挺好的。

    這樣想著,連城翊遙便不舍的收回了自己的視線,再次朝著正前方看去。

    只是在才抬頭的瞬間,連城翊遙有一瞬間的呆愣,可是很快連城翊遙便回過了神,雙眸漸漸地瞇了起來。

    他倒是沒有想到,那個人會出現在這里,當真是好久不見呢。

    正想著,那人也朝著司律痕所坐的車的后面看了一眼。

    隨即那人邁開腳步,直接朝著司律痕的車走去,直到走到司律痕所在的車門前才停了下來。

    車窗搖下,司律痕對著車窗外的人,淡然一笑道,“今天是什么風把君大少爺吹來了呢?而且……”

    說到這兒,司律痕看了看前面,嘴角的弧度便更加的大了,“而且君少還擺了這么大的陣仗呢。”

    “司少好久不見!”

    聽到司律痕的話,君辰寒的嘴角淡淡一笑,但是那笑卻并沒有達眼底,相反的,君辰寒此刻的笑帶著一點點的寒意。

    “司少,并非是我想要擺這么大的陣仗,而是我不得不這樣做。”

    話落,君辰寒便朝著連城翊遙所坐的那輛車看了過去,眼底的寒意更甚了。

    自然是注意到了君辰寒的神情變化,司律痕臉上的笑意不變,只是淡淡的道,“這倒是稀奇了,還有君少不得不做一件事的時候呢?”

    聽到司律痕的話,君辰寒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司少,我今天也不跟你繞彎子了,今天我之所以帶這么多的人,并非是想要引起什么沖突,我只是想要把我的人帶回去。”

    自始至終都沒有開口說話的流年,在聽到君辰寒的話后,臉上閃過一抹驚訝,雖然在看到君辰寒的瞬間,她就猜到了,今天君辰寒出現在這里的目前。

    可是當君辰寒親口說出口的時候,流年還是驚訝了,她之前老早就知道君辰寒其實已經和凌清離婚了,可是今天卻出現在這里,還說什么,為了自己的額人而來,這是不是有些過分了呢?

    而且流年一直都知道,在凌清和君辰寒還沒有離婚的時候,君辰寒到底是如何對待凌清的,自那次的酒吧事件,流年便知道了凌清在君辰寒心里的地位。

    可是今天君辰寒突然擺這么大的陣仗,還說了那樣一段莫名其妙,讓人很是無語的話,到底是為什么,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這都讓流年無不對眼前的男人產生懷疑,同時又很是擔心凌清。

    許是流年的注視太過于專注了,這讓還在跟司律痕說著話的君辰寒,不由得看向了流年。

    在看到流年的瞬間,君辰寒明顯愣了愣,可是很快,他的眼底流竄出一抹冷意。

    這倒讓流年覺得不解了,如果她沒有看錯的話,君辰寒剛剛看著他的目光里有一絲的殺氣?

    是不是殺氣,流年并不是很確定,但是流年確定的是,君辰寒的那一眼很是凌厲,而且那冷意分明是毫不掩飾的。

    還不等流年開口說什么,司律痕便開口說話了,“怎么?君少對我的女人有意見?”

    此刻的司律痕雖然笑著,但是眼底卻沒有絲毫的笑意,嘴角的弧度雖然也一如之前保持著,但是分明多了些冷硬。

    “司少誤會了,我怎么會對司少的女人有任何的意見呢?”

    說著,君辰寒便轉移了自己的視線,現在不是在流年這個女人的身上花費時間的時候,他今天來的目的一定要完成。

    “司少,我就不跟你在這兒繞彎子了,我今天之所以這樣大費周章的攔住司少的車,完全是為了我的女人凌清而來,今天我要接我的女人回家,之所以告知司少一聲,只是為了感謝司少連日來對凌清的照顧。所以如果有讓司少不快的地方,還請司少諒解。”

    誰知君辰寒的話音剛落,就聽到了流年的聲音,“君辰寒,你們已經離婚了,所以凌清現在并不是你的女人,準確的來說,你已經和凌清沒有關系了。”

    或許當初凌清的決定是對的,和君辰寒離婚。

    亦或許君辰寒真的不是凌清的良人。

    聽到流年的話,君辰寒的神情倏地變冷了,兩道寒光直直的朝著流年的方向射去。

    可是流年卻只是愣了愣,其他多余的表情便沒有了,似乎也一點沒有他所釋放出來的凌厲嚇到。

    但是司律痕卻不一樣,在君辰寒凌厲的看向流年的時候,司律痕嘴角的弧度便更加的大了只是周遭的空氣仿佛陷入了冰凍。

    “司少,這是我的家務事……”

    “哦?是嗎?我倒覺得流年說的沒錯呢!”

    還不等君辰寒的話說完,司律痕便直接這樣說道,聲音淡淡的,但是卻夾雜著不容置疑的威懾力。

    “司少,我只當你是在開玩笑了,恕我不奉陪了。”

    愣了愣,但是很快君辰寒便反應了過來,他剛剛居然被司律痕的氣勢給震懾到了,還真的是,雖然氣惱,但是君辰寒知道現在不是氣惱的時候呢。

    話落,君辰寒便抬腳,朝著身后的那輛車走去。

    “哎,司律痕你干嘛拉著我呀,他不能去后面的車里,他……”

    看著君辰寒離開,而他的目標也很是明顯,那便是后面的那輛車,所以,流年便有些急了。

    君辰寒今天帶了這么多的人,顯然是有備而來的,所以流年很是擔心,萬一凌清被抓回去了怎么辦?

    所以看到君辰寒直接走向后面的車子的時候,流年便有些急了起來,可是正當流年想要開口說些什么,而且起身就要下車的時候,司律痕突然拽住了她。

    對此,流年很是氣惱,所以此刻的流年氣鼓鼓的看著還拽著她的司律痕。

    “乖,先別動,看看連城翊遙怎么來解決這件事情。”

    連城翊遙對凌清的那份心思任誰都看的出來,而且司律痕也相信,連城翊遙在對凌清對了那份心思的時候,就早該知道他將要面對的是什么。

    所以,今天能夠遇到這種情況,并不在他的意料之外,既然這是連城翊遙選擇的,那么就該由連城翊遙自己負責解決掉,即使最后傷痕累累,那也是他自己的選擇。

    而且,司律痕倒希望,能夠因為這件事情,連城翊遙可以放棄凌清,到現在為止,司律痕的心里都無法認可凌清。

    連城翊遙和凌清,他們并不合適。

    聽到司律痕的話,流年雖然不解,但是卻并沒有說什么。

    只是流年轉頭,打開車窗,看著君辰寒的動作。

    只見君辰寒走到后面連城翊遙所在的那輛車的時候,果然停了下來,眉宇間的冷意更甚了。

    只是沒一會兒,君辰寒便伸手敲了敲車窗,等了一會兒,沒有人回應他的時候,君辰寒臉色便更加的冷了。

    “凌清,我知道你在里面,我今天來這里是接你回家的。”

    此刻君辰寒的語氣有些冷硬,但是卻不乏溫柔,只是面上的線條卻依舊沒有那么的柔軟。

    他的話音落下,便耐心的等待著車里面凌清的回應,他知道現在的凌清對他恨之入骨,但是時間總能讓人忘卻傷痛的。

    而且,現在的他發現在,自己對凌清并不是毫無感情的,所以,這個女人,他是不可能放手的。

    今天他選擇響凌清低頭,那便意味著,對于這個女人,他的那份心思,所以看到他這樣耐心,君辰寒想,凌清應該是會有所動容的。

    可是君辰寒等了好一會兒,都不見車里的人有任何的動靜,沒有動靜也就算了,居然連一個回應也沒有。

    漸漸平復的眉頭,再次不由得皺了起來,表情也愈發的冷冽了起來。

    可是雖然心里有些微惱,但是君辰寒的面上卻沒有表現出來,凌清有點脾氣,他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但是不管凌清今天的脾氣是否能夠消除,都影響不了,他將凌清帶回去的想法。

    等了一會兒的時間,君辰寒還是沒聽到里面的回應,隨即君辰寒便抬起自己的手,敲了敲車窗,力度不大不小,但是足夠里面的人聽的清清楚楚。

    敲了幾下之后,君辰寒便放下了自己的手臂,再次耐心的等待著。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君辰寒覺得現在的每分每秒都在考驗著他的耐心,因為車里的人,對他還是沒有任何的回應。

    暗暗的深呼吸了一口氣,君辰寒提醒自己要淡定,只要凌清今天能夠和他回去,他愿意等她,所以即使現在凌清對他沒有任何的回應,他也要耐心的等待下去。

    。
彩票北京pk拾app下载